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六百四十六章 帝王心术
    朱慈烺能忍下这口气,确实已经算是耐力很好了

    可这钱谦益太不懂事,居然还有“另外”,这哪能不让朱慈烺咆哮到哆嗦起来?

    也奇怪了,被朱慈烺这一声咆哮,钱谦益竟然不象之前那般惧怕,反而抬头直视朱慈烺,道:“陛下息怒,内阁在庆泰朝组建,始于吴争,此次变动,吴争被蒙在鼓里,极可能成为他发难的借口,还请陛下三思”

    朱慈烺深吸一口气,强捺怒意问道:“那依你之见,又当如何?”

    钱谦益想了想道:“回复原状等于前功尽弃,自然是不可能的可依臣之见,钱家是吴争姻亲……请陛下酌情将钱肃乐……”

    “官复原职?是不是还要朕将陈子龙也一并放出来官复原职啊?”朱慈烺冷冷道,“或者朕还得将那些谋反之人全加官晋爵,用来讨好他?”

    “不,不”钱谦益连忙分辩道,“陛下只须放了钱肃乐一人,其余象陈子龙等人,都与吴争不对付,自然是不用放的”

    朱慈烺愣了许久,挥挥手道:“你先退下吧,朕再想想……再想想”

    钱谦益急了,他道:“陛下,这事拖不得,如今吴争绍兴府大胜的消息已经传回京城,京城内多少人心思活跃起来,保不准就有人暗中通风报信投靠他,到时一旦吴争起兵,这事就不好收场了”

    朱慈烺大怒,骂道:“连你也敢来逼朕?”

    钱谦益一怔,连忙道:“臣只是为陛下计,还请陛下恕罪”

    朱慈烺愣了许久,挥挥手道,“朕知道钱卿赤肝忠心……且容朕一些时间考虑”

    钱谦益只得退去

    ……

    朱慈烺不想妥协

    他知道,不旦妥协,就助涨了吴争的气焰

    这会引起连锁反应

    朱慈烺是知道吴争当时单骑入京,却在京城聚集起上万大军,生生将已经登基的朱以海从皇座上拽了下来

    每每想到这一幕,朱慈烺就细思尤恐

    虽然登基以来,朱慈烺从不间断地替换禁军和各部官员,但朱慈烺更知道,吴争的影响力无法轻易清除

    只有人死,才能灯灭这是朱慈烺决意除掉吴争的真正原因

    朱慈烺决意硬抗,哪怕南北由此暴发一场内战

    可就在这时,清廷的使团进了应天府

    清廷提出,可以支付二百万两赎金,换取义兴朝释放多铎

    甚至可以由此与义兴朝签订十年互不侵犯条约

    这个价码,对于正被银子困扰的朱慈烺,诱惑极大

    而十年互不侵犯条约,更让朱慈烺升起卧薪尝胆,壮大之后,与清军决战的希望

    朱慈烺动摇了

    ……

    柔仪殿中

    朱慈烺、朱媺娖默默相对,已经很久

    “长平,帮帮朕吧!”朱慈烺恳切地说道,“这事只能由你出面”

    朱媺娖冷冷答道:“陛下自己种得因,果也得自己摘恕我爱莫能助”

    朱慈烺道,“可你终究是朕的妹妹!就算你与朕的意见不合,可朕所为,也是为了宗室,在这一点上,你我应该站在一起”

    朱媺娖道:“可事实证明,陛下错了”

    “朕或许是错了但有一点没有错,绝不能放任吴争势力继续壮大”

    朱媺娖微叹道:“予取之,须先予之陛下太急了,甚至用了不该用的手段,这本不该是一朝天子该做的”

    “不,朕不觉得手段有错,只要结果是好的,手段可以不计只是朕确实太过急躁了,也误判了吴争的实力……终究还是低估了他,才造成眼下被动局面妹妹,朕的亲妹妹,你得帮哥哥”

    朱媺娖有些动容,她道:“可这种伎俩,无法瞒过他,甚至连太傅都说服不了”

    朱慈烺摇头道:“到了这一步,朕和他们都心知肚明,再多的掩饰都无用朕无须取信于他们,朕只须取信于天下人只要天下人信了,他们信不信,都无所谓”

    朱媺娖惊愕道:“可这样下去……冲突必然会再一次上演!陛下就不能与他写一代君臣相得的美传吗?”

    “再次冲突又有何妨?权力不能与人分享,朕与他的冲突,已经注定,除非有一方放弃,否则绝无可能避免妹妹之前也监国有日,怎么会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可朕能放弃吗?他也不可能放弃!”

    朱媺娖沉默下来

    朱慈烺道:“朕想过了,只要妹妹不再继续增加夜枭人数,朕可以容忍夜枭的存在……好在妹妹终究是要嫁人的,留在宫中的时日不多,就当是……妹妹的近卫吧”

    朱媺娖动容了,夜枭被朱慈烺排查出不少,最隐秘,也并非无迹可寻,只要假以时日,夜枭全部暴露,并非不可能

    朱慈烺能以此做为条件,确实让朱媺娖意动,可她也同时隐隐心中作痛

    兄妹,竟也开始谈条件了,这是不是很悲哀?

    朱媺娖想了想道:“如果陛下可以释放郑叔回来……妹妹就勉力而为,替哥哥跑这一趟”

    朱慈烺眼中闪过一抹厉色,微怒道:“长平,你如今也敢与朕讲条件了?郑三不过是个阉奴……他已死,是朕下旨杀的”

    “哥哥说笑了,哥哥明知道有夜枭的存在,自然知道,这事瞒不过我郑叔死活、关在何处,对我不是秘密”

    朱慈烺瞪了朱媺娖许久,终于点头道:“如你所愿!”

    ……

    当天晚上

    太傅府

    “钱太傅,陛下已经知道做得有些过了钱家一门忠良,还望太傅念在宗庙和先帝的份上,不为己甚,替朝廷和陛下分忧”朱媺娖敦敦劝说道

    钱肃典却在摇头,朱慈烺确实伤了他的心

    钱家从毁家纾难至今,已经四年有余,一家老少,为赴国难,四兄弟加个独子,全扔了进去

    可最后换了来什么?

    罢官去职,禁军包围宅邸

    “长公主不必再劝,钱某正想上书,去太傅位……陛下所托之事,恕臣无能为力”

    朱媺娖有些伤感,她知道钱肃典遭受了不公和冤屈,可这事,还真无法指责皇帝错了

    帝王心术,历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