《汉明》正文 第五百九十章 兵变
    ps:感谢书友“闲人一个013”投的月票

    西城,数百从仪真幸存下来的将士驻地

    此时,一场激烈的争论正在发生

    “我等拼死杀敌,光复失地,朝廷却一意求和这是什么狗屁朝廷?”

    “我们浴血奋战,以二万多人生生拖住了四万多清军主力,可最后呢……家眷受人欺凌,阵亡将士的抚恤都被那些官儿贪了……”

    “镇国公为何不仗义直谏,为我等讨个公道?”

    “听说新皇登基,连镇国公都被赶出了京城”

    “大明朝都亡了三年多了,不知道从哪冒出个太子来,谁知道是真是假?”

    “都说镇国公是惠宗后裔,为何就不拥立镇国公呢?”

    “就是,我谁也不服,就服镇国公从绍兴府打到应天府,每战必胜这样的英主不拥立,拥立什么狗屁太子啊?”

    当兵的,谁不想有个能带他们打胜仗的将领,能带着他们一直赢下去的将领就是他们心中的神

    吴争,便是他们心目中的神

    “我说,咱们就他x的反了吧!”有人突然冒出这一句来,场面一度沉寂下来,落针可闻

    “黄驼子,你别满嘴喷粪,再敢胡咧咧,本官以煽惑军心、意图谋反之罪,将你就地斩杀!”

    那人嘿嘿一声冷笑道:“蒋副千户,蒋大人,敢情您是没有亲人在京城被欺凌,可你回头看看,您那一营四千八百多个兄弟,如今还有几个活着的您不怕回到南岸,被那些阵亡兄弟的家人撕碎喽?”

    蒋副千户,名蒋全义,是这支残部如今职位最高的军官了,也是钱肃典回京前临时指定的总负责人

    蒋全义不用回头也知道,还有七十九人,连同他自己在内

    他不用回头,也知道,如果自己真要下令斩了这黄驼子,很可能死的先会是他自己

    从京城民乱的消息传来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无法再控制住这支残部了

    而今日兴国公的撤退令再次传来时,他更明白,乱,不可避免

    可蒋全义不想,他是真不想这些劫后余生的兄弟们,最后选择这样一个死法

    叛乱,必会连累家人

    蒋全义艰难而苦涩地说道:“黄驼子,你这是要让兄弟们去送死啊?你可以知道,这一步迈出,你们再不是明军,而是叛军……兄弟们,想想家人吧……我们是兵,不是贼,兵得听令啊”

    黄驼子其实不驼,只是因为他长得比平常人高,背就显得有些弯了,于是被人称为黄驼子

    千万不要把这种军营的叫法,误以为“黄驼子”三字带有贬义

    恰恰相反,这是同袍对他的昵称

    人就是这样,对朋友,特别是视为亲人的朋友,往往会取个不雅的绰号,用这么的叫法来显示感情的深厚

    就象爱煞孩子的父母,会把他们的儿子,叫做“狗儿”、“癞子”一般

    黄驼子在军中的威信很高,很些象王一林部的贺老三

    但与贺老三不同的是,黄驼子不是谁的亲信,也不是谁的心腹,他,靠着他的做为、军功而受同袍尊敬

    仪真一战,他累计军功斩首二十一级,背负受伤兄弟下城墙十七次

    仅仪真之战,他身上受箭创四处,肩膀被敌人用刀削去了一块至少三两重的皮肉

    背后从右肩至左腰,剌出一道长达一尺的血口,只要再深一寸,就会伤到内腑

    他能活下来,就是个奇迹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不受同袍敬重?

    可黄驼子呵呵惨笑着说道:“兄弟们,告诉蒋大人,我等还有家人吗?”

    没有人回答,可蒋全义从一张张脸、一双双眼睛中看到的是绝望、仇恨、愤怒和令人恐惧的闪着绿光、戾气

    黄驼子抽搐着嘴角道:“先是鞑子屠城、后有我军光复,连绵不断的战争,家人早已死绝了原本我还有个堂叔,可这次……我叔也死了”

    蒋全义惊愕着,他发现自己竟无言可以去安慰

    黄驼子转过头,盯着蒋全义道:“蒋大人,兄弟们不想为难你,你若想走,尽管离开可也别挡了兄弟们的路”

    “黄驼子,你……你们究竟要做什么?”

    “做什么?”黄驼子呵呵笑道,“既然朝廷视我等如草芥,我们就视朝廷是粪土兄弟们商议了,王之仁那老贼守着长江,向南肯定过不去,我们只有向东突围,然后找机会渡海去投镇国公”

    蒋全义疑惑道:“可镇国公也是朝廷之臣啊?”

    “不”黄驼子道,“镇国公怎么可能甘心为臣……他,他只是蛰伏罢了”

    蒋全义张大了口,惊愕了,连这么个普通老兵都看出镇国公的志向?

    蒋全义还在劝,“兄弟们,钱大人将你们托付给我……”

    “少提钱肃典,他就是个无情无义的逃兵”有人如此怼道,“将我们丢在江都,他满口说要去为我们讨个说法,可结果呢?啥都没干!”

    “就是咱们随镇国公从杭州府一路打将上来,有他钱肃典叔侄什么事?他亲哥是阁臣,说不定就把我们给卖了”

    蒋全义苦笑道:“可我们仅仅数百人,怎么可能突围?听我的吧,回南岸,就算要讨公道,那也得先活着”

    黄驼子呵呵一笑道,“这不必蒋大人操心,谁说我们只有数百人”

    蒋全义突然想到城中那一万水师

    天哪,蒋全义的额头、后背冷汗如小溪般地淌下

    这支水师,可不完全是王之仁的嫡系,是为新编水师第二营

    其最大的组成部分是吴争当初整编的降清明军,王之仁训练之后,安插了主要中下层军官,这些军官才是王之仁的嫡系

    可这些将士,他们的籍贯都是江南,十有八九都是同县、同乡,甚至同村,连蒋全义在水师中,都找到了几个老乡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还有什么事,说不通?

    而京城之乱,更让下层士兵紧紧地抱成一团了

    蒋全义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他只能仰头长叹道:“好……吧,本官随同你们举事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