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六百六十二章 你还不如一个匹夫
    “那镇国公就不必开口了”廖仲平摇摇头道,“镇国公也说,你我是数年的交情了,就该清楚廖某的为人”

    吴争叹息道:“可我以为,廖将军应该是个明事理的人如今的局势,本该是通力合作的……”

    廖仲平打断道:“镇国公见谅,道理我懂……可廖某以为,镇国公之所以要延揽我,怕为的也是廖某的忠诚吧?廖某自认这一生除了忠诚二字,再无别的可取之处但如果我答应了镇国公,镇国公恐怕反而要不安心了”

    廖仲平这话中的意思,吴争也懂

    一个人要坚守忠诚,真的不容易

    忠诚不容亵渎!

    但凡有了一次背叛,就很难杜绝第二次、第三次

    这就象女人,第一次之后,就象没有了防线

    如果廖仲平真的一口答应吴争,选择了背叛皇帝,那恐怕就不是吴争想要的廖仲平了

    这就是一种对立和矛盾,让吴争无计可施

    吴争长叹一声,“好吧,我不强人所难不过在你决定之前,先看看皇帝的密旨也不晚”

    说着将钱肃乐带来的密旨递给廖仲平

    廖仲平诧异地接过,这一看,脸色惨白到无人色

    吴争沉声道:“这就是你选择效忠的皇帝,他将你奉旨承办之事,全推诿于你,说旨意明确是令你增援绍兴府,可你抗旨不遵、居心叵测,欲陷害本公于凶险之地,旨意上让本公将你捉拿,任由本公发落……廖将军,难道你还不明白,你就是那颗已经被他丢弃的一文不值的棋子吗?”

    廖仲平脸容抽搐着,他惨笑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这就是我的命,镇国公如果念及你我还有些交情,请善待廖某家眷,赐他们温饱……廖某在九泉之下感恩不尽!”

    吴争彻底无语了,怔怔地看着廖仲平半天,吴争起身,“我不杀你,你……回去吧!只希望,他还能容得下你!”

    廖仲平闻听瞬间僵住了,他额头冷汗密密麻麻地渗出

    被吴争杀,虽说冤枉至极,可至少说明他是忠诚的,那么家人还能得到额外的抚恤和赏赐

    被吴争放回去,那就说明吴争与他有交情,甚至是他故意将五千京卫的指挥权拱手让人,皇帝怎能信他、容他?

    他突然跪下嘶声恳求道:“请镇国公杀了廖某!”

    吴争怒道:“我要杀你,还和你废什么话?”

    “镇国公杀我,我还能得一忠臣名声可若我这么回去,定逃不了一个叛臣的恶名,身死事小,还要牵累家人……望镇国公成全!”

    “放屁!”吴争怒骂道,“忠诚是美德可我不明白了,你身上流淌的是汉人的鲜血,天下上千万同胞正处于鞑子奴役、屠戮,水深火热之中,你竟熟视无睹?你明知道皇帝派你来的目的,却为了你心中所谓的忠诚,可以麻木不仁?你可知道,一旦我真死在了平岗山,清军就会占领绍兴、金华两府,这二府一失,严州就不保,严州不保,杭州府就面临东西合围,你真以为,凭你的五千人和杭州府仅剩的七千人能将清军挡在钱塘江南岸?区区一万余人,能防住千里江岸?痴人说梦!”

    “廖仲平,本公敬你是个忠义之人,可这不代表着你的忠义对象是正确的绍兴府一杀猪的匹夫,面对鞑子来犯,尚能振臂一呼,聚千八百人敢收复绍兴府,虽然最后几乎尽没,可此战,彰我汉人之血性,令城中鞑子闻风丧胆……而你,堂堂三品京卫都指挥使,见识竟不如一个屠夫?”

    “滚吧!本公没有时间与你废话,和你说这么多,无非是念及你我曾在三界共御鞑子的袍泽情义回去抱着你所谓的忠诚死去吧,我倒是想看看,你到九泉之下,如何面对那些枉死的同胞和自己的祖宗”

    吴争转身离去

    此言,振聋发馈

    廖仲平脸色铁青,冷汗如同雨下

    在吴争一脚跨出门口时,身后传来廖仲平的声音,“还请镇国公……留步”

    吴争深吸一口气,收回了迈出的脚,慢慢转身看着廖仲平

    廖仲平道:“敢问镇国公,定要北伐吗?”

    吴争沉声答道:“笑话!本公麾下四卫号称北伐军,岂能不北伐?”

    “镇国公误会了,我指的是应天府”

    吴争知道,这个时候,不能让廖仲平再存有绮念,于是坚定地答道:“当然!但那不叫北伐,准确地说,叫北上!”

    廖仲平苦涩而艰难地问道:“在向自己人伸出屠刀时,镇国公难道心中没有一丝不忍吗?”

    “有何不忍?”吴争更加坚定地回答道,“如果能让千万汉人好好活下去,我绝不介意杀光皇城中的任何人”

    廖仲平脸上剧烈地抽搐着,他的身体颤抖的厉害

    吴争这次倒没有催促他,而是静静地看着廖仲平

    半柱香之后,廖仲平终于做出了选择,他推金山倒玉柱,曲双膝跪在吴争面前,大礼参拜道:“廖仲平愿追随主公,效忠主公!”

    吴争长吁出一口气道:“我不想逼你,虽然我确实想延揽你你真做出决定了?”

    廖仲平抬起头,坚定地看着吴争的眼睛,拱手道:“廖某希望在抗清战场上阵亡,而不是死在南北内战中”

    吴争上前,搀扶起廖仲平道:“一加一肯定好过一减一的道理,我懂!这么说吧,只要他不向我伸出屠刀,我愿意与他在大明同一杆旗帜下共同抗清”

    廖仲平激动地道:“主公英明如此,廖某就放心了今日之后,属下便追随主公左右,任凭驱使……”

    “不”吴争很干脆地打断道,“你不能在我身边”

    廖仲平闻听,他脸色突然变得苦涩,半路上的降将,果真无法取信于人啊!

    吴争继续道:“你得回去”

    廖仲平一愣,随即恍然,他凄苦地问道:“主公是想让廖某去京城卧底?”

    “是”

    “主公还是想着北上?”

    “不你误会了”吴争平静地说道,“本公还没有如你所想的那么丧心病狂,眼下抗击清军进攻才是第一要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