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六百二十九章 正经事?
    江南多山多水,做为当地的土著,这种无法体现在地图上的小道很多

    去往绍兴城,无非是越过一座山,趟过两条河罢了

    好在将士们皆来自江南

    江南人善水,几乎人人打小就会,如果一个男子不会游泳,都就会被称为“秤砣子”,这是个贬义词

    可吴争无法预料,这支近二千人的义军,竟会在一夜之间灰飞烟灭

    到平水时,吴争听闻了这个噩耗,背着人,留下了两行热泪

    钱肃典记得,当时吴争说了一句话,“张阿大,我不如你!”

    钱肃典听不明白,他不明白吴争为什么说自己不如一个乡野屠夫

    他完全体会不到吴争的心境,也是啊,吴争率军光复十一府,其战功赫赫,江南人哪个不知,谁人不晓,甚至有愚昧百姓将吴争传为武曲星下凡,日夜焚香祈祷,想替自家求个平安

    这样的荣耀、辉煌,怎么可能不如一个张阿大?

    但钱肃典不敢问,他确实不敢问

    因为他从未见过吴争如此阴沉到滴水的脸色

    吴争下令,目标绍兴城,急行军!

    ……

    可吴争终究没有入绍兴城

    不是不想进,而是没有时间进

    因为据绍兴城三十多里地,吴争与西出的宋安迎面遇上了

    宋安喜极而泣,迎着吴争扑了过去

    他渴望着被吴争拥抱,友情、忠诚、那一份同生共死十七年的情义

    可他近不了吴争的身,因为吴争一脚将他踹在了三步之外

    吴争立即下令,合二为一,转道东向,目标上虞

    宋安既然已经出现在此,那么绍兴城必已无碍

    而义军已经全军覆没,自然也就没有再去的必要

    进城做什么?

    去接受百姓的欢迎吗?

    吴争自认没有这个颜面,在张阿大战死之地,去抢张阿大的功劳

    所以,重新回到原来的方略,与陈胜会师,就成了吴争的不二之选

    因为,如今,吴争,手中有人了!

    不得不说,宋安真的是个人才

    他率二千七百火枪兵,在瓜沥击溃清军,然后从清军手中夺回绍兴城,这两大仗下来,伤亡士兵数不超过五百人

    当然,这有张名振增援的因素,也有张阿大所率义军已经打残了清军的因素

    可事实依旧存在,被宋安部歼灭的清军高达三千多人,当然这包括瓜沥那千余投降的清军

    这个战绩,如果从单一战场而言,甚至已经超越了吴争的胜利记录

    所以,宋安不甘心

    他不明白少爷为何不言不语就踹他,他不明白!

    不明白,心中就难受

    难受就得问

    于是行军路上,宋安腆着脸,不断地围着吴争问,为什么?

    爱之深,便会恨之切!

    吴争心里其实很满意宋安这两仗的指挥

    可他依旧不满意宋安的指挥

    这听起来很矛盾,但其实不然

    宋安的指挥确实可圈可点

    但他同样有很大的缺陷,甚至可以说是致命的缺陷,让他无法成为主帅的缺陷

    很简单,宋安从渡江进入萧山开始,他的指挥一直围绕着为打胜一场局部战斗而努力

    这听起来没有错,可从整个战局战略来说,宋安错了

    与清军三个方向的对峙,只有宋安这一个方向是有着主动权的,因为他在攻

    也就是说,最应该出现吴争所期盼的变化的方向,本来应该来自于宋安

    如果宋安率火枪兵,对瓜沥清军造成足够强大的威胁,多铎就必须调动更多的援兵增援瓜沥

    这很简单,三个方向,互为犄角

    一个方向突破,两个方向就都会产生威胁

    多铎如果想彻底打败吴争,就必须同时顾全三个方向

    这样,吴争期盼的变化就会出现的更早、更大

    这样,这支义军的结局就会改写

    吴争在惋惜张阿大,不,准确地说,吴争在惋惜这种在这个世道,难得一见的来自于社会最底层的自发的抗争精神

    精神不灭,民族永存!

    简单地说,宋安正确地做法,是强攻瓜沥,不需要攻下,但须极大压制清军,令他们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的向多铎求援

    这个时候,伤亡已经不重要,准确地说,不是最重要

    重要的是,打乱多铎的部署和节奏

    但宋安确实没有作到,他只存了保全火枪兵、打赢自己眼前一仗的眼光

    这种眼光不能算错,但确实有极大的局限性,如果无法突破,就只可为将,不能为帅

    听了吴争的解释,宋安沉默了

    他在深深地反省

    一个懂得反省的人,就能够提高

    吴争有些欣慰

    ……

    初步完成集权的朱慈烺,终于做了一件“正经”事

    他下令向顺天府派出了一个五人使团,与清廷交涉多铎破坏停战协定,毁约进攻绍兴府的事件,并提出强烈抗议,责成清廷立即勒令多铎停止交战,清军撤回战前区域

    朱慈烺,正如他自己亲口对吴争说的,他确实有城府

    使团往来南北,一个来回至少七、八天,那时该发生的都该发生了吧?

    清廷确实也非常为难

    倒不是真怕了义兴朝十府弹丸之地

    他们此时正对蒙古叛乱之战焦头烂额

    清廷不想再起波澜,准备派使者前往绍兴府制止多铎之时

    多尔衮提出了反对意见

    他认为,义兴朝水师可以在江北“胡作非为”,为何我朝就不行?

    义兴朝可以用一句“叛军”来搪塞,任由这支水师造成我朝巨大财力、人力损失,为何我朝就不能同样以此为借口来堵住义兴朝的嘴?

    当然,多尔衮是绝对不会将多铎所部判定为“叛军”的,清廷也不会允许

    可这不妨碍清廷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来堵住义兴朝的嘴,何况这句话本来就是出自中原孙子兵法

    于是,一场纠缠万分的谈判,在顺天府继续着

    可两朝都还不知道,绍兴府的战事,有了巨大的扭转

    如果再晚两天,清廷、多尔衮恐怕会立即下诏,勒令多铎退兵

    可这个时代的通讯,实在是太慢了,慢到让人咬牙切齿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