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七百四十三章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席本桢不确定地呐呐开口问道:“王爷所言……可当真?”

    吴争呵呵笑道:“诸位放心,本王还没喝醉,自然当真不仅如此,本王还将在之后立法,所有人的私人合法财产,不可侵犯!如此一来,你们的合法私产将可以安心地传给子孙后代,再不会上演前朝沈万三诸如此类的悲剧”

    这话更具有爆炸性,这是在颠覆观念和伦理

    席本桢急问道:“那私人财产是否合法,如何界定?又如何保证各地官府不会以此来构陷、侵吞商人财产呢?”

    吴争平静地说道:“本王之前说了,工商皆本如今你们起了个好头啊,江南商会,虽不隶属于官府,但你们这次抗议,让本王想到,除了士人、学子的陈情权之外,商人也该有个可以直陈诉求的组织……本王以为商会就可以做到商会将是大将军府直面各地商人诉求的组织,商会可以组成一个议事机构,留此机构来向官府陈情,既可表达诉求,也达到监督各地官府的目的当然,商会并不会因此而拥有任何官府的权力仅仅就是起到乡绅对于政务的建议、谏言权”

    够了真的够了

    这已经使得所有商人们都欣喜若狂,因为这是一种地位的平等,这是商人这个群体自古以来从未有过的平等

    也就是说,他们从此不用再依附谁,他们有了他们自己可以发出声音,提出诉求的地方,那就是商会

    席本桢突然就收敛起脸上的笑容,他问道:“敢问王爷,想让我等做些什么呢?”

    这话让商人慢慢沉寂下来

    交换这是他们第一反应

    商人嘛,记得的第一句话就是,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如果有,那一定就是骗局

    吴争给出的果子太大,大到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那么,需要的回报就一定更大,说不定就大到他们付不起

    吴争笑了,笑得很满意

    再没有什么比与聪明人谈事更舒心的了

    吴争整理了一下思路,道:“本王确实有两件事要仰仗诸位”

    席本桢颤抖着嗓音,道:“请王爷明示”

    商人们艰难地咽了口唾沫,这个声音在安静的场内,显得异常地清晰

    吴争笑道:“别那么紧张,诸位本王要说的事对诸位而言,确实是有些风险,但绝不至于是绝路”

    说到这,吴争正容道:“首先,我要你们打败北方商帮,在每个州每个县,无论是盐、铁、香料、药材、成衣、银楼、粮糖等等,彻底击败他们,掌控每个行业这事听起来很难,事实上也很难,但你们能做到,因为今日的你们,不再是单独与北方商会作战,而是团结成一个商会,在与北方还是各自为政的商人作战”

    席本桢及所有商人都被吴争的话震惊了,这事太大了,大到了他们几乎不敢想象

    是,往日里,南方商帮与北方商帮之间的明争暗斗很平常,可那只是一家与一家之间的争斗,从未上升到一场战争的规模,虽然是一场没有刀光剑影的战争,但所有人都知道,这比有刀光剑影的战争更加可怕

    因为,那是以南北商人的身家性命为代价的,那是以南北百姓的生计为代价的

    任何一个行业的战争,都会让需要这些物资的人身受其害

    战败者,可能比死更痛苦

    而战胜者,未必有收获,至少在短时间内,肯定是没有收益的

    席本桢苦涩地道:“王爷是要我等死无葬身之地啊?!”

    吴争道:“席大人可以舍弃家财赈济灾民,是为仁程员外家学渊源深厚,是为智陈员外弃举子业,治生以奉母,是为孝诸位贤达齐聚江南商会,是为义仁、智、孝、义皆在,何愁不能战而胜之?”

    席本桢苦笑道:“王爷过于高看我等了,北方商帮以出卖大明,与满清交易物资而囤积起巨量财富,清军入关后,皇太极更是投桃报李,钦封八大皇商,赋以特权,我等不过比升斗小民稍稍富足了些……如何对抗?”

    看着这些脸色苍白、窃窃私语的商人们,吴争道:“席大人所言,句句属实,本王自然是看得到的可诸位也应该清楚,山西商帮(晋商)与山东、陕西等北方商帮之间,龌龊不断,特别是晋商受封八大皇商之后,对其余北方商帮的打压所以,北方商帮无法象江南商会这样形成合力,以团结对分裂,以有备对无备,此战我们已经抢占了先机再则,本王自然也不会坐视,晋商有清廷支持,而你们有本王支持”

    吴争的这席话扫去了商人们脸上的阴霾,席本桢问道:“敢问王爷能提供何等支持?”

    吴争说了两个字:“商道”

    席本桢重复道:“商道?”

    “对,可以通畅无阻的商道”吴争解释道,“但凡本王治下之地,江南商会货物往来,皆畅通无阻”

    商人们面面相觑

    程本原好不容易开了次口,“王爷,恕小民不敬……王爷治下,仅六府之地啊”

    吴争沉声道:“诸位的目光就如此短浅吗?”

    商人们窃窃私语起来,而席本桢、程本原几人却已经领会到了吴争的意思

    是啊,吴争从无到有,三府之地用了两年,扩张到六府之地,只用了一年

    席本桢小心翼翼地问道:“王爷的意思是说,明年还会有战争?”

    吴争哂然一笑,道:“虽说停战了,但这不代表着不再北伐诸位,舟山水师将保护诸位的商队,在长江沿线的安全另外,本王还将重新组建一支水师,来保护你们在近海和远洋的商队安全”

    这话让所有人一愣,他们是真心听不懂

    但吴争没有解释

    席本桢拱手道:“请王爷容我等商议片刻”

    吴争点点头

    十几商人围成一圈,轻声商议起来

    陈文奂道:“诸位仁兄可听懂了王爷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