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七百七十九章 兄弟不是用来垫脚的
    “可什么?怕回去不好交差?你要向谁交差?你爹、你妹、你钱家族人还是吴争?”沈致远悠悠道,“为达目的,我可以不择手段!”

    “你……,可一旦开战,死的可是我族同胞,还有,你真要是和吴争战场相遇,该当如何?”

    “这年月,死得人多了去了你真有悲天悯人之心,就该待在家中种地才是至于吴争,你多虑了,你我对火枪的本事,可都是从他那学的,如果他连你我都打不赢……呵呵,那他的大将军位置该让给你我才是”

    “你是真疯了!”钱翘恭怒道,“我绝不同意”

    沈致远突然叹息道:“你怎么就想不明白呢?清廷要组建火枪新军,没有你我,它就不建了?没有你我,江北的汉人就不会被招募起来组建新军了?没有你我,这支汉人军队就不会南下与同胞为敌了?你要知道,这本来就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争,战争没有任何道义可言……按我说得去做,那样至少你我还能把控住局面,不至于使得局势太过悲惨,否则,死得人会多得多”

    钱翘恭沉默了,这话也是有些道理的

    可沉默了一会,钱翘恭抬头盯着沈致远的眼睛道:“我明白了,其实你在朝堂上说的不是假的,而是真的,你确实怨恨吴争,怨恨他不给你建功的机会,所以你就想着打败他,来证明你不比他差……对吗?”

    沈致远先是一愣,而后微笑道:“虽不中,但不远矣我与吴争是兄弟,但兄弟不是用来垫脚的”

    “那也不是用来背叛的!”

    “你偏执了我从没有想过背叛,我也从不把吴争当作敌人,敌人是用来消灭的……如果非要按你说的去认为……那应该是相互竞争吧其实你明白,这样对我和吴争都是好事”

    “我不管你们什么竞争,可你不该拿无数同胞的性命去与吴争他x的竞争!”

    “同胞?”沈致远呵呵一声道,“你未免太自作多情了,当那些汉人将刀砍向自己同胞的时候,他们就不再是你我的同胞,他们是敌人,我只不过是将这些人送到吴争的枪口下罢了”

    钱翘恭怔怔地望着沈致远这张英俊的脸,“你是真喝醉了……你让我觉得陌生,不,你让我觉得可怕!”

    沈致远讶然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苦笑道:“我也觉得自己陌生,还有些可怕了”

    说到此处,沈致远正容道:“但我不后悔做这个决定大乱方可大治,大明之所以亡,是因为汉人已经分不清敌我了,那就用鲜血让天下人明白,谁是敌,谁是友”

    看着钱翘恭已经冰冷的脸,沈致远继续道:“你我的目标是一致的,就是驱逐鞑虏,还天下以汉人江山”

    沈致远慢慢向钱翘恭伸出了手,“只要这个底线没破,你就得听我的,这是你的承诺”

    钱翘恭看着沈致远伸出的手,冷冷道:“可若是这个底线也破了呢?”

    沈致远微微一笑道:“那你让在背后捅我一刀,然后回去告诉吴小妹,我沈致远是个汉奸”

    钱翘恭愣了很久,终于伸出手去,握住了沈致远的手

    ……

    正东坊,靠近天坛的一处大宅

    这是顺治钦封“八大皇商”之一范永斗在京的豪宅

    方圆五里地,尽数被他圈了起来

    但奇怪的是,偌大的宅子,里面的家具却非常稀少,连佣人都不见几个

    这或者是商人们的通病吧,外表奢侈,内里却吝啬到一文钱扳成八个子花的地步

    家里臭猪油成坛,肉却舍不得买四两

    即使大熟之年米只需五钱一石,他们也只是吃些清汤不见米的稀粥

    菜肴更简单,不是盐豆,就是咸鸭蛋

    从盐瓶中倒出几粒盐豆,或吃半个咸蛋,权充一餐菜肴

    腰缠万贯的商人们,在外面装饰体面,惯去闯寡门,吃空茶,假耽风月,但凡见一个略有颜色妇人,这眼珠子生生要将人看个半死

    至于票娼讨妾之事,他们个个一掷千金,决不吝啬

    当然,这也是为了迎合士人“风雅”嘛,若非攀附士族,也成不了事

    今日,范文程和洪承畴就在此处与奉诏命而来的“八大皇商”商议,关于筹款之事

    “诸位贤达,本官将事已经都说清了吧?诸位倒是表个态啊”范文程和颜悦色道,毕竟是开口向人家要钱嘛,再说了,这些人也都是熟面孔,往日也没少打交道嘛

    二百万两,这数目说大不大,可说小,绝对不小

    如今京城的粮价,二石粳米三两银子,二百万两,相当于一百三、四十万石粮了,就算这几家家大业大,拿出来,也得琢磨不是?

    好在范文程、洪承畴也没有去催促他们,只是含笑看着这些土豪

    坐成一堆的皇商们,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了一番

    范永斗起身拱手道:“皇恩浩荡,我等无以为报本来朝廷但有差使,我等定当惮心竭力才是,只是……”

    看着范永斗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模样,洪承畴皱眉轻斥道:“不过区区二百万两而已,对汝等几家而言,无异是九牛一毛……怎么,朝廷给你们颜面,你们还反倒不乐意了?”

    范文程呵呵笑着打圆场道:“洪大人也真是急脾气,你总得让人把话说完不是?……范掌柜别拘着,放开了胆往下说,真有何为难之处,摆在明面上嘛,本官与洪大人定会为你们作主”

    范永斗倒不是怕,他只是在含糊,该怎么说,此时听范文程催促,于是拱手道:“二位大人,这绝非我等借词推托,确实是遇到了难事近半年来,在杭州湾至长江入海口水域,出现了一伙海盗,过往船队屡屡被劫,我等几家的商船也难逃厄运,至今日,我等几家的财物损失已经高达三、四百万两之巨”

    洪承畴皱眉道:“你们手下的商船船队,不都带有护卫、装配了火炮吗,怎么就任由区区海盗张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