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七百四十一章 宴请群商
    边上吴伯昌听到二女问答,笑着抚须道:“也不尽然,除了权和势,还有敬重争儿能力挽狂澜,光复十三府之地,在百姓中的威望,才是百姓不敢与你对视的真正原因”

    钱瑾萱脸微微一红

    他向吴伯昌福身一礼道:“多谢公爹指教”

    这时,有报信斥候急驰而至,大呼道:“来了……来了,王爷大军回来了!”

    锣鼓、唢呐、欢呼齐起

    相对于应天府的入城,这次,吴争是主角

    每个将士们的脸上有着灿烂的笑容,还有比亲人来欢迎自己凯旋,更能让将士自豪的事吗?

    无数的爆竹和烟花,在大军列队进城的时候绽放

    还有比回家,更让将士们心动的事吗?

    吴争在迎向父亲、妹妹、妻子那一刻,下了一道令,“就地解散!”

    “噢……”

    这是一片欢乐的海洋

    ……

    回大将军府的路上

    吴争留意到队伍后面一小簇人远远地跟着

    “那是些什么人?”

    莫执念答道:“回王爷,是商会中人”

    “他们有事?”

    莫执念迟疑了一下,将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然后请罪道:“老朽也是迫不得已,这才采纳了清儿的建议,违反了王爷定下的规矩,请王爷责罚”

    吴争想了想道:“如此处置甚是恰当我当初定下这规矩,也只是为了不让百姓买不起米,吃不饱肚子,如今百姓的薪水日益见涨,米价稍稍有些上涨,也在情理之中何来责罚二字?”

    “谢王爷体恤”

    吴争想了想,道:“既然见到了,那就让他们入府等候吧,这事我来处理另外,备两桌酒菜,我请他们吃酒……你们也一起作陪吧”

    “这……”莫执念稍作犹豫

    边上张国维道:“不过是些商贾罢了,王爷若有定计、谕令,就由莫老代为转达就是”

    此时的商人,地位依旧很低

    虽说明末江南商人大多与东林党勾结,以至于赋税流失,朝政凋弊

    但这一勾结的主导方是东林党人,也就是说东林党人在利用商人圈钱,而不是商人真正有话语权

    商人不过是东林党人谋财的工具,就象个臭不可闻的夜壶,用则取,不用则弃

    举个例子,嘉靖年间,宁波城内东门口(商贸最繁荣的市集),有一王姓皮货商人,“家累千万金”,且知书达礼,对丰坊(宁波府人,嘉靖二年进士)十分推崇,经常性送一些礼物给丰坊,但从不讲回报

    丰坊不解,问书童,书童告诉他:“大概是想要到得您的题字吧”

    丰坊就写了“阑坡”二字送给王姓皮货商人

    这字让当时一个书生看见了,说“这不是东门王皮”吗”?

    王姓商人知道后,开心得不得了,说:“我在这个城市中,就像虱子一样的藐小,您把东门送给我,这不要太大了再说,皮有什么不好,我正贮藏着羊皮,等待着百里奚那样的名人出现”

    当下,还准备了一份厚礼,上门拜访答谢丰坊

    从这可以看出,王姓商人虽有千万巨财,可面对士人那种卑微丰坊写“阑坡”二字相赠,原是有嘲笑之意,不意却被聪明的王姓皮货商解为抬高自己的话

    当然,这也反映出商人是社会底层人物,有求高之愿

    无论是莫执念还是张国维流露出的意思,也就是吴争的身份,不能太给这些商人脸了

    吴争笑了笑,道:“我还有事,要仰仗他们,按我说的去办吧”

    听吴争坚持,莫执念也就不劝了,应道:“是”

    ……

    听闻王爷要请他们吃酒席,倒让这群商人打起了退堂鼓,他们亦喜亦惊啊

    为啥呢?

    他们怕啊

    有道人“无奸不商”,特别是古代的商人,真正做大的,哪个不是背后没有些见不得人的事?

    资本的原始积累中,囤积居奇、待价而沽、哄抬物价、坑蒙拐骗,这还是最普遍的

    勾结盗匪、杀人越货,甚至勾连外敌,发国难财,也不稀奇

    加上社会地位低下,根本没有自保的能力,只能以攀附权贵来自保

    所以,商人们最想接近的是官府,最怕的也是官府

    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剑,当头落下来

    沈万三够富、够豪了吧,家破人亡也是旦夕之间

    有个微胖的商人嘟哝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算每月亏空个十几万两,按你我几家的财力,也不是支撑不下去……好在王爷也没有什么例外的杂税苛捐摊派,权当是孝敬王爷了呗咱不去了,行吗?”

    边上一个更胖的商人应和道:“陈员外说得是,都道民不与官争何况粮价之事,利益的是百姓,有百姓拥戴着,咱斗不过官府也就是现在有商会在,咱能向莫老发发牢骚,要换作以前,也就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了……谁叫咱是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奸商呢算了吧?”

    边上十几商人纷纷应和

    这时,为首的席本桢道:“诸位说得是,可既然王爷发话了,咱也推不掉啊有道是既来之,则安之,先去邀宴才是正经的”

    这话让群商人纷纷点头,虽说心里害怕,但也是个诱惑,至少赴了这顿宴,回家之后,那得吹老鼻子的牛皮了

    能和堂堂王爷同席,这得是多大的荣耀?

    ……

    身着玄色五爪行龙王服的吴争,端坐在主位上

    身边大将军府诸官员作陪

    这阵势,这气势,让这群商人无不噤若寒蝉

    哪还有开口的胆量?

    吴争微笑着扫过每个人的脸

    “本王有那么可怕吗,竟让诸位员外都不敢动箸了?”

    员外郎,在唐时,是六品近侍官,是郎中之下助理,明朝时,升为从五品,相当于一个散州知府

    可明末时起,随着官制改革,成为了一个闲职,渐渐与科举无关,然后随着国库空虚和卖官鬻爵,渐渐和财富联系在了一起,只要肯花银子,地主和商人都可以捐一个员外官职来做

    也因为如此,员外这个官,成为了明末,一时烂大街的称呼

    而这些商人,哪个没有买个员外郎的财力?

    但,这时员外只是一个客气的称呼,已经与官名无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