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六百十一章 一个如曹操般的英雄?
    “陛下难道就不怕惹天下人耻笑吗?”

    “大明朝被天下人耻笑的事还少吗?朕不介意多这一件朕只知道,宝器不能与臣子共享,此乃天下大乱的诱因只有整肃内部,集所有权柄于朕手中,方可上下同心,全力抵御外敌”

    周思敏有些慌乱,她害怕自己成为夫君的软胁,“陛下就不怕妾身自尽吗?”

    朱慈烺微笑道:“朕不信,凡是心里还存有希望的,都不甘心自尽朕就是这么熬过三年的”

    周思敏颓然软倒在地,她确实不甘心自尽,因为她心中还有希望,希望着夫君能救她,希望她还能为吴家诞下儿子,她还希望能与吴外姓白头到老……

    朱慈烺满意地笑着,就象打胜仗了一般

    “你放心,他一日不死,你便可不死”

    朱慈烺如猫戏老鼠般地眼神看着惨白的周思敏道:“可据朕所知,敌酋多铎已经占领绍兴府大部,他所率二千骑兵,一战便折损超过半数,如今逃窜至平岗山苟延残喘,怕是……很难过这一关了”

    周思敏尖叫起来,“不——!”

    ……

    “磨难之人多阴诡!”钱肃乐叹息道

    这话很耳熟,马士英也曾这么提醒过吴争

    一个奸臣和一个忠臣,对于一个人有了几乎相同判断,这未尝不是一种悲哀

    可这是阅历深厚的老者肺腑之言

    钱瑾萱默默地替父亲摇着扇子驱炎

    九月天(农历)的秋老虎让人不动也一身汗

    钱肃乐扭头看了女儿一眼,轻叹道:“早知如此,为父应该让你随他去杭州的这么说起来,倒是为父坏了你的这桩姻缘……你怪为父吗?”

    “不爹爹是正直之人,行事光明磊落,女儿又怎会怨爹爹呢?”钱瑾萱轻声安慰道,她的螓首慢慢抬起,眼神坚定地说道,“况且女儿既已被爹爹许于吴家,那就算是死,也是吴家的死人,又怎会是爹爹坏了女儿的姻缘呢?”

    “哎——”钱肃乐长叹道,“你这性子,倒是随了为父,太过执拗如今陛下派兵围了咱家,为父怕祸及你啊……若是能悔了这门亲事,或许还能把你择出去”

    “女儿无悔”

    “也罢既然你已经有了决定,为父不逼你,生死荣辱但凭天命吧”钱肃乐拿起帕子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那你该去镇国公府看看,虽说没有过门,可名份在,国公府已经被陛下派兵围了,你就拿为父的名刺前去,只要陛下还没降罪,为父依旧是当朝太傅,没人敢不给为父这份薄面”

    “爹爹”钱瑾萱轻了一声,“女儿是想去……可如果真去了,女儿担心会牵累爹爹”

    钱肃乐呵呵笑道:“傻丫头,你爹是怕被牵累的人吗?若是要被那小子牵累,怕已经牵累上了,你九叔、你兄长可都在他的麾下……去吧,堂堂正正地去”

    “是”

    “从先帝殉国,为父毁家纾难,至今三年有余,不管怎么说,义兴朝已经坐拥十府之地,为父没什么还放不下的”钱肃乐的脸色有些黯然,“可惜啊,或许为父看不到我军北伐之盛况了”

    “不,爹爹一定能看到的”钱瑾萱泣声道

    钱肃乐叹道:“为父自认是忠良,可为父近些日子总隐隐觉得不对”

    “爹爹觉得哪里不对?”

    “都不对!”钱肃乐与其是在和女儿说话,更象是自言自语,“以对的心思,做对的事,拥立对的君上……可结果却不尽如人意,这不对,一定是哪里错了萱儿啊,你也是个知书达礼之人,你说说,为父错了吗?”

    钱瑾萱哽咽道:“爹爹没有错,爹爹怎会错……真要错,那也是这世道错了”

    “这世道错了……不,不对为父也在想,是不是……陛下错了,可为父左思右想,陛下也没错吴争确实有野心,也不懂收敛,被君王猜忌,情理之中周思敏受其外祖父牵连,祸及家人,陛下虽……狠心,可也在律法范围之内哪怕是之前京城民乱,陛下所为,也非昏庸,合乎常例……可为父总觉得哪里错了,明明就在眼前,可就是无法捅破这一层迷雾,让人如鲠在喉,难受煞哉!”

    钱肃乐说到难受处,“啪啪”地拍着书桌

    钱瑾萱急得拼命地替父亲搓揉后背,“想不通就别想了,爹爹当心身子”

    钱肃乐苦闷地摇摇头道:“能不想吗?好好的一番局势,却下出了一盘臭棋,若真如当初鲁监国与隆武朝一般南北互为敌人,光复之日便会遥不可及,为父怎能不想,怎能不心痛?”

    “有他在,北伐一定能成功!没有当今陛下之时,他不也光复了如今十府之地吗?”钱瑾萱肯定地说道

    钱肃乐一愣,“你就对他如此有信心?”

    钱瑾萱坚定地说道:“女儿不只是对他有信心,更对九叔与兄长有信心兄长打小恃才傲物、自视甚高,能让他屈身相事的人,绝非凡人在女儿心中,他就是英雄”

    钱肃乐摇摇头,带着一丝讥讽之意道:“一个如曹操般的英雄?”

    “不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受天下人诟病,可他明明可以挟天子令诸侯,却亲手将它放弃了,爹爹难道不明白这其中的差别吗?他心中的抱负,远比爹爹所想,要大得多?”

    钱肃乐吃惊地看着自己的女儿,他确实有些惊愕了

    当局者迷,当一个人专注于眼前时,往往忽略了全局

    被女儿这么一说,钱肃乐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没错,吴争确实有过机会,还不是一次、两次

    绍兴府废黜鲁王监国时,他就已经有机会篡夺大宝,他没有做,这或许可以解释为自己、张国维、张煌言等人的压制和影响

    可陈子龙和自己在淳安废黜长平公主,拥立鲁王监国后,吴争率军入京,已经有足够的实力篡夺大宝,可他仅仅是把鲁王拽下皇位,依旧将长平公主推了上去这已经是很难解释为受到压制和影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