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七百六十一章 杀鸡儆猴
    方国安带着随扈走了

    五十名从三万新兵中遴选出来的准兵王们,在窃窃私语,这不奇怪,能从三万人中脱颖而出,自然是有些本事的,哪怕先被方国安挑走五十人,这五十人也是人中翘楚

    吴争依稀听见,他们在猜测自己的身份

    毕竟方国安称呼自己为吴将军嘛

    不过吴争并不担心,江南姓吴的多了去了

    看着这一张张脸孔,牛高马大的吴争整体还是满意的,方国安带兵确实是有一套,至少三个月下来,新兵的精气神都不错

    吴争微笑道:“安静”

    窃窃私语声小了不少

    吴争收敛起笑意,加大了音量道:“安静!”

    吵杂声渐渐消失

    吴争道:“相信各位都听到了,我姓吴至于叫什么,是什么军职……这与你们无干”

    顿了顿,吴争厉声道:“但从现在开始的三十天里,你们只要记住,我是你们的教官,你们就称呼我为教官……如果非要在前面加个姓也可以,就称呼吴教官”

    五十人,一丝声响都没有

    吴争满意地点点头,这时的人,可比后世的人要好打理的多,不会有人跟你提人,权嘛

    “相信你们都已经知道,集合在一起,来要做什么”吴争来回走着,看着一张张脸孔道,“这支队伍,只是搞试验,为得是决定日后如何练兵合适所以,这里没有任何军职,除了我是教官,你们都是学员,所有的职务都是暂时的,譬如我要指定的队长”

    指着池二憨四人,吴争道:“我先给你们安排了四个队长”

    然后冲着池二憨等人喝道:“池二憨一队队长,宋安二队队长,戚承豪三队队长,戚承杰四队队长……入列”

    池二憨、宋安虽然年轻,但从军已经五年,打过仗、杀过人,身上不经意地流露出那股子味,让人不由得地噤声

    可戚承豪二人,那就不一样了,他们之前是民,身上就没有那股子军人味,特别是戚承杰,一看就是一个沉默寡言之人

    于是,就不免有刺头会冒出来了

    “大人,他们做队长,咱不服”

    吴争沉声道:“本教官说过了,这队长是暂时的,谁不服,可以挑战他们,只要在训练中有两项赢过他们,谁就是新队长”

    “行,咱就挑战他”那刺头指着戚承杰道

    吴争笑了,“你……出列”

    那刺头昂首站了出来

    吴争哂然一笑道:“可你没有机会了”

    “为啥?”

    “宋安,带他回去,交给方大人处置”

    “是”

    那刺头被宋安一把拽住,虽然在挣扎,可显然不是宋安的对手

    “大人,我不服……!”

    声音越来越远之后,吴争回过身来道:“相信大家都在奇怪,为何本教官说他没有机会了”

    吴争停顿了一下,道:“本教官是个非常讲理之人,当然不会随便去淘汰一个人但我说过了,从今日起这三十天中,你们只能称呼我是教官或者是吴教官……可他叫错了,所以,他没有机会了”

    这话让剩下的人,再次窃窃私语起来

    吴争厉声道:“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吵杂声渐渐平息

    吴争道:“我知道,他的本事说不定比你们在场的一些人都要好可我用不上,为啥?因为他不服从你们心里都明白,这是一支与以往都不同的军队,你们不会再穿着铠甲与敌人肉搏,而是在百步距离射杀敌人自然,训练方法就会不同”

    “可射击不足以消灭所有敌人,特别是百步的距离,你们这么多人都打不中敌人,怎么办?”

    没有人回答,吴争自问自答道:“配合配合就至关重要一杆枪打出一颗弹丸,在百步外射中敌人的概率太小了,可如果是三个人同时对一个敌人射击,那射中的概率就会大一些,如果是十个人同时射击呢?那这个敌人几乎就是死定了”

    这道理显而易见,有个士兵小心翼翼地问道:“教……教官,那十个人对一个敌人射击,余下的敌人怎么办?”

    吴争道:“这问题问得好可你们应该也听过一句话,叫做伤敌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吧?”

    那士兵点点头

    吴争道:“同样十人对阵,打死一人,对方就剩下九人,接近至肉搏时,你们就可以是十对九,这个差距足以影响到战斗的结局”

    那士兵不出声了

    吴争道:“这就是配合的重要性,集中火力,打死一个或者两个,就可以让你们掌握战斗的主动权以前用刀剑时,谁勇猛往前冲,谁力气大,谁就是战场之王,可现在,面对一颗飞速射来的弹丸,一个七尺汉子和一个小孩的结局是一样的可怎么配合呢?那就是四个字,令行禁止!”

    “打个比方,十个人射击,前前后后十人轮流参差射击,和十人同时对一个目标射击,射中敌人的概率哪个大?”

    那个士兵答道:“当然是一齐射击大”

    吴争点点头道:“没错可十个人在同一时间射击,你们能做到吗?”

    所有面面相觑,有人在低声说,“应该能做到吧”

    吴争厉声道:“那五十人呢?五百人呢?”

    再没有一丝声音了

    “之前那个士兵被淘汰出局的真正原因,就是他做不到令行禁止当然,他经过训练想来也是能做到的,可本教官没有时间浪费在教导他服从,这本是你们在方将军训练下该有的觉悟三十天……三十天之后,你们将与方大人训练的五十人对战,你们想赢吗?”

    “想!”这声音大得,让吴争很满意

    军人嘛,特别是职业军人,就该是这种气势

    方国安训练得不错,吴争点点头,心里再次肯定

    “好可问题是,除了刚淘汰的一人,还剩四十九人,分成四队,还多出一人,怎么办?”

    士兵们顿时紧张起来

    吴争左右一看,指着演武场道,“谁能告诉我,这操场东西有多远?”

    第一排左边一个士兵大声道:“回教官话,东西纵五里、横三里”

    吴争“唔”了一声,“那就跑个来回吧,最后一名者……淘汰”

    士兵们一个个面面相觑

    吴争将手一背,边转身边道:“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