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六百三十章 多铎开始想到撤退
    绍兴府之战,到此时,从战术上来说,清军并没有输,自然也不能说败

    哪怕进犯绍兴府的三个方向清军全部被吴争击退,清军大不了退回宁波就是了,因为此战战场在绍兴府和金华府,清军除了伤亡,没有别的额外损失

    至于伤亡,两军各有伤亡,自然也成不了评判胜败的理由

    但,从战略上而言,清军此时确实已经败了

    因为绍兴城、平岗山两个方向已经被吴争化解,仅有沥海还在激战,多铎占领绍兴府的战略目标,已经铁定无法达成,既然目标完不成,自然是败了

    所以,多铎非常敏感地率部撤向沥海,与沥海清军会合

    这确实是明智的,绍兴城、平岗山两个方向一旦向沥海合围,不用多,每个方向有千人足矣

    沥海清军就会陷入三面被围,独木难支的局面

    其实多铎已经想退了

    或许这是此战双方最有“体面”的罢战台阶

    按吴争心里的小心思,真不想打下去了,此战,整支骑兵营覆没,带来的杭州卫三千人,伤亡已超过四成,火枪兵也折损二成,沥海卫、金山卫、严州卫伤亡情况目前还不知道,想来自然也不会小

    如果多铎真打算这么退去,吴争其实是乐观其成的

    但这一切,都因一件事而改变

    这件事,其实按现状而言,算不得大事

    至少还无法决定义兴朝和清廷之间战不战的战略关系

    但它对于吴争而言,却是不容触碰的底线

    吴庄农户被掳走三百多人!

    多铎原本倒也没有想屠杀这些农户,他只想以此为要挟,换回绍兴城的清军

    所以从百官离开,撤往沥海时,多铎带走了这三百多人

    吴争赶到百官时,百官传檄而定

    听闻百姓被掳走,吴争怒了

    自己苏醒时,就曾立下誓言,“守护自己身边的人”,这些农户是吴争当时从金山卫救下的百姓,一部分安置在沥海打渔为生,一部分安置在吴庄种田为生

    可现在,他们被自己牵累了

    吴争立即下令,令已经进入曹娥江的水师,炮击沥海清军

    同时,集合全军,对多铎进行追击

    ……

    从吴争出平岗山,到百官传檄而定,其实不过就是两天时间

    也就是说,厉如海率沥海卫出击,对沥海清军发起强攻,也是两天时间

    这场仗打得很激烈,但也是最无建树的

    所有大战,其实胜负都不在主力对抗,那就是消耗战,除非一方士气崩溃或者士兵伤亡殆尽,几乎无法判定胜负

    真正的胜负,都是由战局形势的变化而决定,譬如偏师合围、粮草补给、天时地利的变化等等

    水师炮击,也顶不上什么大用

    沥海要隘早已部署火炮,清军也有几门火炮

    相互炮击,在清军堵住沥海卫出兵之路时,已经发生

    可开花弹只能打到三、四里,根本够不着,只能选择实心弹

    这实心弹的威力,可想而知,呼啸而去,“咚”地落地,然后靠着强大的势能,造成些物理伤害

    简单地说,两天炮击,上千弹丸,造成的清军伤亡,恐怕不足百人

    在人命贱如纸的此时,这些命甚至还不如这上千弹丸、火药值钱

    厉如海和他的沥海卫确实打得很辛苦

    可辛苦不代表着能突破、有建树,清军早已构筑防线,死死地顶住了沥海卫的强攻

    如果按双方兵力伤亡而言,沥海卫恐怕还要比清军多出不少,因为沥海卫在强攻

    可这一切,正在悄悄发生变化

    多铎已经心存撤兵之意

    既然目标达成无望,再打下去,又有何益?

    多铎如今只寄希望于金华府有所突破,那么自己发动这战,还不至于太难堪,对清廷也能有所交待

    所以,一到沥海,多铎就开始进行兵力收缩,准备渐渐脱离于沥海卫的接触

    可多铎没有想到的是,厉如海和他想得不一样,厉如海在强攻

    强攻,是个战术术语

    它的意思是不计伤亡的进攻

    这与双方排兵布阵,前锋对前锋,偏师守两翼这样的套路不同

    以正合,准确地说都可以划入佯攻之列

    因为它们随时可以用侧翼掩护前锋、中军后撤

    可此时厉如海的强攻不一样,那是全军进攻,没有侧翼

    这就成了决战

    决战,不分胜负不罢休,不死不休

    清军撤不了,除非多铎值得断臂求生,以近乎五成的清军做为殿后炮灰,否则,在两军胶着死咬着不放的情况下,清军走不了

    这确实让多铎很难选择,他知道他的时间不多了

    吴争如果真如他所料,去了绍兴城,那么绍兴城肯定不保

    随之而来的就是明军对自己的合围

    可多铎不舍得断臂求生,他更认为,自己可以赶在吴争到来之前,击溃对面的明军

    半天,多铎给自己的时间是半天

    于是,双方决战终于开始了

    说是双方决战,这没有错

    之前清军一直依据构筑的阵地与沥海卫打攻防

    可此时,清军开始主动出击

    于是,就是一场你死我活的决战

    之前说过,两军交战,各自排兵布阵,前锋对前锋,为何是前锋对前锋呢?

    因为前锋装备好,所有最好的装备都集中在前锋

    大半人高的竖盾,最坚固的铠甲、最锋利的刀剑等等

    所以,看起来最危险,其实伤亡最小

    可决战不一样,所有人,一整条阵线的互搏,没有什么前锋、中军、后阵之分

    伤亡顿时直线上升,那就是一个屠宰场

    每一刀挥出,都能杀人,每进一步,都能踩在血泥的“叽咕”声

    沥海卫在硬抗一个时辰之后,阵线开始松动

    这无可厚非

    单兵的作战,无论从体能还是技战术,沥海卫士兵确实不如这些从关外到关内的八旗兵

    更何况是多铎麾下的百战老兵

    陈胜在城楼上用望远镜观察着战局,他此时的心,如同火灼般地焦虑

    陈胜一直不肯率沥海卫出击,他所担心的就是眼前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