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六百十三章 朕小看你了
    朱慈烺点点头,温和地道:“朕就只有这么一个妹妹了,无论她做错什么,朕都可以原谅她”

    “长公主没有错……错的是奴婢”

    “很好,继续说”

    “奴婢有罪,请陛下杀了奴婢”

    朱慈烺慢慢直起腰来,“朕要听得不是这些”

    “陛下想要听什么?”

    “明知故问宫城禁军皆在朕的掌控之中,你私下出宫,竟无人知晓,若不是你收的那个孝顺义子告发,朕恐怕到现在还蒙在鼓里……说吧,宫中有多少长公主的人?你说了,朕可以赦免你”

    “长公主不知情,全是奴婢一手操办的”郑三缓缓摇头,他明白这事已经瞒不下去了

    “朕信,朕的妹妹怎会防着朕?”

    “既然陛下无意加害长公主,何必定要知道这些人呢?”

    朱慈烺脸上的笑容渐渐褪去,“朕是天子,所有的人都必须在朕的掌控之下,宫中竟有朕不知道的势力存在,让朕如何安心?你放心,只要你说出来,朕绝不牵连长公主”

    郑三动了一下头,“陛下的话,奴婢信可说出了这些人,长公主就如同案板上的鱼肉,任由陛下宰割了,如果陛下真不想牵连长公主,何不让这些人继续存在着,让长公主有自保之力”

    朱慈烺有些怒意,“荒唐!禁苑之中,有这样一支暗卫存在,便令朕如芒刺在背,朕如何能容忍?朕不想再与你浪费时间,你再不说,别该朕无情”

    “奴婢召集的这些人,人数不多,也无意与陛下为敌,仅仅只是为了保护长公主长公主安然无恙,他们就不会现身,陛下只须杀了奴婢,这事便可了了”

    “没想到啊,你竟还是个忠义之士,朕小看你了”朱慈烺确实有了惊讶,他今日小看了不少人

    “陛下谬赞了,奴婢只是个阉人”

    “好朕就欣赏心怀忠义之人,你的忠心让朕改变了主意,这样,只要你将这些供出,朕让你做都知监总管太监,赏你宅邸一座,金三百两,如何?”

    郑三的脸色有了变化,他喉咙呵呵响着,眼睛眯起来,一副陶醉的模样

    “只要你效忠朕,朕绝不吝啬赏赐”

    “奴婢怕痛……更怕死,其实陛下只要令他们再拔去奴婢一个指甲或是再削去腿上一片肉,奴婢怕就抗不住了”钱三认真地说道

    朱慈烺的脸色变得铁青起来

    “如果早上几年,陛下能让奴婢效忠于你,奴婢怕是会立即拜伏在陛下脚前,五体投地可从长公主殿下称呼奴婢一声郑叔起,奴婢就知道,这条命便不是奴婢自个的了可惜啊,晚了,晚了……”

    朱慈烺的脸色慢慢回复,笑容再次出现在他的脸上,让他原本俊郎的脸,显得更加亲善

    “你以为你不说,朕就无法知道了?朕可以慢慢地查,一个个地将他们拎出来,朕有得是时间”

    郑三呵呵笑道,“不,不,在奴婢看来,眼下朕下最缺的就是时间”

    “这话何意?”朱慈烺沉声问道

    “宫城之中,十二监、四司、八局二十四衙门,加上大小宫女、仆役,人数过万人,陛下想从这上万人里找出这数十个人,谈何容易?南边有镇国公陛下公然兵围镇国公府,羁押国夫人,这消息传到杭州府,怕是两、三天就够了吧?”

    “你以为,他敢反叛?”

    “镇国公敢不敢反奴婢不知,奴婢只知道陛下怕镇国公陛下其实不怕长公主,也不怕奴婢手下这些个暗卫,因为陛下可以对长公主施以亲情陛下也不怕朝中那些阁臣、重臣,因为陛下可以对他们晓以大义陛下更不怕掌控水师的兴国公,那只是头已经垂死的老狼罢了,更别说如今丧失了一半水师,正愁着无法自证清白”

    “可陛下畏惧镇国公,他只做想做的事,不在乎什么大义、道理,可以将鲁王生生从龙座上拽下来的人,自然不会对明室朱姓有什么忌讳,他根本不忠君,也就不存在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愚忠了,可偏偏他掌控着义兴朝几乎一半以上的军队,许多百姓还有不少大臣都乐意为他效力,陛下却控制不了他,陛下怎么可能不怕?”

    朱慈烺突然笑出声来了,他竟点点头道,“你说对了朕确实怕他”

    郑三倒有些错愕了,“陛下想知道在奴婢心里,陛下与镇国公的差别在哪吗?”

    “但说无妨”此时的朱慈烺倒不象是在审讯,倒真象是在聊天了

    郑三道:“想必陛下也听闻,奴婢曾在平岗山寨指使死士刺杀镇国公”

    “唔,朕听说过”

    “可事败之后,镇国公却饶了奴婢这就是陛下与镇国公的差别镇国公虽然是个逆臣、权臣甚至是个曹阿瞒,我朝之中,怕是没有不知道镇国公有异心了,呵呵……可偏偏还有那么多人愿意追随他……因为,他可以为了长公主的跪求而饶过奴婢,他是个人,鲜活的人可陛下不同,陛下是神,无对错、无亲情,可以妄顾长公主的泣求,心中只有皇权……”

    “你该死!”

    “奴婢确实该死奴婢既然敢当着陛下的面,说出这么话,就已经知道自己的结局了从顺天府到绍兴府,再到应天府,奴婢怕是只明白了一件事,要是皇帝说的话能信,天下个个都是君子了就算奴婢招了,陛下所承诺的,怕是绝不可能兑现,没有皇帝肯让奴婢这样知道太多内情的人活着,无非是某一日,某个池塘多了一具浮尸罢了”

    静静地听郑三说完,朱慈烺才开口道:“所以,他是臣,朕是君不过,你怕是太高看他了,如果没有意外,他恐怕活不了几天了”

    钱三惊讶地看着朱慈烺

    朱慈烺很满意郑三的这副表情,从承认小看了郑三开始,朱慈烺就不再把郑三当成一个奴婢,而是对手

    还有什么能让对手吃瘪,击溃对手的心理防线,挫败对手的反抗,更让人愉悦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