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五百九十二章 王一林的心眼
    “好,好吧那就……向北突围”王一林只好应道

    蒋全义皱眉道:“王大人这是想让我们去送死?”

    王一林怒道,“你们已经是死路一条了况且我被你们挟裹着,难道我自己也去送死?”

    “说你的用意”

    王一林吸了口气道:“南面不谈了,西边是仪真,清军占领仪真,囤有大量军队,你自然也是知道的东面,清军既然合围江都,已经派一支五千人的队伍向恩洲而来,自然不会想不到东边,东面必定部署着清军重兵那就只有北面了,这也合兵法所云,出其不意,反其道而行”

    蒋全义有些意动,他扫了一眼麾下军官,“你们可有异意?”

    军官们皆摇头,觉得王一林所说在理

    蒋全义回头道:“可如果向北突围之后,岂不与目的地南辕北辙了吗?”

    王一林没好气地吼道:“取地图来”

    看着地图,王一林指着高邮州道:“向北突围,打下高邮,清军搞不清楚我们的目的,兵力调动必定大乱,我们就可改变方向,调头向东南,然后择机渡海”

    蒋全义点点头道:“好,就照王副指挥使的意思办”

    王一林突然道:“你们真以为,那小子会接纳你们?”

    蒋全义皱眉道:“王大人想挑拨离间?若再对镇国公出言不逊,别怪我等不敬”

    “不我不是挑拨离间,我与吴争的交情不是一天两天了,从梁湖所开始,我自认对他心性是了解的我猜想,他不会为你们去与朝廷翻脸”

    这话让蒋全义等一众将领们脸色凝重起来

    蒋全义道:“我部原本就是出自镇国公麾下,以镇国公今日之实力,完全可以不用看朝廷颜色……我等诚心投镇国公,镇国公没有理由拒绝我们”

    “那这次新皇登基,他为何不阻拦,自己坐上那位置?”王一林没好气地说道,“就象你说的,他的实力已经无人可以阻拦,哪怕是我叔”

    蒋全义沉吟起来,不得不否认,王一林说的有道理,难道镇国公真的只是想驱逐鞑虏,恢复河山,做一个忠臣良将?

    如果真的如此,那这支朝廷“叛军”去投的后果,蒋全义不敢再想下去

    不敢想,所以愤怒

    身边所有军官都在愤怒

    蒋全义指着王一林道:“你再敢诋毁镇国公,休怪兄弟们不留情面”

    王一林苦笑,他自认是了解吴争心性的,“蒋大人,你看我现在还有必要去诋毁他吗?其实你们仔细想想就能明白,他的心思只在驱逐鞑子、收复失地上,否则,之前他入京时,就该阻拦陛下登基,那时他有那个实力之所以没有这么做,无非就是不想引起朝廷内讧可这次你们以叛军的身份前去投靠,先不说能不能突围出去,就算祖宗保佑,让你们……”

    “看来王大人始终没有视自己与兄弟们同命”蒋全义阴沉着脸道

    “呃……好吧,我们,我们就算逃出生天,也未必会被他接纳他能为着我们,与朝廷对抗?这可是接纳叛军,事关朝廷颜面,双方必将发生内战况且,他一旦接纳了你……我们,谁会相信我们这次叛乱,不是他所授意的呢,不仅朝廷,甚至我叔都将为避嫌而与他决裂”

    在场每个人,心里都觉得王一林分析的有道理

    蒋全义不得不放下姿态,征求王一林的意见道:“那依王大人之见,我们该当如何?”

    王一林眼珠子一转,道:“最好的办法,自然还是将今日之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你们放心,只要你们反正,我就当这事没发生,绝不把真实情况向我叔、向朝廷禀报……”

    “呛啷”声接连地响起,王一林赶紧住口,然后迅速改口道:“当然了,生路还是有一条的,就是太过凶险”

    “说”蒋全义沉声喝道

    “就按我之前说的,趁合围江都的清军兵力还没有正式稳固,向北突围,速攻高邮,然后向东南转向,最后的目标在这”

    蒋全义低头看去,王一林手指所指的是——海门

    王一林道:“江北虽然被清军所占,可清军主力还暂时到达不了这些沿海地带只要动作快,十天之内,应该可以到达海门只是……”

    “只是什么?”

    “要让吴争接纳我等,还得下剂猛药才对”

    “什么猛药?”

    王一林眼神闪烁了一下,道:“法子我倒是有一个,可成不成难说,按我的估计,也就五成可能”

    “你说就是,要不要采纳,我等自会决断”

    “举旗拥立……吴争”

    这话让所有人为之一怔

    蒋全义问道:“王大人刚才还说,镇国公就是因为我等为朝廷叛军而不接纳,如今我等举旗拥立,岂不更让镇国公为难?”

    王一林摇头道:“所以,这是一剂猛药,一旦举旗拥立,那么吴争就算没有反意,也只能举旗造反了这样一来,自然也就顺理成章接纳我们了……我有言在先,这法子成败机率……各占一半,如果照做,后果难料到时,可不能迁怒于我?”

    蒋全义沉着脸道:“王大人放心,生死天定,赖不到你头上你先待着,我们出去商议一下,再作决定”

    看着蒋全义和众将出去,王一林发出一声长叹

    这法子还真不是他能想出来的

    不过王一林随机应变的能力还真不赖

    这步棋,原本是他叔王之仁在水师出兵前,担忧王一林部万一有不测,与王一林私下嘱咐的应变补救之策

    水师万一出现战况不利,就由这条路撤退,而王之仁将令水师在海门附近水域接应

    王一林方才说的大部分,只是重复了王之仁临行前的交待罢了

    但有一点,是王一林临时加上的,那就是拥立

    王一林无法向叔叔交待,也舍不得放弃这支军队,可蒋全义等煽动了水师将领,局面已经不是他能控制的,王一林只好耍了个心眼,可他也没有料到,这心眼害死了这支原本不该这么死的军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