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六百十五章 不要也罢
    杭州城,大将军府

    张国维、熊汝霖、张煌言、莫执念这四大巨头,在对于是否调所余七千杭州卫渡江增援,发生了意见上的分歧

    熊汝霖、张煌言、莫执念三人建议立即出兵增援

    而张国维却极力反对增援

    张国维反对的理由是,绍兴府北伐军总计有一万六七千人,就算大将军一时被清兵挫败,转进平岗山,也并非没有一战之力,之所以被动,是因为清军偷袭嵊县、新昌得手,吴争情急之下,仓促出兵却遭遇大败后,各部一时之间联系不上所致

    多铎在绍兴府的兵力不过二万人,只要吴争能缓过一口气来,从平岗山突破一个口子,或者沥海陈胜部抓住战机对清军朝廷一次突破,那么各部就会慢慢汇拢,从而形成对清军的有效抵抗

    同时,舟山水师已经奉命出兵,很快就可以进入曹娥江水域,这对被清军阻挡在瓜沥的宋安部将形成有效支援

    不管从吴争、陈胜、宋安,三个方向只要有一个方向形成突破,绍兴府的僵局就会被打破,被动就会扭转,就算一时不能胜,也绝对不会败

    简单地说,按张国维的分析,吴争应该有惊无险

    熊汝霖、张煌言、莫执念三人的意见却不同,他们更担忧的是吴争的安危

    吴争撤入平岗山,但平岗山军队已经几乎撤光,仅留有数百辅兵

    如果多铎强攻,吴外身边仅三千多人

    一旦有不测,后果无法想象

    大将军府,如果没有了大将军,那还是大将军府吗?

    刚刚建立的势力雏形,立马就会分崩离析

    面对着熊汝霖、张煌言、莫执念三人欲吃人般的逼视目光,张国维喟叹一声,“诸位同僚,非我张国维不担心大将军安危,实在是杭州卫仅剩七千人,大将军已经抽调金山卫去增援严州,松江府军校三千火枪兵也由宋安带去了绍兴府,杭州、松江、嘉兴三府之地,只有杭州卫七千人……这要是发生些什么,三府必乱,到时就算是大将军化险为夷,怕也再无落脚之地”

    张煌言皱眉道:“张公这话怕是言过其实了吧?从杭州府到应天府,东南西北皆是我朝疆土,就算有宵小之辈或是有鞑子余孽,有莫老的八百税警在,也可无虞”

    熊汝霖道:“我等同意玄著的想法,只要与大将军汇合的速度快,三、五日之内击退清军,就算有突发状况也可迅速回师杭州”

    莫执念向张国维拱手道:“张公,老朽非正经官身,军议之时,本不该置喙,可事关大将军安危,老朽不能不将心中所想一吐为快”

    张国维拱手还礼道:“莫老客气了,有话尽管说就是”

    莫执念正容道:“老朽不懂军伍,只懂买卖做买卖,有盈有亏、有赚有赔,没有任何事可以无往而不利想要赢到最后,靠得不是勇气和拼命,靠得是三个字,活下去!首先得活着,才有希望赢到最后同理,就算张公说得对,如今虽还未到生死关头,但危机已显现,我等需要做的,就是抉择也就是所谓的壮士断腕、舍车保帅与大将军的安危相比,任何人、事都可放弃张公以为如何?”

    张国维沉默不语

    张煌言急了,“张公,虽说大将军令你暂行大将军之职,可事关大将军安危,你也不可乾纲独断,得听听我等意见不是?”

    莫执念更是沉下脸来,“老朽与诸公不同,莫家将所有家底都押在了大将军身上,大将军在,莫家存,大将军亡,莫家便亡张公若是执意不发兵救援大将军,莫怪老朽……”

    这话就有点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味道了

    这等于是在指责张国维、张煌言、熊汝霖三人心存异心,想坐视吴争身处险境了

    “呯”地一声巨响,张国维击案,他怒了,“莫怪怎样,莫执念,你还想造反不成?”

    莫执念冷笑道:“张国维,就算有大将军嘱托,由有你代行大将军职,可你若敢心怀异志,置大将军生死于不顾……这杭州城中,哼……也非你可以随心所欲的”

    这话更是有些出格了,话中逼人的气势太盛

    这也可想象,此时莫执念的权势到了何种程度

    张国维怒极起身,被张煌言一把拽住

    熊汝霖赶紧打圆场道:“诸位都是心忧大将军安危,言词但凡过激之处,还须相互谅解”

    张煌言也叹道:“张公,不是煌言对你有疑心,可如此紧要关头,你怎能不发兵救援大将军呢?”

    张国维向来是个老好人,只是一时被莫执念激起了怒火,听着张煌言的话,他苦笑道:“其实我比在座的诸位,更忧心大将军安危,可今时不同往日,你们就考虑了这十府之地不会有敌人,却偏偏忘记了,北面还有……哎,这个时候,什么都可能发生啊!”

    其余三人,那都是聪明人,只是一直没有往那面去想罢了

    这时被张国维这么一点,三人皆惊愕起来

    张煌言悚然道:“张公的意思,北面会趁机动手?这……这太荒谬了!”

    张国维叹道:“会不会很难说,可该不该防备,就是你我必须考虑的事”

    熊汝霖道:“这……这不太可能吧?大将军为朝廷光复十府之地,陛下怎么可能对大将军……动手……?”

    这话的声音越来越低,熊汝霖越说越没有底气

    任何时候,对于皇帝而言,重要的不是臣子忠奸,而是对皇权有没有威胁

    莫执念突然对张国维长揖道:“张公恕罪,老朽糊涂,险些错怪了张公”

    张国维忙伸手搀扶,“莫老也是忧虑大将军安危,只是我心里确实没有把握,这话又轻易说不得……”

    而这时,一名斥候急报,“京城传讯,朝廷令京卫都指挥使廖仲平率五千京卫南下,增援绍兴府”

    说曹操,曹操就到

    “来了!”张国维悠悠轻叹道

    熊汝霖呐呐道:“会不会……仅是增援?”

    没有人搭理熊汝霖,这话怕是熊汝霖自己都不会信

    张煌言叹道:“难道真应了有其父必有其子这句话了吗?”

    莫执念冷笑道:“这种皇帝,不要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