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六百五十三章 如今可不就是乱世吗?
    ps:感谢书友“爱沈楠”的打赏,感谢书友“缘醒”投的月票

    那边士子们经这么一搅,也没有了再喝酒的兴致,纷纷起身,相互拱手而别

    一老一少出了店门,慢慢走在街上

    少年指着街上人潮,对老者道:“爹爹请看,杭州繁华远甚于京城”

    老道哼哼道:“杭州府及周边各府,本就是大明赋税重地,有此繁荣也未必是他的功劳”

    “爹爹此话有些偏颇,杭州府毕竟被清军占领一年有余”

    老者转头看着少年道:“果然是女大不中留,为了他,你竟然忤逆为父的意思?”

    少年掩嘴咯咯轻笑道:“女儿不过是说了句公道话倒是爹爹,明明心里欣赏他,可处处表现出厌憎他,不知为何?”

    “胡说,为父哪有欣赏他之意?”老者吹胡子瞪眼否认道

    “如果他真如爹爹口中所说那般不堪,爹爹又怎会在三年前就把女儿许配于他?女儿绝不相信,爹爹会将女儿推入火坑”

    老者沉默了很久,终于喟叹道:“要论眼光,为父不如你,更不如你九叔和你兄长”

    少年摇摇头,挽起老者右臂道:“不对!爹爹的眼光远胜于九叔、哥哥和女儿,若非爹爹慧眼识人,九叔、哥哥和女儿又怎会与他有关联?”

    老者呵呵笑了起来,点点少年鼻子道:“鬼灵精,刚忤逆了你爹又来阿谀奉承”

    二人一边说笑着,一边慢慢走着

    老者看着这一路的繁华,喟叹道:“要是他能甘心做个忠臣良将,我大明就真的有望中兴了”

    少年道:“爹爹难道还不明白,就算他想做个忠臣良将,陛下也未必能容他……当今天子胸襟无法容人,不够宽广”

    老者瞪了少年一眼,却点头道:“这终究是一句……实话,可陛下确实也不是个庸碌之君,他有进取之心……”

    “却无进取之才!”少年接口道,“爹爹,如今是乱世,为君者有心无力其实就是一种罪过,有鲁王监国就是个明证,难道爹爹还没看透吗?陛下或许可为太平盛世之明君,却不能为乱世之雄主”

    老者沉默了许久,道:“可惜,他不姓朱啊!”

    少年道:“姓朱真得有那么重要吗?太祖出身贫寒,驱逐异族之后,不也建立了大明,享国近三百年吗?”

    “当然重要!自古以来,传长不传幼,传嫡不传庶你以为这仅仅只是个劣习?如果这世间,只要有实力就能觊觎那个位置,那世间岂不天天月月年年都是战乱?”老者轻叹道,“就如同你,你虽然未能正式与他完婚,可你终究是他的正妻,日后但凡你有所出,不管是良劣,便是嫡子这就是规矩!世间唯有规矩存在,才可言太平!”

    “那如果没有了规矩呢?”

    老者面色沉重道:“没有了规矩,便礼乐崩坏,弱肉强食,杀戮遍地,如同人间地狱”

    “如同眼下?”

    老者霍然一惊,他怔怔地看着少年道:“眼下?我朝占据南都,有天子在朝,怎会是乱世?”

    “山河破碎,生灵涂炭,若非他收复十二府,哪来的庆泰朝、义兴朝?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可不就是乱世吗?爹爹何苦……呢?”

    少年终究没有说出“故意装睡”四个字

    可老者听懂了,他突然就老泪纵横了

    这时,突然有缇骑飞驰而来,挥舞着旗帜大呼道:“大将军凯旋班师了……大将军凯旋班师了”

    老者迅速抬手抹去眼角泪痕道:“走……回去!”

    ……

    艮山门里白洋池

    白洋池又名南湖,周围三里,深不可测

    白洋池南边,是贡院

    贡院,原本是乡试、会试,为朝廷选拔人才之所

    从清军入关,明朝灭亡之后,已经数年未曾开科取士

    贡院由此荒芜

    可如今,贡院内,朗朗读书声此起彼伏

    吴争一声令下,要开设新学,怂恿着父亲吴伯昌做了校长

    如今贡院已经改名“江南学堂”,容纳师生三千人之众

    专招浙东六至十岁稚童教学,聘绍兴、杭州两府之地秀才、举人一百余人担任先生、助教,所学除必要的经史之外,最注重的就是爱国和忠于民族教育,对,是忠于民族——汉族

    很难想象,连自己的种族都不忠的人,却妄谈忠于天下,执力于世间大同?

    那简直,就是个天下最好笑的笑话

    少年中国说被列为入学第一课,学子个个能倒背如流

    周思敏站在学堂之外,看着吴小妹在数十稚童间走过来走过去,口中诵读着课文

    这让周思敏无比地震惊,原本女子还可以这般活法

    她有些羡慕吴小妹了,她也想这么活

    虽然贵为一品夫人,可周思敏感觉就象笼中的小鸟一般无趣

    她甚至因此而怀念从北至南的逃命日子,虽然仓皇,但,自由!

    可周思敏也知道,自己怕是无法如愿以偿了,因为她已经出嫁,她是一品诰命夫人

    吴小妹上完课,一出来就撞见周思敏,惊讶地问道:“思敏?你怎么一人在这?”

    吴小妹一直不称呼周思敏为嫂嫂或者姐姐,不是因为周思敏是吴争侧室,而是吴小妹不愿意这么叫

    从周思敏随朱媺娖初到吴庄时,吴小妹就习惯于直呼其名了,先是“小蛮”,后为思敏,一直至今没有改口,而周思敏显然也被她叫得习惯了,觉得这么直呼反而亲切

    姑嫂能混成这样,也算是难得了

    周思敏答道:“夫君凯旋班师了,我来将消息禀告公公”

    “我哥要回来了?”吴小妹大喜,雀跃起来欢呼道,“可算是要回来了,爹爹都念叨了好多次了,之前听闻哥哥被困在平岗山,爹爹担心了好几天,饭都吃不下,还一直嚷着要回吴庄,说是要是有个万一,也好替哥哥……呃,幸好有这些学童在,牵拌了爹爹,否则还真拦不住”

    周思敏明白,她真的明白,战场刀剑无眼,她又何尝不是提心吊胆呢?

    吴小妹一拉周思敏的袖子,“走,禀告爹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