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七百七十章 方国安未比试就认输
    ps:感谢书友“莫问七剑”、“缘醒”投的月票

    大概过了三秒左右,“轰”地一声,浓烟和巨响几乎同时发生

    然后是地面的震动

    吴争第一个反应是,这威力太大了吧?

    当一块鸡蛋大的石头“啪”地落在吴争向前约一米处时,随吴争同来的方国安,迅速用身体挡在吴争的前面

    吴争有些感动,轻轻地拍了拍方国安道:“有劳了方将军不用担心,十丈外应该没有危险”

    方国安见吴争没事,这才退了开去

    陈守节、戚道昆连忙请罪

    吴争微笑着挥了挥手,道:“无妨以后小心些就是,试验时,在身边设遮挡以保安全”

    这时,浓烟渐渐散去

    吴争带着人靠近查看,见地上的约一米见方、两根手指深的碗状大坑里,还在冒着缕缕清烟

    而原本布置的铠甲和牲畜残留,已经被炸开了大概二、三米

    铠甲有着明显的破洞和被铸铁击穿的痕迹,甚至有两片清晰可见的碎片正嵌在甲上

    有一只羊已经被炸得成碎块

    吴争有些震撼,这威力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大得多

    不过想想也是,一斤六两的黑火药啊,怪不得被炸飞的石头能落到十丈外,差点击中自己

    不行,威力太大了

    先不说能投多远,这要是万一士兵不小心,在自己手中误炸了,一个小队就没了

    吴争对戚道昆说道:“手雷的结构,本王没有异议,爆炸威力本王也很满意但须减轻重量,减少总长,适当减少火药量”

    戚道昆应道:“卑职遵命,只是若减少装药,可能使得爆炸威力会小许多”

    吴争捡起一片铸铁碎片道:“这铸铁壳太厚,按二、三毫米厚铁壳再试制一些,看看哪种更适合,同时火药量减少一半试试……将总重控制在一斤半,总长控制在二十厘米之内,这样更容易让士兵进行投掷不然,象现在的这重量,恐怕也就能投个十几米远吧?若真是如此,这手雷的用处就不大了,而且按这威力估计能波及到投掷手,本王可不想让士兵被自己的手雷炸死”

    吴争记得,后世手榴弹训练,大概三十米及格、四十米优秀,也有不少强者能扔五十米左右,这个距离才是吴争想要的

    戚道昆应道:“卑职遵命”

    吴争扔下碎铁片道:“二毫米的壳,外表刻线最好一毫米深,如此可以使得引爆时,铁壳碎得更彻底,自然杀伤力就更大”

    “卑职记下了”

    拍了拍手中的土,吴争道:“地雷试制得怎样了?”

    陈守节答道:“正在试制,半月之内,定能完成,不会超过王爷的限期”

    吴争点点头道:“辛苦诸位了此次手雷的引爆,本王还是满意的,重量和长短,都怪本王没有交待清楚,不是诸位的责任”

    “多谢王爷嘉勉”

    “改良完之后,替本王准备五十个训练用手雷,弹头不必装火药,装填等重沙土即可”

    “卑职记下了”

    ……

    回去的路上,吴争的心情很好

    这手雷虽然达不到吴争的期望值,但能造出这样的手雷,表示着缩小已经没有技术上的瓶颈

    而想到日后火枪兵可以腰挎手雷与敌作战,吴争忍不住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方国安心中确实是震撼的

    他从戎二十年,也见过、用过投掷火药罐,不过容器是瓦罐、酒坛,许多时候,扔出去,落地之后,就碎成一地,然后“轰”地一声引燃,这威力嘛,就是熏得周边一片乌黑,须发烧卷,但很少有致命的,这主要是投掷以后,火绳引爆的时间很难把握,每个人的投掷距离皆不同

    当然运气好时,譬如刚好在快要落地时,瓦罐引爆,那确实具体不少的杀伤力

    可这样的,十中也就一、二了

    但今日,方国安算是长了见识,虽然没有看到投掷,但方国安看到了铁壳、木柄,铁壳可以防止碎裂,木柄能让士兵扔得更远

    而爆炸的威力,更让方国安醒悟到,吴争提到的新战法,方国安明白,出现这样的火器,战法确实是需要改变了

    方国安迟疑地看着吴争,好半晌,闷声道:“王爷,卑职认输了”

    吴争笑道:“哦,方将军这是为何?”

    方国安沮丧道:“原本属下以为,按当下火枪的装填速度,三轮击发之后,敌人已经进入二十五步距离,那么士兵已经来不及再一次装填,就只能上刺刀与敌搏杀了可今日这种火器的出现,让属下明白,在阵前十五至二十五步距离时,士兵依旧可以凭借此火器阻挡敌人前行……不仅可以阻挡敌人继续前行,还可以让一部分士兵有时间继续装填,进行下一轮射击所以,属下也觉得原来的战法确实需要改变此时细细想来,王爷对此应该早已心中有谱,既然如此,属下甘拜下风”

    听着方国安心不甘情不愿的认输,吴争笑意更浓,方国安能如此迅速地认识到手雷的用途,确实让吴争有些惊讶

    按照吴争的想法,在野战中,手雷的最大作用,不是杀敌,而是阻敌

    只有将敌人的前进势头迟滞,这才能给士兵创造更多的射击时间和机会

    特别是应对骑兵,当一片手雷在敌骑的冲锋路上炸响,就算炸不中,至少也会造成人、马的短暂惊慌,其势一旦被打乱,那么不但火枪兵的压力会减轻,还能为火枪兵多出一轮的装填时间

    多一轮射击,可不能小看它,这将直接关系到战斗的胜败

    这就象战场上挥刀的速度,能多挥一次刀,胜算就多一成

    “方将军多虑了本王早就说过,这次的比试输赢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为日后的练兵指明方向所以,比还是得比,否则会令那些士兵们泄气至于比试的输赢嘛……”

    吴争莞尔一笑,“既然方将军认为此次比试不公,那本王就取消之前的赌注,如此,方将军就不必会此事忧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