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七百三十章 来自商人的强烈抗议
    钱肃乐问道:“可你眼下,也不能向福建用兵啊?”

    吴争呵呵一笑,“用不着我出兵,岳父难道忘了南面还有个永历皇帝吗?我听说,郑森已经向永历帝上书效忠了,加上多铎已死,清廷少了一个大将,这样一来,清军想轻易攻下广州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你的意思是……你要暗中支持永历帝?这如果要被陛下知道,怕是……”

    “没什么不可以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陛下能想通的就算想不通,能奈我何?”

    吴争逼人的气势,已经不知不觉地散发出来

    ……

    此时的杭州府,也不平静

    江南商会的构成,主体是以莫执念和当时粮价大战一败涂地之后被莫亦清提议,以债转股的杭州府商人

    之后经吴争同意,商会又向江南各地扩散,汲取资本,如今江南商会除杭州商人之外,占股份较多的是,忂州龙游商帮、苏州洞庭商帮、宁波鄞县会馆

    江南各大商帮与北方的晋商、山东商帮的争斗,由来以久

    等清军入关后,北方资本的南下,让江南商帮面临着灭顶之灾

    这也是历史上,江南能抗击清军数十年之久的一大主要原因

    是人都知道,打仗打得是钱,没有资金,任何抵抗最多是昙花一现,持续不了多久

    所以,吴争势力的横空出世,让江南商帮大松了一口气

    因为江南守住了,这代表着晋商、山东商帮无法大举南下,否则,有着皇太极钦封的八大皇商,足以吞噬掉江南各地商帮

    虽说吴争以强硬手段在江南征收了商税,但出于对自身生存的压迫面前,江南商人还是拥护和资助了吴争势力

    当然,在吴争后续的政策下,江南商人的利益还是没有被削减,反而因为三府商贸比以前更繁荣而多赚了不少利润,相当于切合了“薄利多销”的概念

    这是良性循环的结果

    按理说,吴争势力地不断扩张,战争连续的胜利,江南各大商帮应该更加支持吴争才对

    但今日,江南商会却发生了各大商帮齐聚江南商会会所,向莫执念提出强烈抗议之事

    他们推举了洞庭商帮席本桢为首,强烈抗议大将军府对杭州粮价的管控

    这事的起因,其实没有对错

    吴争在两年前那次粮价大战之后,就下令在杭州、嘉兴、松江三府实行严厉地粮价管控,以一两银子一石五斗(一斗约二十斤,也就是十五斗)粳米做为市面粮价

    可两年过去,其他不说,单就大将军府向三府百姓发放的士兵军饷、阵亡将士抚恤,就高达三百万两之巨

    两年,三百万两的额外发放,这对于三府市面的冲击,显然是非常巨大了

    原本钱庄以年息一成的利息吸引百姓手中的闲钱,市面上的银子还算可控

    可随着钱庄开始完成初始积累资金,利息也渐渐下降到年息半成,对百姓的吸引力已经不高

    由此,百姓对土地和房屋,还有日常的花费,渐渐上升

    带来的后果就是所有东西都在涨价,地价、房价、日用品、奢侈品等等,连带着人工也在上涨,涨幅还是相当大的

    可问题是粮价不涨,没法涨

    谁敢涨?

    各大商帮确实是钱多得数不清,可面对着官府和军队,脆弱得就象个鸡蛋

    粮价不涨对百姓确实是件好事,因为再穷的人,也该吃得饱了

    一两银子能买一十五斗(约三百斤),而三府之地的工酬,最低已经到达一月二两

    没办法,吴争开设工坊、港口、造船所,三府之地的百姓,只能肯做事的,基本不存在失业这个词

    但问题是,这三府之地,由于茶叶、蚕桑业的兴旺,自身的粮食产出,无法满足自身的需要

    那么粮食就得从周边购买

    随着三府物价的不断上涨,周边的粮价因大量需要也在上升,贩粮的利润就变得越来越薄,直到亏本倒贴

    既然亏本,那就不做

    可问题来了,这些商帮的粮商,做惯了粮食买卖,多少的店铺和人手,所谓船大调头难,一时间怎么可能转到其它买卖?

    开始时,各大商帮还强撑着,用别的生意利润来补贴粮食买卖,可几个月下来,撑不住了,这就有了今日齐聚会所,提出强烈抗议之事

    莫执念当然也没有办法,别的事他还可以自作主张,可关于粮价,他还真作不了主

    于是安抚诸人,让他们等吴争回来,再作商议

    可商人们,皆不肯走,这每拖延一天,便是巨大的损失,要知道,三府之地,数百万百姓,一天消耗的米量有多大?

    于是,他们在会馆和客栈住了下来,声称一定要等事情解决后才肯离开

    ……

    莫执念愁眉苦脸地回到家中,连吃饭的心思都没有

    确实,这事很伤脑筋

    吴争现在率军在外作战,闹个不好,后院起火,那问题就严重了

    见到祖父愁容的莫亦清,问明事情原委之后

    她微笑道:“此事不难,无非是银子的事罢了,阿爷何必苦恼?”

    莫执念摇摇头道:“这哪是银子的事,粮价是大将军定下的,当时就叮嘱过,无论任何情况下,粮价必须稳住,粮价稳,民心就定”

    莫亦清道:“既然粮价不能涨,那就贴补粮商呗”

    莫执念皱眉道:“银子从何处来?三府数百万人,一天就得数万石粮,一石粮涨一成,那就得数万两一天”

    “与三府的稳定相比,一天数万两银子值得”莫亦清正色道,“况且,之前有消息传来,朝廷已经与清廷和谈了,大将军回杭州想必不会太久,就算十天半个月下来,也就是几十万两银子,先由财政司垫付,撑到大将军回来,再作定夺也就是了”

    莫执念有些心动,他问道:“依你所言,怎么个贴补法?难道还要在三府各县各个城门记录入城的粮食,然后按数量进行发放不成?这恐怕太繁琐了,况且,如果有不法商人将入城粮食囤积不卖,岂不是让他们白白贪了补贴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