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六百八十五章 乱世当用重典
    钱翘恭皱眉道:“家父可是当朝太傅,我不能辱没了父亲和钱家门楣……要不,沈致远,你一人去吧?”

    沈致远哼道:“靠眼下这二千多人,在清军的监视下能做什么?连死都不怕,还怕丢了颜面?与我们将要立下彪悍史册的功劳相比,没什么不可舍弃的敢情,在你们眼里,就我沈致远不要脸对吧?行,你们做你们的忠臣,我去做无耻小人可你们记住喽,咱投降是为了啥?”

    蒋全义、王一林沉默不语

    钱翘恭犹豫了一下,咬牙道:“你说得对,既然已经走出这步,就无须自欺欺人这样,我陪你去,蒋大人和王大人留下,万一有什么不对,军队也能有个主心骨”

    沈致远呵呵笑着起身,走到钱翘恭边上,揽着钱翘恭肩膀道:“亲不亲,自家人说起来咱还能攀上亲呢行,就这么说定了”

    钱翘恭苦笑道:“我是真后悔,就不该怂恿你一起来”

    沈致远哈哈笑道:“可你也别否认,这事还是可行的……另外,这事凶险之余,你有没有感觉到一点点的兴奋?”

    钱翘恭瞪了沈致远一眼,斥道:“难道在你眼中,这关乎数千人性命和上万家人的大事竟是儿戏?”

    沈致远正色道:“失败了,那叫儿戏可如果成功了,就是筹谋诸位,风云际会,咱能参与其中,在史书上留下浓浓的一笔,何其幸哉?”

    蒋全义抿嘴道:“敢问沈大人,如果你和钱大人离开之后,济尔哈朗令我部参战,与明军交战,如何应对?”

    沈致远道:“不会如果我与钱翘恭不肯北上,那或许会可我们北上了,就不会二千多人对于这场战争而言,无论哪方,都不会放在眼里清廷想得到的不是这二千多人的战力,而是战力之外的东西”

    “如果有万一呢?”

    沈致远不耐烦地答道:“哪有万一?真要是有万一,那就表示我与钱翘恭已经死在顺天府了我们都死了,你们想干嘛干嘛,该干嘛干嘛,问有何益?”

    蒋全义先是一愣,而后肃容拱手道:“好!或真有不幸之事发生,蒋某绝不让沈大人和钱大人在黄泉路上孤单!”

    王一林也拱手道:“王某也愿与三位大人共赴黄泉!”

    “呸!”沈致远干唾了一口,“尽是丧气话,我沈家一脉单传,我还没娶妻生子呢!”

    这话引来其余三人的恻目鄙夷

    次日一早,沈致远、钱翘恭二人由陆路北上

    蒋全义、王一林留守

    ……

    朱慈烺犯了个错误,差点让清军攻入北城钟阜、金川二门

    倒不是说朱慈烺无能,而是朱慈烺缺少军事才能,或许他有正治的天赋,可毕竟从没有接触过军事,为太子时,虽有初步涉略,但终究是纸上谈兵

    在得知清军突破江防,兵临应天府时,朱慈烺急令廖仲平将部署在北城的兵马调往神策、太平门一线,以对抗攻城的清军

    这调动不应该说完全错,但确实是错了

    这话听起来矛盾,实则不然

    从龙潭突破的清军,攻应天府最近的城门是玄武湖南北的神策、太平门,这没错

    如果清军转向迂回至北城钟阜、金川二门,明军自然能发现,随即调兵也确实来得及

    可朱慈烺没有想到的是,济尔哈朗在得知清军突破了龙潭方向明军江防后,随即派出了一支八千人的偏师,沿江去向西南,由江浦东渡,这支偏师的主将,正是之前江心岛清军的主帅舒穆禄?谭泰

    如此一来,明军就无法迅速得知清军的异动了

    一天之后,直到这支偏师前锋登陆,出现在钟阜、金川二门外,情况万分危急

    幸好廖仲平稳重,在得到皇帝旨意调兵东向时,在钟阜、金川二门多留了一千守军

    这一千守军的顽强抵抗,让明军有了一个多时辰的增援时间

    虽然廖仲平率军赶到时,守军已经全部阵亡,清军前锋已经占领二座城门,但也立足未稳,被廖仲平以优势兵力一个猛烈反击击退

    情况非常凶险,只要援军晚到一个时辰,一旦清军站稳脚跟,那么时刻留意战局变化的济尔哈朗,就会将手头仅余的一万人调往江浦,事实上,这一万人当时已经集结

    得知北城二门得而复失,济尔哈朗大呼可惜

    他迅速调整部署,将这一万人继续向龙潭方向增兵

    并令谭泰继续进攻北城二门,牵制明军,以分散各城门的守军兵力

    也就是说,应天府面临着清军四个城门的同时进攻

    敌人对京城的猛烈进攻,引起城中不小的骚乱

    许多世家富商纷纷各官府陈情,希望朝廷开启南门,放百姓逃难

    这种民意,得到了朝中不少官员的支持

    朱慈烺这时表现出了令人惊讶的狠厉,他断然拒绝了官员、乡绅的陈情,颁布布了全城共存亡,若有人胆抗旨逃亡,可就地诛杀的诏令

    为起到震慑效果,朱慈烺下令就地斩杀了正阳门内最嚣张、猖狂的一些显贵和士绅

    人数达到一百多人,其中还包括两个之前因朱慈烺登基,前来投奔的明室旁支

    所谓乱世用重典,这道旨意,让全城军民空前地团结起来

    但也留下了一个隐患,那就是朱慈烺,得罪了一些人

    这些人,并不是真的是一些人,指得是一个群体,摸不着、看不见,却能真正感受到他们的存在

    这是一个既得利益团体,是社会菁英层,他们所拥有的能量,甚至远超过皇帝和内阁

    他们之所以有如此巨大的能量,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拥有全天下最大的财富和人脉,更是因为无论谁来当皇帝,他们的利益永存

    可以说,明朝的灭亡,除了优胜劣汰之外,最大的原因之一,就是失去了这个群体的支持

    不仅仅是失去了支持,更是被这个群体所憎恶

    在他们的眼中,皇帝只是他们的利益代言人,国家只是他们的利益共同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