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七百七十四章 脸皮够厚的沈致远
    洪承畴随即切入正题,“当今皇上虽然年少,却已显露明君之象,眼下虽然没有亲政,但亲政之日已经不远……二位,可千万别站错了队啊”

    这话到后面时,就已经很意味深长了

    沈致远自然秒懂,他起身行礼道:“多谢大学士提醒……这么说吧,下官日后定以二位大学士马首是瞻”

    这话音一落,范文程、洪承畴相视一笑,心中很是满意

    范文程道:“好!只要二位大人记住这句话,日后前途不可限量”

    洪承畴接着道:“之前皇上允诺过,要为二位赐婚……二位大人可有异议?”

    沈致远、钱翘恭相视一眼,同时应道:“固所愿,不敢请尔下官等绝无异议”

    “如此就好”洪承畴更加满意了,他微笑道,“先向二位大人透了底……皇上给沈大人指的是当朝摄政王的爱女,给钱大人指的是当朝和硕郑亲王的孙女……虽说都是庶出,可身份摆在那,本官绘二位大人贺喜了?!”

    沈致远、钱翘恭脸色不变,依旧拱手道:“请二位大学士替臣等向皇上转达谢意”

    洪承畴看着沈致远道:“本官要提醒沈大人,就算做了摄政王的女婿,可也不能忘记了之前的那句话”

    沈致远躬身道:“下官不敢一日或忘”

    范文程打量了一下这屋子,道:“先委屈二位大人在此暂住,过些日子,皇上便会赐下新宅,到是本官定会亲去贺二位乔迁之喜”

    ……

    范文程、洪承畴二人走后,宅子里的清兵就撤了

    沈致远、钱翘恭相视长长吁了一口气

    确实,这一个月的日子太难熬了,好在,终于有了转变

    沈致远突然嘿嘿一阵怪笑,然后冲钱翘恭拱手道:“恭喜钱大人升迁,贺喜钱大人成为郡君额附”

    钱翘恭抬脚踢去,笑骂道:“没个正形……你不也一样,是不是也让我恭喜、贺喜啊?”

    满清亲王之嫡女为郡主,侧福晋之女低二等为郡君(多罗格格),所嫁丈夫为郡主额附、郡君额附

    沈致远大笑道:“盖世之功的大门已经打开,难道不应该贺喜吗?”

    钱翘恭被沈致远的情绪所感染,也笑了起来,“可我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沈致远如同见到怪物般地看了他一眼道:“是不是觉得要称满人为岳父觉得别扭?”

    被说中心事的钱翘恭无奈地点点头

    沈致远收敛起笑容道:“比起我来,你算是大幸了,我要面对的,可是率军入关、亡我大明的多尔衮”

    钱翘恭认同地点点头,“那你得自求多福,我是帮不上你了”

    还真不经念叨,这时,宅外有人大喊道:“主人在家吗?”

    摄政王府派人前来,说是报摄政王要见沈致远

    这种邀约,无人敢推,于是沈致远只能一人,随来者前往赴约

    ……

    “小婿见过岳丈大人”沈致远不知羞地大声喊道

    身着亲王服,年近不惑的多尔衮,因长年的征战,已经让他脸上布满了沟壑

    二、三寸的络腮胡修剪的倒是整齐

    不过一双并不大的细眼,射出的精光依旧摄人心神

    沈致远有些承压,这不奇怪,面对身居高位、可生死予夺者,这种自然的霸气流露

    绝非象沈致远这样的小年轻可抗拒得了的

    沈致远在行礼的同时,抬眼打量多尔衮

    多尔衮一样在打量着沈致远,他冷哼一声,“虽说皇上赐婚,可本王还未答应本王的女儿是郡君,原本是要嫁入蒙古王室的,而不是象你这样的汉人……你这岳丈大人的称呼,不合适吧?”

    沈致远灿烂一笑道:“小婿惭愧,只是个区区三品副都铳,不过好在年轻,日后总有升迁的机会,也算没太辱没了岳丈大人”

    “不过就是个区区副都铳,本王麾下,没有一百也有数十,也敢在本王面前显耀?”

    沈致远依旧笑道:“可能成为王爷乘龙快婿的,仅小婿一人哪”

    多尔衮有些发愣,他阅汉人之多,还真没见过象沈致远这样不要脸的

    在多尔衮眼中,汉人大都分为三种,一种是普通人,没有才能,胆小如鼠,这种是多尔衮是看都懒得看一眼,第二种,有才能,却无耻,卖身投靠却一脸正气凛然,这种人多尔衮面上延揽,心中鄙夷第三种,内外合一,视死如归,这种人多尔衮心里敬佩,但手下无情,杀一个少杀一个

    可眼前这小子,显然是个另类,从他的话语可以归为第二类,可从他眼神的坦然中,似乎又可以归为第三类

    多尔衮有些吃不准了

    面对着沈致远锲而不舍地称呼岳丈,多尔衮没答应,但也不再否认

    他另起话头,沉声道:“本王听闻过你在朝堂自陈降清的原因,可本王还是有些不信,依你和吴争的交情,显然不足以令你背叛……至少吴争还没做下对你不利之事吧?”

    沈致远正色答道:“兄弟归兄弟,钢刀归钢刀人这一世太短,无非是为了出人头地,如果没有机会也就罢了,有机会岂能不争取?若是岳丈此时问我,还视不视吴争为兄弟,那小婿的回答一定是,是”

    多尔衮有些惊讶,这话似乎切中了他的内心,他的脸色和缓了一些,点点头道:“你是个真小人!”

    沈致远老实不客气地应道:“那也比伪君子要强”

    “此话有理当可酢酒……来人,上酒”多尔衮大喝道

    酒迅速被端了上来,却没有菜

    多尔衮斜眼看沈致远道:“能喝吗?”

    “能”

    “能喝多少?”

    沈致远呵呵一声,“小婿不知道”

    多尔衮眼皮一挑,“有些意思,倒合本王脾气……这样,先饮三碗,再慢慢喝,如何?”

    沈致远一抱拳应道:“听岳丈的”

    三大碗酒,瞬间饮干

    多尔衮抹了一下嘴,见沈致远眼神依旧清澈,微笑道:“等会你若喝不了,可以明言,本王令人送你回去”

    “小婿舍命陪君子,岳丈喝多少,小婿定奉陪到底”沈致远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