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六百九十一章 各怀鬼胎
    战局的变化,往往就在细微不经意之间

    吴争攻下靖江,兵临泰兴城下的消息,在泰兴周边各县引起不小的混乱

    连带着有驻军的县的清军,自动向泰兴增援

    这就使得正在镇江水域与王之仁水师交战的一万清军阵线开始松动,这不难理解,明军都攻到清军侧翼了,泰兴一失,明军只需一天时间迂回,这一万清军的背后就会出现明军

    清军开始出现慌乱的苗头

    王之仁在镇江水域水师的压力聚减,于是水师开始分兵向应天府水域西进

    水师这个无意的动作,着实帮了正在进攻龙潭的金山卫大忙

    一直苦于没有攻城武器的鲁之域、吴易在几艘水师炮船的支援下,向龙潭要隘发起了猛攻

    战况迅速扭转,这下,终于轮到清军苦苦支撑了

    ……

    此时的济尔哈朗,虽然还没有接到多尔衮的撤退令,但龙潭被攻击、靖江被吴争攻占的消息已经传来

    这次济尔哈朗不再犹豫,他明白,再不撤,怕真要被明军包饺子了

    于是,济尔哈朗一面封锁这两个消息,一面知会谭泰撤兵,这次,济尔哈朗是以军令的形式,勒令谭泰撤退

    奈何谭泰正打得兴起,满心的不想撤

    也确实是可以理解,谭泰所部在城里,占据民舍之利,对建阳卫的射箭居高临下

    而建阳卫只进城了前半部分,后一半还在城外,被清军死死挡着,是进进不得,退退不得

    只能用脑袋硬顶着高处而来、有如长了眼睛般的箭矢,还得与对面清军死磕

    加上夏完淳的指挥确实不及身经百战的谭泰老练

    虽然是僵持,但谭泰更得心应手一些,双方的伤亡比,也是打成一比二,建阳卫的伤亡更大些

    所以,谭泰根本不把济尔哈朗的撤退军令当回事

    济尔哈朗这下抓耳挠腮,没辙了

    可他毕竟是个老江湖,居庙堂之高,早已修练成了精

    他在思忖之后,想了个破解之法,他立即派人向明军方向射出书信,建议双方停战和谈

    廖仲平得知情况愕然,他虽然得皇帝授权,可以临机决断,可这样的大事,他还是不敢应,迅速派人向皇宫通报

    ……

    其实问题还是出在消息的闭塞

    从江岸至龙潭再到应天府一线,如今都控制在清军手中

    济尔哈朗是得到消息了,可义兴朝却还没有得到消息

    得到廖仲平奏报的朱慈烺是惊愕,然后第一个反应是大吼,“来人,快……快将长公主追回来!”

    已经在奉天殿滞留了两天的文武官员们在一阵的寂静之后,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就象明军胜利了一般

    只有钱肃乐、陈子龙、王翊等人面面相觑,但这算这了了数个清醒的人之中,观点也是不一样的

    钱谦益在回过神之后,立即拜伏在地上,泣声大呼道:“天佑大明,天佑吾皇!”

    引得无数官员山呼起来

    朱慈烺脸上也显露出了一丝笑意,他双手伸出、张开双臂道:“全仗诸公忠义,全仗将士勇武!”

    钱谦益高声应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又是一阵山呼

    朱慈烺脸上笑意渐盛,“诸卿平身!”

    钱谦益立即奏道:“既然清军有了退意,陛下当指派有为之臣,组成使团与济尔哈朗谈判善后事宜臣毛遂自荐,愿为使臣前去与济尔哈朗谈判”

    朱慈烺笑着刚要开口,钱肃乐上前道:“臣以为此事不急陛下,清军明明占据优势,却突然提议停战谈判,臣虽然想不通究竟发生了何事,但急着谈判怕是中了济尔哈朗的奸计”

    钱谦益反驳道:“不管是不是济尔哈朗的奸计,此时清军已经攻入京城,我朝危急关头,停战无论对朝廷、对陛下还是城中百姓都是好事太傅难道想让清军围攻皇城吗?”

    钱肃乐皱眉道:“首辅之言也有道理,但对于济尔哈朗的提议不可不防陛下,臣以为停战可以,但清军应先撤出城外,方可谈判”

    王翊道:“恐怕济尔哈朗不会应允,如今清军已经占据优势,岂会吐出到嘴的肉?”

    见有了帮手,钱谦益更加有了精神,他向朱慈烺拱手道:“陛下,太傅之言太自以为是了依臣之见,应立即回复济尔哈朗,停战、谈判可在同时进行”

    钱肃乐立即反对道:“不可!无论济尔哈朗因什么理由提议停战和谈,至少我朝应该了解原因之后,再作出是否谈判的决定”

    钱谦益怼道:“太傅的意思是,宁可陷君王、臣民于危境,也不欲与济尔哈朗和谈?”

    钱肃乐怒道:“钱某何曾说过这话?何曾有过这意思?”

    钱谦益斜眼道:“如果不立即和谈,万一清军再进攻怎么办?”

    钱肃乐道:“自然是继续抵抗”

    钱谦益“嘿嘿”冷冷一笑道:“太傅莫要忘记了,城中已经有二万多清军”

    陈子龙突然走上两步,挡在钱肃乐和钱谦益之间,开口对钱肃乐道:“太傅,我认为首辅所言在理,此战从清军突破江防起,即在我朝土地上交战,无论输赢,百姓都深受其害如今城中上百万百姓在清军的屠刀之下,能早一刻停战,都是好事若真按太傅所言,只停战不谈判,很可能战事再起,到时打烂的还是我朝都城,受苦的还是我朝百姓……太傅啊,能让百姓少受些苦难,不就是你我平生所愿吗?”

    钱肃乐张大了口,好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

    朱慈烺见没有人反对,于是颌首道:“既然诸爱卿没有异议,那就按首辅奏请,与济尔哈朗和谈吧朕只有一个要求,绝不割地赔款”

    “陛下圣明臣等遵旨”

    双方几乎是一拍即合,立即就地停战,展开了谈判

    连谭泰都不再反对,当然,他不反对的原因也是得知了北伐军正在猛攻龙潭,这会造成怎样的后果,他自然是最清楚不过的了

    双方既然都有意谈判,那事情就“好办”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