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六百四十七章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ps:感谢书友“黄何明”、“缘醒”抽的月票

    孤家寡人从古至今,哪怕父皇在世时,为君者都是如此,又怎能苛责朱慈烺呢?

    朱媺娖轻叹道:“本宫知道,这事是为难太傅了可事关宗庙社稷及义兴朝百姓福祉,还望太傅不讲前嫌”

    钱肃典看着朱媺娖,“长公主啊,不是臣蒙屈矫情,长公主也应该知道吴争心性,多铎是他擒获的,如何处置,他若是有了决定,莫说是臣了,哪怕是陛下、长公主当面,怕也未能劝说得了他,令他改变主意”

    朱媺娖道:“多铎无非是一个敌酋罢了杀之,无非是泄愤,可若与清廷交涉,却能得到无数利益,这对如今的朝廷、义兴朝百姓,可都是莫大的帮助啊有了这笔银子,我军至少可以扩充数万,之前未能得到抚恤的将士家眷也能兑现……陛下允诺了,一旦事成,首先就分发给将士家眷这是与国与民皆有利的大事,还望太傅辛苦这一趟媺娖替兄长,给太傅赔罪了!”

    说完,朱媺娖盈盈向钱肃典拜倒

    钱肃典大惊,撑起身不敢受,“长公主这是做什么……何至于此,何至于此?”

    不得不说,钱肃典确实有些被说动了

    至少,对于朱媺娖监国,钱肃典心中认为,是无可挑剔的,只可惜啊,长公主是女儿身,否则也就没有什么事了

    钱肃典搀扶起朱媺娖,微微一叹,开口道:“既然如此,臣……”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长公主殿下难道要强人所难吗?”在钱肃典一边侍立的钱瑾萱平静地说道,她不得不开口,因为不开口,爹爹就会答应下来了

    朱媺娖闻声转头,一样平静地说道,“本宫与令尊在商议国事,钱小姐还请不要插嘴为好”

    “长公主责备的是,瑾萱多嘴了若真是国事,臣女自然不敢插嘴,可殿下或许忘了,臣女不仅爹爹的女儿,臣女还是镇国公正妻”

    朱媺娖淡淡怼道,“尚未过门”

    “未过门,也是正妻”钱瑾萱直视朱媺娖,“按律,只要定亲之后,双方皆无意悔婚,就算陛下也不能干涉钱家无意悔婚,至于镇国公,离京之前原本是要迎娶瑾萱的,因爹爹为国操劳,无暇顾及瑾萱婚事,疏于置办嫁妆,镇国公这才与爹爹商议再拖延些时日长公主莫非想坏了这桩婚事吗?”

    朱媺娖眼神中闪过一丝恼意,“好吧那你想说什么?”

    “瑾萱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提醒家父,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钱瑾萱不卑不亢地答道,“身为夫君的正妻,请殿下恕瑾萱无法坐视有人要借大义,行坑害夫君之实”

    “放肆”朱媺娖语气重了起来,她转向钱肃典道,“敢问太傅,钱家的家教就是如此?”

    钱肃典瞪了女儿一眼,喝道:“闭嘴!不可对长公主无礼”

    钱瑾萱向父亲一福道:“做为爹爹的女儿,瑾萱应该闭嘴可做为夫君的妻子,瑾萱有理由反对”

    朱媺娖气极反笑道:“你无官无品,以何来反对?”

    钱瑾萱平静道:“长公主方才也说了,周思敏以夫君偏室,得陛下册封一品国夫人,瑾萱乃夫君正妻,只要瑾萱愿意,想必陛下不会吝惜一个国夫人诰命长公主何以指责瑾萱无官无品呢?”

    朱媺娖一时语塞,她强忍着心中的怒火,看向钱肃典

    钱肃典大喝道:“逆障,休要无礼!”

    钱瑾萱听父亲怒了,只好低头住嘴

    钱肃典向朱媺娖拱手道:“臣教女无方,长公主恕罪……请长公主转禀陛下,臣愿出使杭州府”

    “爹爹——!”钱瑾萱喊道

    朱媺娖点点头,不看钱瑾萱一眼,转身离去

    钱瑾萱不甘心地对父亲道:“爹爹明知道陛下和长公主合起伙来坑吴争,为何还要帮他们?”

    钱肃典瞪了女儿一眼,板着脸道:“今日过了,这不象你平日言行,一个女儿家,尚未过门,还须有矜持之心”

    钱瑾萱道:“不是女儿无状,难道爹爹就看不出来,就是陛下和长公主想借爹爹为难吴争吗?吴争若无意将多铎送解京城,如何面对爹爹,爹爹又如何回京复命?”

    钱肃典喟叹道:“傻孩子,为父还没有老糊涂”

    “那爹爹为何还要答应长公主?”

    “若不答应,怎么带你去杭州府?”

    钱瑾萱一愣,而后恍然

    钱肃典道:“说陛下有此意,为父不意外可要说长公主与陛下合谋,怕不见得这几年为父对长公主的品性,还是有些了解的,她做不出这等阴暗之事为父原也不想答应,可反过来一想,跑一趟杭州府也不是坏事,一来此次事变,你在京城差点就被为父牵连,有此机会,把你送去杭州也算合情合理二来,也顺便去看看你九叔和你哥,三来嘛,为父也想与吴争好好谈谈”

    钱瑾萱咬着嘴唇道:“可女儿去了杭州府,爹爹一人在京城怎么办?”

    钱肃典呵呵笑道:“那你还想陪为父一辈子吗?”

    “女儿愿意陪爹爹一辈子”

    “哈哈……就算你肯,恐怕有人也不会肯啊!”

    “爹爹——”

    ……

    郑亲王济尔哈朗终于将这支该死的义兴朝“叛军”围住了

    在海门东南方向的海滩上,蒋全义、王一林和仅存的三千多水师官兵,被清军两面合围

    从如皋转南以来,尾随的清军就渐渐拉近的距离

    一路地交战,一路地逃,从如皋时六千多人,到眼下仅三千多人

    最大的伤亡,是被从江心岛方向的清军,在海门阻击了,一场遭遇战,死了近二千人

    好在,终于率残部突围,到了海边

    可问题是,海边除了一片荒芜之外,哪有接应的明军?甚至看不到一叶小舟

    蒋全义绝望了,他怒瞪着王一林喝道:“你不是说能从海门找船渡海吗?船呢?你说镇国公会来援,人呢?”

    王一林也绝望了,吴争不会来援,这他早有心理准备可这么多天过去了,叔叔难道没有领会到自己的意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