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七百六十二章 吴争练兵(一)
    纪律

    这是吴争能想到的,最关键的一点

    这比勇猛、无畏更重要

    好汉难敌四手,这个道理在热兵器的战场上,尤其明显

    就算无双吕布重生,他敢在十杆火枪齐射面前,舞下长戟试试?

    士兵的平民化,不是士兵的战力上升了,而是火器弥补了武力的不足,让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动动手指,就能夺取他人的性命

    而强化这一点,就需要配合,配合需要令行禁止,要达到令行禁止,就得强化士兵的服从

    吴争给他们上的第一课,就是服从,无条件服从

    为此,淘汰了两个人

    但吴争的威信,就这么树立起来了,当然,这肯定不是靠着人格魅力树立的

    而是赏罚、规矩

    吴争知道,自古以来,有人格魅力的将领层出不穷,可一旦主将一死,军队就如同一盘散沙,远的如岳家军,近的如戚家军

    所以,吴争隐去自己的身份,以一个不起眼的将领来训练这五十人,是动过脑筋的,吴争想要一支,不管谁来指挥,都能令行禁止的军队

    方法没有别的,只有四个字——赏罚分明

    如果再多加四个字,那就是一视同仁

    如果合成一个字,那就是——信!

    信则立,无信则废!

    吴争向士兵们许诺了军职,只要此次胜,四十八人,都将成为百总,成绩卓著者,前五名将授以把总

    把总,按明朝官制,那就是七品武官,相当于一个县太爷了

    当四十八人嗷嗷叫着,做好了承受吴争施虐的准备

    可让他们想不到的是,吴争在让他们跑了一个来回之后,再不提别的训练

    就让他们站着,站在原地,连同池二憨等人都一样

    没人敢问,更没有人敢反对

    好在,这看起来并不难

    站嘛,总比跑步和举石锁、扛擂木、弯弓射大雕要容易得多

    可慢慢地,他们发觉不对劲了

    吴争让军工坊用五十两银子,打造了五百张长方形薄银片(每张一钱,如同扑克牌大小),可比较“恶劣”的是,这些银片没有被打磨,边是有毛刺的

    然后让每个士兵夹着(怎么夹,参照国庆阅兵训练),耳朵与肩各二片,下颌与颈各二片,上臂与胸各两片,手指与腿各两片,膝盖之间接触处一片,共九片

    吴争许诺,每天一个时辰(两小时),只要不掉,银片就归谁,可以持银片换当值现银

    理论上,一个兵一天可以赚九钱银子,当然,前提是银片不掉

    九钱,三十天就是二十七两,此时士兵军饷是一月二两

    于是,士兵们卯足了劲想赚银子,在一开始,他们觉得不难嘛,可后来,就发现这就是个坑

    一个上午下来,没有人得到一张银片

    吴争在偷着乐,这种练法看起来无多大意义,但吴争是知道的,队列,特别是标准队列,能让一个士兵从此有了军人的荣誉,让他们自己感觉到与老百姓的不同

    同时,对于令行禁止这四个字,有本能的服从

    随着操场上新兵的不断涌入,占地方圆二十里的军校,已经显得拥挤,好在,方国安安排的这个角落,几乎成了禁区

    可新兵们无不侧目,他们觉得奇怪,这些往日的兵王们,今日被罚站立了?

    吴争还觉察到有不少兵在往返,便意识到,方国安在打探自己的训练方法

    于是笑了,也不去阻止,其实对吴争而言,这场比试无论输赢,都是自己喜闻乐见的,因为对制订新兵的训练,都是好事嘛

    午饭让士兵们非常兴奋,因为吴争显然是为他们改善了伙食,原本每天二两标准的肉,如今管够,还有什么在精疲力竭、肚子大唱空城计的时候,来一碗五花肉更幸福的事呢?

    吃饭时,他们推举池二憨等四人来找吴争说项,问是不是可以改改规则

    池二憨等四人,也为了在士兵中建立信任度和威信,答应了他们的请求,来找吴争了

    吴争很干脆地同意了,决定在规则上打个补丁,允许累计时间,就是说,掉了,捡起来,时间可以累积但,每次失误都须往回倒扣一刻钟

    譬如在站到半个时辰时,银片掉了,可以捡起来放好继续计时,但前面已经站了的半个时辰(四刻钟),需要扣除一刻钟,以三刻钟累计时间

    于是,饭后士兵们欢天喜地地又去练队列了

    但这明显又是吴争设下的连环坑,前半个时辰(一小时)精神力和耐力都算是相对旺盛期,到后半个时辰,那就是东倒西歪、摇摇欲坠了,越到后面,掉银片的间隔时间就越短

    所以,最后的结果是,许多人不但没有积累满一个时辰,反而往回倒扣了不少,甚至有人都成了负的了

    就连池二憨、宋安也不例外,这事嘛,在讲究坚韧的同时,还有个习惯问题

    这些人,有些甚至连立正都做不标准,一时之间,哪里能适应这种站姿?

    所以,不是谁武勇出众、谁力气大,就能办成的

    吴外姓也正是用这,做为练兵的楔入点,因为体力什么的,基本不需要吴争来练

    所有人都做不到,这就让士兵们心生了怨气

    他们认为,这一定是吴争在折腾他们,故意为难他们

    试想,让你把月亮摘下来,赏你座江山,你也做不到啊

    在结束当日训练之际,终于有士兵在人群的簇拥下,来到了吴争面前

    吴争嘛,这一天都是让人搬了个躺椅,半躺在那看人训练,或者闭目养神,想什么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教官”士兵小心翼翼地叫道

    吴争的眼皮动了动

    “教官”士兵加大了音量

    吴争睁开了眼睛,不耐地、厌烦地斜了士兵一眼,“有事先喊报告”

    说完,又闭上了眼睛

    士兵开始确实是吓了一跳,早上就有一个是没喊教官喊大人被淘汰的

    好在这次吴争显然没有追究的意思,于是,他大着胆子,喊道:“报告教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