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六百十六章 杂碎也能成为勇士
    变化,吴争久盼的变化,终于出现了

    不是宋安的援兵、不是沥海陈胜部出击

    也不是杭州卫南下增援

    自然更不是多铎、博洛出了什么人身意外

    这个变化,来自绍兴城中,最底层人的嘶吼

    自古以来,华夏最底层的人,往往是最好治理的,因为他们善良也麻木、温和也慵懒

    只要还有一口吃食,就不会生出造反之心

    哪怕是异族入侵,他们依旧在坐视

    哪怕是钢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依旧可以麻木地……去死

    或许会在意识丧失前的那一刹那,在心中祈求,来生不做乱世人,宁为太平狗

    可华夏人,也从不丧失过背水一战的勇气

    这话听起来好象很矛盾,也确实矛盾

    二者最关键的区别在于,有一个引领他们的人

    这是一只羊领着一群狼,一头狼带着一群羊的区别

    岳爷爷,整编了一群羊,打得金人发出了“撼泰山易,撼岳家军难”的叹息

    可岳爷爷一死,曾经令金人闻风丧胆的岳家军,便如同一江春水向东流了

    戚继光,戚武毅,召集起三千金华、义乌民壮,就在台州全歼来犯倭寇,从此倭寇闻戚家军即遁,不敢入浙东

    要知道,正是这群倭寇,从福建一直打到了应天府,让沿途十五万明军据城不敢出

    百姓需要英雄,英雄的指引能让一个杂碎成为一名勇士

    绍兴府百姓自然不可能是杂碎

    能以一隅之地抗清二十七年的浙东百姓怎么可能是杂碎呢?

    如今,他们有了英雄吴争,便是他们心目中的英雄

    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在清军入绍兴,吴争兵败退入平岗山之时

    就有那么一群人,在悄悄聚集

    上虞始宁镇,短短三年间,出了一个国公,一个指挥使,三个副指挥使,无数百户

    百姓们,与有荣焉!

    这如同戚爷爷一战成名之后,无数浙东少年,无不想持三尺剑,涤荡天下、建功立业一般

    始宁街,城隍府边上有个肉摊

    肉摊的主人叫张阿大,他大名叫张聚财,他爹给他起这名时,张家还是个中上人家,他老爷子希望儿子能聚财,振兴家业,光宗耀祖

    可张阿大如同每个浙东少年一般,更尚游侠,不喜读书

    平日里常结交象周大虎这帮子人,呼啸来去,大碗喝酒、大块吃肉

    等到他爹不幸病故之后,家道慢慢中落

    二十三年过去,张家败落到了只能靠张阿大的肉摊支应渡日

    当年吴争在始宁街一战时,张阿大却没有参与

    不是不想参与,实在是不能参与

    他还有个寡居老娘,这是他的牵拌

    可去年,老娘也不幸走了

    此时的张阿大,发出一声巨吼,拎圆了膀子,就是一个字“干”

    张阿大素有勇名,为人又讲义气

    这一声巨吼,十里八乡,中、青、少年响应者众

    一日之间,聚集起千八百人

    没有什么宣言、没有什么军议,更没有什么筹划、谋略

    千八百人在张阿大大手一挥之下,直冲绍兴城而去

    这三年里,绍兴府三次沦为战场,数度易手

    不管是明军还是清军,战损者众

    对于战场毁坏的刀剑弓弩甲具,因没有军械坊,大都弃之于野,便宜了那些拾荒者

    可百姓捡拾之后,却经过简单的修缮,勉强也能够使用了

    这让那些素有投笔从戎的少年人们,纷纷从百姓手中购入,挂在腰间、挎在背上,招摇过市

    所以,这支人马,还真称得上军械齐备

    多铎排兵布阵,周详老到

    他的二万大军,一万部署在沥海,应对沥海卫出击

    三千部署于瓜沥,阻击杭州府援兵

    五千部署于平岗山外,那是为吴争准备的

    刚刚攻下的绍兴城中,清军只有二千人马

    可这二千人,那也是鞑子精锐

    且有绍兴城墙可以依仗,也不是张阿大那群徒有一时之勇的乌合之众可以攻打得了的

    这上间总有些人,不自量力

    他们打心底里就不认为自己是那颗撞石头的鸡蛋

    就算知道自己是颗鸡蛋,他们也认为自己这颗鸡蛋是铁蛋

    拼得一身剐,敢将皇帝老儿拽下马!

    冲向绍兴城东门的时候,张阿大喊得就是这句话

    喊得很有气势,喊得多么不合时宜

    没有人在意,就算这千八百人中有不少读书人,也不会介意张阿大这话不合时宜

    因为这时的人心是无畏的,他们的血液在沸腾

    打一场守护家园的胜仗,给家乡父老们看看,给平岗山中,他们心目中的英雄看看,吴越之地,不仅仅只有一个英雄

    就是这么简单,理由就是这么简单

    因为简单,所以直接

    因为直接,所以敢死

    热血涌上头时,任何人都敢拿自己的脑袋去与城墙决个雌雄

    因为这支“乌合之众”的起兵速度太快,涌向绍兴城的速度更快

    快到哪怕是堪称精锐的清军都无法“适应”这种突如其来的进攻

    东城墙一度被这支义军攻下

    可热血会冷却,不怕死不代表着不会死

    当近半的折损,满地的尸体,流动的鲜血汇聚成血流时,当张阿大不禁意发现自己身后追随之人了了时,当清军开始从开始的慌乱中回复过来时,义军被赶下了城墙

    巨浪撞在岩石上,撞成纷飞的水花和团团气雾

    遭遇岩石顿挫,怎么也得倒退一下,汇聚后浪再图撞击吧?

    可张阿大显然不这么想,他做了一个令人惊愕的决定——分兵

    这就是在开玩笑了,千八百人,折损已经到达一半,千把人还要分兵?

    如果吴争在,肯定会踹死这个杀猪的

    城墙上的清军笑了

    这该是天下最好笑的笑话了

    人数几乎比义军高出五成的清军也开始分兵

    可很快,清军就笑不出来了

    他们或许已经认定了这天下是他们的

    他们或许根本想不到,城中百姓是汉人

    他们或许根本就没有想过,上虞与绍兴城这么近,谁家没有个七故八姨、亲朋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