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七百六十六章 吴争练兵(五)
    士兵们心中的失望,已经是无以复加的

    吴争倒是笑了,笑得如同见了兔子的狐狸般,亲切而诡异

    “不过赏赐还是应该有的,不但不取消,而且增加了”

    这话引得士兵心中一震,紧张地望着吴争,等待着他继续说下去

    “四个队长出列”吴争喝道

    待池二憨四人站稳当了,吴争下令道:“正步……走!”

    池二憨四人昂首、挺胸,目视前方,摆臂有力,动作相当标准

    这是两个晚上吴争给他们开的小灶,但也就能撑个十几步

    “立停!”够了,吴争适时下令中止道,“各位看见了吧,就是走路,简单吧?”

    士兵们没有人开口反对,看起来确实简单,至少比站姿简单多了,而且还……好看不是?

    他们在等待着吴争继续说,说银子的事

    吴争嘿嘿一笑,令池二憨、宋安给戚家兄弟扬起的单腿上,挂上了一小袋东西

    “看到了吧,二百文,按眼下兑换,这可是五钱银子”吴争道,“按本教官的方法完成训练的,每人每天脚上挂的铜钱,就是你们的”

    士兵们面面相觑,看着戚家兄弟脸上轻松的表情,觉得这事可行

    吴争道:“前例可鉴,要赚银子趁早,莫等到再换新科目时,又要怨本教官不给你们机会”

    鲁进财道:“报告教官”

    “讲”

    “这训练的赏赐能持续几日?”

    这话问出了士兵们的心声,都在担心,别又还没赚到几钱,又换科目了吧?

    吴争笑道:“五天,只要你们够快,五天就能赚下一个多月的饷银,本教官绝对说到做到”

    士兵们无人反对

    吴争大声道:“四个队长各自带队,开始训练”

    于是,士兵们终于尝到了这生不如死的痛苦

    一根细竹杆横在一队人扬起的脚踝上,更痛苦的是脚背还挂着大约二斤多重的铜钱

    刚开始还能撑一下,就一会儿,个个东倒西歪起来

    场面顿时乱成了一团

    而吴争优哉游哉地半躺在躺椅上,手是点点道:“一柱香时间,没完成的小队,没饭吃”

    士兵们此时正撑着麻木到接近痛楚的腿,啮牙咧嘴地摇晃着身体,听吴争这么说,无不恨得牙痒痒

    于是,从这一天起,士兵们私底下给吴争取的绰号又换了——狡猾的凶煞

    ……

    但很快吴争发觉自己确实是小瞧了这帮子人

    还难怪,这些队列训练在后世是个人都能练出来,时间长短罢了

    可吴争没想到,就一天的时间,情况就迅速逆转了

    没办法,谁让这些人是三万人中挑选出的精锐呢?

    次日,吴争开始破财了

    还好,吴争庆幸于只答应五天

    再过一天,也就是训练开始的第六天

    这四十八人,已经象模象样,如果不是军服的黑色,吴争还以为自己又穿越了

    这期间,还发生了一件小趣事

    第六天结束训练时,吴争在发放赏银时,心血来潮,想点个名

    瞧瞧,练兵六日,才想到点名,这教官当的

    拿着花名册,吴争念一个,上来一个,发放赏银

    在念到第十一人时

    “史……二狗,史二狗?”

    吴争有些懵,这谁的孩子啊,爹娘跟他有那么大的仇吗,取这么个名字?

    一片窃笑声中,名字的主人,昂首挺胸,以标准的正步,来到吴争面前,还行了标准的举手礼

    吴争强忍着肺部气息的上冲,严肃地问道:“你的名字谁起的?”

    “报告教官,我爹”

    “家里做什么的?”

    “报告教官,世代篾匠”

    “家里有人读书吗?”

    “报告教官,有”

    “谁?”

    “报告教官,我”

    吴争懂了,这家人里,除了这小子,怕真没有人识字了

    而小子,也是进了这军校,才认了三个月字,估计识的字也够呛

    此时吴争反而心平气和下来,点点头道:“要不……本教官重新给你改个名?”

    吴争显然是好意,这名字着实不中听啊

    不想,这厮直着脖子大声道:“报告教官,我爹说,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

    吴争无语,想了想吴争严肃地道:“听好了,你们是三万人中遴选出来的菁英,再经本教官训练之后,再怎么着也个七、八品军职要知道,之后个个都是要带兵的……三、五、十年之后,敌人提起你,说起北伐将军中有个叫史二狗的……这显然太不成体统了,对吧?”

    史二狗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想想也是,于是迟疑着问道:“可爹娘取的名,改总是不大好吧?”

    吴争没好气地指着众人道:“你问问他们,该不该改名?”

    这群人看热闹不嫌事大,加上这几天银子赚得舒坦,哄笑着应道:“该”

    史二狗依旧在迟疑,问道:“那要是改了名,我爹打我咋办?”

    吴争没辙了,看着这年高马大的傻大个佯怒道:“爱改不改,本教官一片好心,你全当成了驴肝肺”

    史二狗见吴争不高兴,忙道:“教官别生气,我没说不改,就是怕我爹……”

    吴争没好气地道:“这样,你爹要是责怪你,就叫他来找我,本教官替你担着我还不信了,你爹不识字,还不讲理了……还能吃了我不成?”

    史二狗想想也对,教官可是被方大人称为将军的人,按北伐军援编制,最末的将军也是五品武职,差不多一个府台大人了

    于是,陪着笑脸道:“行听教官的……不知道教官要替我改成啥名?”

    吴争还真好好想了想,然后道:“你爹给你取名叫二狗,想来是家中行二吧?”

    史二狗忙应道:“是”

    吴争道:“那就改叫坤,乾坤,天地坤,地天老大,你老二,不错,有气势,这才象北伐将军的名字……哈哈”

    吴争自己都说着笑了起来

    史二狗听吴争这么一说,倒觉得真挺高大上的,于是笑道:“行听教官的,就叫坤能得教官赐名,史二狗……呃,史坤我……谢过教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