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六百六十五章 财政困局
    莫长林闻听一愕,忙陪笑道:“老爷说的对,要不怎么您是老爷,我是奴呢?”

    莫执念皱眉道:“说过多少次了?你不是奴,整个莫家,就连清儿也得尊称你一声长林叔,谁敢说你是奴?”

    “那是老爷和孙小姐抬举”

    莫执念道:“不是抬举你是我的兄弟!虽非亲兄弟,胜于亲兄弟”

    “谢老爷”莫长林依旧恭敬地应道

    莫执念长叹一声,无奈地摇摇头,点点莫长林道:“你啊——!”

    莫长林轻声道:“可老爷也要为莫家想想,再这么下去,不到一年,就算莫家也会被拖垮了如今各商铺、票号,急需现银周转了啊,如果莫家缺银之事,一旦被外人所知,怕是会引起大乱啊”

    莫执念带着一丝苦涩道:“是啊可这事不能与大将军说,说了也没用,刚刚绍兴府大战结束,清军又将南下,那又是一场不知要死多少人的大仗,打的,可都是一车车的银子啊……我在想,如果真到了万不得已,就只能再加一成商税了”

    莫长林帮帮忙道:“老爷,这可是得罪人的事之前大将军征一成商税,听起来商人是吃亏了,可实际上是没有多少损失相比从前没征商税时,商人不需要再交各地官府的孝敬钱和各关卡的过路费,这一抵消,实际上商人的损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也是大将军新税政能迅速推行的主要原因可现在,老爷如果再加一成,莫家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我知道,我知道……可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莫家已经上了大将军的船,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这时,外面有护院声音响起,“禀老爷,孙小姐求见”

    莫执念一愣,随即叹息道:“这孩子……唉,也是苦了她了”

    转头对莫长林道:“你去引清儿进来吧,再给她端碗燕窝来”

    “是”

    一会儿,莫亦清进来,“清儿见过阿爷(ya,四声)”

    “清儿啊,都一更天了,怎么都不歇息?”

    “阿爷不也还没睡吗?”

    莫执念叹道:“你啊,就这么拼命帮他,他也未必领情”

    莫亦清道:“帮他等于帮莫家,帮莫家即是帮清儿自己”

    莫执念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傻孩子,你还真把他的话当真了?那是不可能的事,真要等到他功成之时,莫家又还有哪家商贾能相提并论?孩子,就是个死结,解不开的”

    莫亦清低头轻声但坚定地说道:“既然他说了这话,清儿就信清儿想尽力试试”

    莫执念长叹道:“都怪阿爷,当年与他定下盟约之时,就该让你们完婚,也就没现在这般烦恼了……哎,可谁能想到,短短二年多时间,他能一口气收复八府之地,手中军队扩张到四万人呢”

    莫亦清上前,安慰莫执念道:“这怎么能怪阿爷呢?我们都是常人,是常人就无法掌控命运……这是孙儿的命,孙儿得认”

    莫执念老眼一红,他拍拍莫亦清的手道:“这是阿爷欠你的……无论如何,阿爷都会为你争取”

    莫亦清凄然笑道:“不要阿爷,真到了那时,千万别为孙儿争什么,因为没有为上者能容忍被下属胁迫,阿爷的争取,只能令孙儿离他越来越远,就算真成了,孙儿也没法得到真正的幸福……最重要的是,孙儿怎能看着莫家因此事而拖累?阿爷,莫让孙儿心里不安”

    莫执念老泪纵横,“好孩子……好孩子!”

    莫亦清长吸一口气,正容道:“阿爷,孙儿此来是为了江南商会之事”

    说着,将手中的一本名册双手呈上

    莫执念也收敛起激动,拿帕子抹了下脸,然后伸手接过,问道:“都理清楚了?”

    “是商会总本金为三千万两,莫家以六百万两入股,占二成,为最大股东余者共一百七十家,占其中八成如今一半入股金已经交清,余下一半的银子,将在三个月内交清”

    “江北有几家,占了几成?”

    莫亦清答道:“江北共十一家,按阿爷交待的,不得超过二成,故十一家募得六百万两,联络之事皆是爹爹负责的”

    莫执念点点头道:“如此甚好银子如今放置何处?”

    “所募大都是票汇,由爹爹保管,现银大概五百万两,按阿爷嘱托,置于财政司银库”

    “好,好这笔银子,来得正是时候,可算是解了阿爷一时之急了”

    这时,莫长林端着冰糖燕窝进来

    莫执念道:“清儿坐,先喝口燕窝”

    莫亦清从莫长林手中接过,道了声谢之后,在左侧椅子上坐下,舀了一勺浅尝

    莫长林悄悄退下

    莫亦清此时抬头道:“阿爷是想挪用这笔银子?”

    莫执念没想瞒孙女,点点头道:“阿爷是这么想,先渡过眼前这关再作计较”

    莫亦清微微摇头道:“不成!这事关乎商会信誉,关乎阿爷和莫家信誉,挪用这笔银子之事一旦传出去,商会人心必然分崩离析”

    莫执念轻叹道:“阿爷知道,可眼下大将军要抚恤赏赐阵亡将士,还要新募定海卫,加上官员俸禄军饷……这所需银两至少得三百万两,所截留的商税仅一百多万两,库中存银四十余万,加起来缺额至少百万一时间,从哪筹措?”

    莫亦清坚持道:“商会的银子,莫家只占二成,阿爷若挪用,用得可是别人家的银子这无疑有悖阿爷为商之道阿爷自小就教孙儿经商最重信誉二字,岂能因事急而违背?”

    莫执念看着眼前的孙女,欣慰地点点头道:“你能有这份执着,阿爷甚慰你说得在理,可眼下阿爷确实想不出别的办法了莫家已经拿不出这笔现银,无数商人都在盯着莫家,若要卖田地筹款,怕是更会引起城中慌乱”

    “既然财政司已经到了如此艰难的地步,阿爷为何不将实情告诉大将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