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六百零一章 朱慈烺的怨恨
    朱媺娖先是惊讶,而后慢慢平静,她坐了下来,“陛下终归是不信他”

    “朕信他!在许多事情上,他比朝中许多大臣,甚至包括首辅在内,更能取信于朕”

    “那陛下为何还要针对他?”朱媺娖非常不解地问道

    朱慈烺的脸色终于有了波动,“我的傻妹妹,皇权,岂能与臣子分享?”

    朱媺娖沉默下来

    “替朕跑这一趟吧?”朱慈烺再次提起来意

    朱媺娖脸色冰冷,“陛下究竟要对思敏做什么?”

    “妹妹放心,朕不会伤害思敏”

    “那为何非要本宫去?”

    朱慈烺稍一迟疑道:“有备无患!如果朕派人召思敏进宫,一日不出,坊间便会议论纷纷,吴争就会知晓可妹妹不同,你去邀她入宫,就算待在宫中十天半月,也未必有人会传闲话”

    “十天半月?”朱媺娖震惊道,“陛下是要拘禁思敏吗?”

    朱慈烺悠悠道:“朕说过了,有备无患”

    “可思敏是你我舅父的女儿,嫡亲表妹,你也要将她拖入这些龌龊之中?”

    “别跟朕提舅父二字,他周家不配!”朱慈烺突然暴怒起来

    朱媺娖大惊,“皇兄为何……这是怎么回事?”

    朱慈烺激愤地说道:“都说李贼凶残暴虐,可李贼虽毁我宗庙,却也礼葬了朕的父母,也没杀朕,败于吴三桂之手时,释放了朕当朕无助之下去投奔你我的外祖父时,你道他如何做?”

    朱媺娖惊问道:“如何?”

    “老贼竟向多尔衮告发,出卖了朕”朱慈烺咬牙切齿地道,“知道多尔衮给了老贼多少赏赐吗……三百两白银……呵呵,朕就值了三百两在老贼眼中,朕只值了三百两若不是朕身边小厮忠义冒充了朕,若不是朕深居宫中,寻常人不识朕的容貌,你我兄妹怕再无见面之日……”

    兄妹二人抱头痛哭起来

    这个时候,一切不快,怕是都不存在了

    良久,兄妹二人慢慢收敛起悲伤

    朱媺娖道:“外祖父作孽,皇兄不应怪到思敏身上,还请皇兄看在母后和妹妹的份上,放过思敏,她当时在苏州,不在京城……况且,要不是她一路相伴,妹妹怕也到不了绍兴府”

    听着这话,朱慈烺刚刚平复的面容,再次露出一丝狰狞,“妹妹放心,朕是明君,心怀天下,自然不会杀她”

    朱媺娖听了,慢慢点点头,可心中一丝寒意涌上

    ……

    王之仁接连造访陈子龙、钱肃乐等人府上

    他想为江北那支军队说项,他甚至提出,只要朝廷撤消对水师“叛军”的定性,他同意朝廷分三成商税

    但很显然,在吴争首先同意的情况下,王之仁的这一让步,激不起陈子龙等人的兴趣

    同时,除王之仁外,内阁四臣,前所未有地团结一致起来,必须严惩叛军

    因为这支叛军竟然举旗拥立吴争,不仅辱没了朝廷的颜面,更伤及了皇帝的尊严

    王之仁无奈离开京城,回到龙潭驻地

    这时得到消息,说是江北那支明军顺利突破清军围堵,占领了高邮州之后,转东南方向,直奔泰州

    这让王之仁心中一跳,他突然想起了水师出战前,自己和侄子王一林的交待

    王之仁立即令人取来地图,仔细度量、揣摩之后,王之仁几乎可以肯定,王一林没有死于叛军,而是还在掌控着这支军队,至少还在引导着这支军队

    可让王之仁懊恼的是,当时交待王一林这步后着时,舟山水师还在自己的掌控中

    现在,舟山水师已经返回归建

    也就是说,除非王之仁抽调防御应天府北面长江水域的水师,前往海门接应王一林部,否则他根本派不出可以接应、增援的军队

    问题是,如果抽调手中水师前往,等于放弃了应天府北方的防御屏障,万一清军趁虚而入,后果就非常严重了

    这不仅仅关系到京城的安危,也关乎王之仁自身的利益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道理,王之仁还是懂的

    百思不得其解,王之仁无奈之下,只得再派人急去杭州府,他只能寄希望于吴争的舟山水师,因为去海门,必须渡江,陆军根本无能为力,况且江北是清军的地盘,陆军过去,还得防着救人不成反被包围

    ……

    清廷此时正倾注全力应对漠北蒙古苏尼特部落的反叛

    洪承畴回京述职,竟也没有与多尔衮继续撕咬

    可以说,清廷同样是难得地上下一心,应对苏尼特部落的反叛

    也难怪嘛,那可是后院起火

    稍有不慎,便是满盘皆输

    徐州的八万清军撤回真定至天津一线,拱卫兵力空虚的京畿

    在得到济尔哈朗急报时,清廷出乎意料地一致认同——怀柔

    多尔衮下令,令济尔哈朗就地组建使团,前往应天府,与义兴朝商榷对于这支抗命不遵明军的处置方式

    甚至授于济尔哈朗临机决断权,也就是说,只要义兴朝能召回这支军队,那么清廷将不追究这场变故造成的损失

    狼真的不吃肉,改吃素了

    因为它的狼尾巴,被漠北蒙古苏尼特部落死死地踩着,只能选择怀柔

    ……

    可问题是,清廷的“善意”无法引起义兴朝堂的共鸣

    头可断、血可流,鞋面不能没有油

    这关乎到一种常人无法知晓、揣度的颜面

    义兴朝断然回绝了清廷使团的建议,说是我朝已经宣布这支军队是叛军了,如何处置那就是贵方的事了,是围是剿,悉听尊便

    这下济尔哈朗没辙了,无奈之下,他终于振作起来,开始调兵遣将,对这支已经“身份不明”的军队进行围剿

    可怜已经被排挤在此次廷议之外,急需自证清白的王之仁,心急如焚、欲哭无泪

    他心里明白,朝廷那帮龟孙子,心中所虑的哪里仅仅是关乎颜面,而是就算他们不要颜面,怕也无法召回这支“叛军”

    连做为主帅的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朝廷也就……呵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