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七百六十七章 吴争练兵(六)
    这事原本也就该这么了了

    可意外总是发生在不经意之间

    边上池二憨挤了过来,对吴争道:“少……教官,能不能给我也改个名”

    吴争心里一惊,忙道:“你改什么名,二憨,听这名字多好”

    池二憨坚持道:“教官刚才说了,等日后北伐,敌人要提起我来,说北伐将军里有个叫池二憨的,这……这不雅”

    吴争眼睛瞪得老大,有些不认识面前这个池二憨了,这厮竟懂得分辨雅和不雅了

    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

    见吴争不说话,池二憨道:“不管,我今日就要改名”

    吴争背后有汗,忙安抚道:“池二憨这名字不错,再说了军中不是没几个人叫你大名吗?但凡同胞可都称你为池一刀,听听,多霸气?”

    吴争一时不查,说露了嘴

    池一刀在江南的名声,虽不能与吴争相比,可在军中,池一刀那就是如同战神般的存在

    有句话叫啥来着,那叫“平生不识池一刀,纵称英雄也枉然”啊

    听听,这气势

    所以,人池二憨是不识,池一刀的名头却是响亮无比,毫不夸张地说,此时池一刀的名声,在这几府之地的少年人和当兵的人中,那与当年戚少保比,也就差那么一点点

    听吴争一说,近前的十几个士兵,包括史二……史坤,在短暂的惊愕之后,呼啦就围上了池二憨

    这景象绝对和后世粉丝见明星,有得一拼

    吴争反而被人冷落了

    池二憨本就是个粗坯,特别是在对吴争有所求的时候,这执拗性子一上来,就手上没把门的了

    于是,一场混战开启

    吴争心中有愧,偷偷溜到一旁,和宋安当起了观众,看起了戏

    心中还偷乐着,暗道,果然,再铁杆的粉丝遇到直男,那也仅剩挨揍的份

    此时还真有几个士兵没参与,象吴争一样在另一边看戏

    譬如戚家兄弟,他们是知道吴争几人身份的,连当今王爷都见着了,哪还会去当池二憨的粉丝

    再譬如鲁进财那几个,这也正常,毕竟第一天时,已经与池二憨较量过了,还胜了一筹,就是心中想捧哏,脸子也拉不下来不是?

    见池二憨一人挑十几个,宋安有些担心了,低声道:“少爷,不会出事吧?”

    吴争呵呵笑道:“别管,能出什么事?人家是崇拜、敬仰他,自然不会下狠手再说了,行伍之人嘛,这么几天闷下来,泄泄火,也是正常的”

    得,吴争是打定主意看戏了

    还真别说,池二憨真不亏是池一刀,就算是赤手空拳,愣是干翻了五六个,这下边上十来个就不敢靠近了,纷纷瞪着眼,看着池一刀,那眼中的怨意,就如同滔滔江水延绵不绝啊

    池二憨也够呛,身上的军服都被撕破了

    吴争说得没错,士兵们确实没下黑手,可他们……用嘴咬啊

    池二憨冲到吴争面前,几乎带着哭腔地对吴争道:“我要改名”

    吴争无奈地叹了口气,替池二憨扯了扯挂膀的破军服,道:“二憨啊,不是我不肯替你改名,可你明明知道,这名……就不是我起的,是老爹起的,老爷起的名,我哪敢改啊?”

    池二憨一愣,闷声道:“那我去找老爷去”

    吴争咧嘴一笑,“对喽,早就该这么想了,去吧”

    说着,和宋安相视而笑

    “我这就去”池二憨闷声道,可话是这么说,脚是半步没动

    这下,吴争二人笑得更欢

    池二憨被激得满脸通红,一跺脚……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是真不敢

    不用说他,宋安也不敢

    吴争,那就更不敢了,他可以给史坤改名,可以让史坤他爹来找自己,可他绝不敢说,让吴老爹来找自己,因为吴争……心中有愧

    池二憨终究没有再提改名字

    吴老爷的家法其实不难抗

    难抗的,是亲情,是恩情

    就象宋安时常挂在嘴边的,“生是吴家人,死是吴家鬼”

    如知恩不图报,与畜生何异?

    ……

    第七天,吴争开始增加新科目——火枪训练

    但火枪训练却不开枪射击,而仅仅是端枪

    他下令,步伐合并进站姿为队列训练,成为常训科目,早晚各一次

    新的训练,还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的老一套,枪口上挂上二百铜钱,这是训练臂力和稳定性的不二法门

    夜里,池二憨、宋安四人,依旧被吴争拽去开小灶

    吴争确实存有私心

    其实,吴争很明白,池二憨、宋安,目前是不具备统率一卫能力的

    带个一营五百人指挥就差不多了

    一下子将二人提至高位,特别是池二憨,直接就升至严州卫副指挥使一职

    完全是吴争出于想在乱世中保住这二人的性命

    战斗频繁,位高者保命的概率总能大一些特别象池二憨这种一上战场就忘乎所以的人

    宋安则不同,他的性格和才能,更象是一员儒将,可偏偏又“儒”不起来,虽说认得不少字,可问题,缺少学习,没有系统性的作战理念,指挥军队一直还停留在见招拆招的本能反应上

    好在二人还年轻,可以学,凭借着二人这四年来的实战经验,加上理论,大有可为

    所以,吴争趁此机会想要让二人能真正地重新进修一番,为日后他们练兵统兵、指挥作战和升迁,打下扎实的基础

    倒不是说,吴争已经能系统地整理出一套练兵、统兵的经验了

    事实上,对于这种火枪兵的作战,就算有后世的阅历加成,也只有做借鉴

    譬如,燧发枪必须站立对阵,什么隐蔽啊、匍匐前进啊,完全不能照搬

    也就是说,吴争自己也在摸着石头过河,就不存在能在指挥火枪兵作战上,对池二憨等人进行有效指导了

    但有一些是自古至今都是雷同的,那就是纪律、服从,和体力、臂力、视力、行军等基础科目

    譬如,队列只是以前的队列,没有那么多要求和条条框框

    就连戚少保的兵书上,对行军的要求,也仅仅是不乱、快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