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七百六十五章 吴争练兵(四)
    那边军营中

    被吴争施虐的士兵们一样没有睡

    他们撑着酸麻不堪的躯体在勾连

    倒不是想反抗,他们在准备给吴争一个“教训”——抢银子

    在见到其貌不扬(指得是体格)的吴争,虽然不是很低松,但终究在众目睽睽之下,完成了他们原本认为不可能做到的一个时辰站姿之后,他们的“琉璃心”被打碎了

    这些人虽说是新兵,可在三个月内,在三万人中脱颖而出,这种自豪感是膨胀的

    特别是象鲁进财这种,在个子、体魄都明显胜于吴争的士兵,都对吴争咬牙切齿,为此他们还给吴争取了个绰号,叫“恶煞”

    在经过七嘴八舌地商议之后,他们决定,得让吴争破财

    也只有用这个方法,才能解他们的心头之恨

    不得不说,吴争确实激起了他们的斗志,当然,还不知道是因为银子,还是因为他们那颗“琉璃心”

    ……

    吴争确实是惊讶了

    第二天的成绩出乎意料的好

    士兵的练习也变得非常的主动

    到午后,几乎每个人都坚持下来了,虽然银片还是掉了一地,但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夹着那么两、三张银片,关键是头顶的碗,也有半成以上的人没有掉下来

    而最出众的不是池二憨、宋安,或是鲁进财,而是戚家兄弟,他们不仅水没有打翻,银片也落得最少

    沉默寡言的戚承杰比他的堂兄更出众,只掉了一片银片,膝盖处的那张

    于是,在士兵们的欢呼声中,吴争破了十一两七钱的财

    吴争的神情是沮丧的,至少在士兵的眼中就是如此

    这一个晚上,士兵们是兴奋和激动的,不过他们还是比较欣赏吴争言出必行,兑现了银子

    于是,他们慷慨地为之前送于吴争的绰号前加了个定义,称吴争为——“守信的凶煞”

    可就在这晚,吴争拖着池二憨、宋安和戚家两小子,开始了新的科目训练

    ……

    第三天,士兵们越来越有样子了

    这不奇怪,站姿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可模仿的,否则,也就后世也就做不到人人能练成了

    士兵们之前做不到,不是因为他们能力不够,而是不习惯

    对于走路都是一人一个样的士兵来说,站姿就等于邯郸学步

    但被吴争的施虐激起了他们的斗志

    他们确实在自发主动地训练,当然,还是为了银子

    于是,吴争在第三天,破了二十七两的财

    这天晚上,方国安来了

    他的脸色不虞

    一进门就道:“王爷,这样的训练空究竟是为什么?下官是看不出来,对日后的战场有任何好处莫非仅仅就会了日后检阅之用?”

    吴争笑着将方国安按到椅子上,“方将军也是带过不少兵,打过不少仗了战场上,个子小体能弱的士兵,一遇见个子高,身体壮的敌人,拔腿就逃的现象,见过不少吧?”

    方国安点点道:“确实不少见”

    吴争道:“不战而溃,主要的原因是士兵不自信,心里没有打得赢要打,打不赢也得打的军人荣誉感再强大的敌人,也不是无敌的,只要去咬他、啃他,他终究会倒下所谓猛虎不敌群狼,关键还在于敢战、不畏死”

    方国安皱眉道:“王爷是在怪下官练兵之法不妥?”

    吴争摇摇头道:“不方将军练兵得法,这一点本王已经有了定论但我到军校,方将军安排的操演,让我看出了一些问题譬如,在令旗挥下的那一刻,军阵的前进、后退,士兵的举枪、击发、装填,都存在着参差不齐的问题,虽然间隔差距远不是让人不堪忍受,但已经很说明问题在哪了……方将军应该清楚,你安排的参演人选,想必是精挑细选的吧?”

    方国安沉默,这不用问也是这样,总不能将差的士兵,选来参演吧?

    吴争颌首道:“这不怪将军,历来都是如此可问题就在那,参加操演的仅千人,后面的近三万新兵的参差那就可想而知了”

    方国安道:“可王爷这么训练站姿,就真的能让指挥如臂使指吗?”

    吴争笑道:“事在人为嘛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将军难道没有发现,就三天的功夫,这些士兵的精气神就明显不同了吗?行、立的规范,能让士兵感觉到自己与众不同,从而养成强大的荣誉感将军就没有感觉到?”

    方国安若有所思起来

    吴争欣慰地点点头,与专业的人说话,不累

    可方国安接下来的话,让吴争大跌眼镜

    方国安道:“王爷,那……是这样,属下所练的那五十兵,见王爷以银子赏赐……就来找我……呃,属下就想问问,能不能一视同仁?”

    吴争愕然

    好不容易挤出一句话来,“方将军,都是我吴争自掏的腰包”

    方国安道:“原来如此王爷果然是爱兵如子,可属下之前的家产都被……咳……没了就想效仿王爷,也无力可施啊况且,这本是一场赌局,王爷可不能厚此薄彼啊”

    吴争无奈道:“行本王允了,你可以效仿,银子本王出……”

    “那在训的三万新兵呢?”

    得寸进尺,吴争的脑子里就只有这四个字,指着屋门,吴争大吼道:“出去!”

    ……

    第四天,士兵们志得意满地想要今日来个大满贯,精神倍增想要赚足吴争四十五两的时候

    吴争却没有直接下令开练,而是训起话来了

    “各位在这三天里训练差强人意既然对站姿已经熟悉了,那站姿就成为每日常例训练吧,早晚各一次”

    这话让士兵们张口结舌起来,刺头鲁进财大声道:“报告教官”

    “讲”

    “那还有银子赏吗?”

    吴争哂然道:“都成常例科目了,还想要银子?本教官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士兵们“嘘”声一片,一个个目露失望之色

    敢情憋足了劲,一拳打到了棉花上

    可他们也说不出道道来,毕竟吴争没有承诺过,这赏赐是一直持续下去的,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