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七百零三章 福临要建火枪新军
    武英殿内,此时一团死寂

    好半晌,皇太后布木布泰总算开了尊口,“诸卿家,新式火枪真有沈致远在殿中所说的那般犀利吗?”

    布木布泰既然在太和殿隐身幕后,自然不会现身至殿门外观看

    洪承畴沉默着,慢慢点了点头

    岳乐应道:“回太后,沈致远所言虽没有太大出入,但臣敢肯定,火枪还不足以克制我朝铁骑只是,步弓怕是……但在臣看来,只要正面加厚琏甲,想来是可以挡住弹丸的”

    说到后来,声音越来越小

    看着岳乐吞吞吐吐的样子,布木布泰算是彻底明白了,连岳乐都不否认,怕是真如沈致远所说的了

    布木布泰问道:“那诸卿家可有应对的办法?”

    范文程道:“要说应对之法,无非有二,一是如沈致远所说,即刻征伐义兴朝,趁它还未羽翼丰满之时,一举攻灭二是我朝也训练火枪兵,并组建起远甚于义兴朝的火枪兵,如此,义兴朝就不会威胁到我朝”

    岳乐精神一振,大声道:“臣愿率军南下,助摄政王攻灭义兴朝”

    祁充格冷冷道:“若能攻灭义兴朝,还用不到镇国公率军出征,摄政王麾下十五万大军已经南下,况且,京城仅三万八旗军,若你带走了,由谁卫戍京城?”

    同为多尔衮一脉的瓜尔佳?刚林(正黄旗,国史院大学士赞理机务),附和道:“摄政王此前建议与义兴朝和谈,想来是已经觉察到我朝无法一时攻灭义兴朝,如果再陷入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恐怕我朝无法支撑起在西北、东南的战事”

    内翰林弘文院大学士兼礼部尚书冯铨(原大明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降清后,授内翰林弘文院大学士兼礼部尚书)也附和道:“如今郑亲王、征南大将军近三万大军被困在江南,江北沿岸已经无可调动大军,摄政王就算南下,也势必会被泰兴吴争所部阻截,无法迅速渡江增援,如果此时再兴战事,恐怕郑亲王、征南大将军及三万大军危矣”

    只有洪承畴默不作声

    布木布泰不得不点名问道:“洪卿家可有应对的良策?”

    洪承畴这才抬头道:“臣一时也想不出应对良策可臣方才观看了火枪射击,也检验了被火枪击中的铠甲,火枪确实犀利,但在一百五十步外,精度不足,臣大致数过,三十火枪兵十六轮击发,可几件铠甲的弹孔远不到射出弹丸的半数故,臣觉得不管火枪兵是不是真能在战场上起到克敌制胜的威力,组建火枪新军……不急在一时况且,我朝财力暂时无法支撑组建庞大的火枪军,且此事也得问过摄政王的意思臣以为,还是先定与义兴朝是战是和来得要紧些”

    布木布泰默默地品味着洪承畴的话,洪承畴首先承认了火枪的犀利,这一点,几乎所有人都不否,然后洪承畴拒绝了立即组建新军的提议,再就是,洪承畴提到了组建新军,需要摄政王首肯,最后点明眼下最重要的是决定是战是和

    布木布泰品味出了一丝不同的味道,她看向福临,问道:“皇上之意呢?”

    其实这只是一种姿态

    福临此时还未亲政,朝中军政大事,都由多尔衮和布木布泰决断

    可此时福临却表现出了让人意想不到的固执,或许是多尔衮不在的缘故吧,他沉声道:“朕觉得,当立即组建火枪军”

    这话让布木布泰脸色一沉,她紧抿着嘴,看似一场暴风骤雨即将来临

    福临虽说没有亲政,可真开口了,还真不能当没听见

    皇太极死后,福临幼年登基,这军政之事,就算成人也承受不了,何况他一个小孩子?

    加上多尔衮的跋扈和布木布泰的高压,在福临心中,有着强烈的逆反心理

    四年的压抑,在多尔衮不在的情况下,福临终于展露出他的锋芒

    他是亲眼看见了火枪的威力,所以,对于他而言,急需一支能只听他号令的强大军队,来对抗威势日盛的多尔衮,还有布木布泰的高压

    福临选择了火枪兵

    洪承畴在一愕之后,赶紧劝谏道:“皇上,火枪兵耗费巨大,就算与光义兴朝持平,组建三万大军至少需要数百万两之巨,且我朝还无法生产这新式火枪的弹药,都得向红毛夷购买,这恐怕……眼下国库拘紧,望皇上三思”

    如果说这时清廷朝堂之上,满人武将大都忠于多尔衮,那么降清汉臣大部分是效忠福临的

    这确实有些怪,按道理,这时的多尔衮权势熏天,大有夺位的可能,降清汉臣怎么也该效忠多尔衮才是,可以洪承畴为首的汉臣却遵照了皇太极的遗命,效忠了福临

    在洪承畴心里,确实将福临当成了自己的弟子,敦敦教导,时常灌输圣贤的理念

    还别说,或许是年幼之故,孩子嘛,容易塑造,福临对满汉之别并不看重,更是认同洪承畴的理念,对外采用抚重于剿的策略,实行“招降弥乱”的怀柔政策

    对内,福临在上个月,设立六部汉人尚书、都察院左都御史,同时颁布了允许满汉通婚、官民互相嫁娶的律法

    可惜的是,这条满汉通婚的律法虽然颁布,却被多尔衮及效忠于他的满人大臣暗中抵制着,至今尚未有一个成例出现

    这已经很让福临不满,加上之前被多尔衮害死了肃亲王豪格之事,福临心中的怨念更甚

    而此时多尔衮不在,福临耍起了性子

    他对洪承畴道:“诸公皆道火枪犀利,朕要组建火枪兵以拱卫京畿,也是为了大清如果仅仅是为了须耗费不少银子,完全可以先组建一支万人,甚至数千人的火枪营,如此待训练有成、国库盈实时,便可迅速扩大到数万人”

    这话让布木布泰有些讶然,她看向洪承畴

    洪承畴心里一动,其实他也是有这想法的,只是他更愿意是将沈致远部整编,纳入他的麾下,当然洪承畴也是为福临亲政做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