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八百二十三章 敌人不上当
    “陈大人”孙正强加重了语气道,“局势危急,你我正该同舟共济,只有你我抱成一团,方可渡过眼下危难……怎么可以分兵呢?”

    孙正强太清楚面前这厮的心性了,当时他与陈洪范可是一同出使的北都,没有这厮的密信,多尔衮也不会派兵拦截,也就没有之后自己一行人的降清了

    这种卖友求荣之辈,孙正强表面客气,实如同防贼一般地防着,他怕陈洪范一去不回,要知道码头就在县衙西北不远,到时陈洪范带着货跑了,自己可就成了弃子,所有罪责都得他来背,南北不容,自己怕只有死路一条了

    陈洪范没办法了,左右一顾道:“也罢,这样吧……你我趁着天还未亮,一同带兵赶往县衙,如果没事自然最好,如果有事,也能迅速平息之后,再赶回来”

    这确实是一个失着,再怎么样,两上领头的总该留一个在此,以稳定军心

    这二人显然都忌惮着对方,不过想想也是,按路程和速度算,金山卫至少得午时才能赶到秀水东城外,这个空隙,应该完全来得及作出反应

    于是二人带走了一百火枪兵和一百弓弩手,前往县衙

    ……

    金山卫指挥使鲁之域是明朝总兵鲁之玙的弟弟

    清军南下江浙,福山副总兵鲁之玙恳求总兵吴志葵联合吴日生、陆世錀、张守智等攻苏州,自己带数百家丁为前锋

    但吴志葵领军怯战,当时苏州城内混战,战况不利,鲁之玙领周蕃等四百人突齐门入城,自报恩寺向护龙街

    清侍郎李延龄、江宁巡抚土国宝以骑兵伏击明军,鲁之玙至饮马桥中伏,与副总兵王伯牙等三百人力战而亡

    弘光朝灭亡之后,时任崇明守备的鲁之域被迫降清,可心中却从没有忘记为兄长复仇

    时逢吴争配合方国安从绍兴府出兵收复杭州,而鲁之域正好被多铎召来充当清军的前锋炮灰,于是,鲁之域通过其叔与吴争取得了联系,这就有了多铎在杭州城外被吴争击败的那次大捷

    这四年来,鲁之域非常佩服吴争

    不仅是吴争的领军指挥能力,更是佩服吴争对正治的应变能力

    从杭州一府开始,陆续收复嘉兴、松江、苏州、常州、镇江等十三府失地,这确实是有本事的

    要知道,这些州府,可是在敌人的团团包围之中,北、西、南都是敌人,东是大海,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啊

    可吴争不但光复了,还守住了,打得鞑子被迫订下停战条约

    所以,鲁之域在所有降将之中,对吴争是最忠诚的

    一接到吴争的调兵军令,鲁之域首先想到的是,一定是出大事了

    否则,以他了解的吴争心性,吴争绝对不会以一个区区小县,而调动金山卫,嘉兴府八百府兵足够用了

    在与都指挥使商议之后,鲁之域集中了金山卫所有战马,共二百八十九匹

    这些战马的来处很多,有的是吴争在骑兵营覆没后,无心再重组骑兵营,然后将残余的战马分发到各卫,作为将领的坐骑和传令兵使用,也有之前在战场缴获的,更有鲁之域主动向民众手里购买的

    这几府战事不断,双方无数地士兵死去,战场上跑散的战马时常出现,被民众所获

    所以,金山卫能聚集起这二百多匹战马,也在情理之中

    鲁之域就以此部迅速赶往秀水,并令吴易率部紧随其后

    由此,这场猝然发生的叛乱,在这时已经发生了决定性地转变,决定了结局

    ……

    陈洪范和孙正强领着二百人朝衙门飞奔而来,到这条衙门前的大街街口时,孙正强突然道:“陈大人,且慢!”

    陈洪范诧异下令停止前进,转向孙正强地问道:“孙大人何意?”

    孙正强四下打量道:“令火枪兵朝衙门方向射击”

    陈洪范大惊道:“这又是何意?这不是知会敌人,我们来了吗?”

    孙正强皱眉道:“陈大人莫要忘记我们为何而来?如果一切正常,射击之后,郑有德就会出来查看,如果情况有变,那他们必定是设了埋伏”

    陈洪范一想也对,于是下令一队人向衙门方向射击

    一连串“呯呯”声之后,街道里一片寂静

    陈洪范脸色大变,一把拽住孙正强道:“如孙大人所料,街道上果然有埋伏……快,我等赶往码头,速速北上”

    孙正强看着陈洪范令人厌憎的脸,这厮他x又想逃!

    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孙正强下令,让另一队火枪再次射击,这次是朝着沿街屋檐上射击

    一连串“呯呯”声之后,屋檐上的瓦片“啪啪”地掉落下来

    陈洪范急促地问道:“孙大人,这又是何意?既然已知敌人有埋伏,为何还要惊扰?”

    这厮不是没本事,而是每每遇战就慌张胆小

    孙正强没好气地回答道:“何来惊扰?既然有伏兵,敌人就已经看到我们的到来我这次下令射击,是想看看百姓的反应”

    陈洪范恍然,他看了一眼大街,大街上依旧一片寂静,他扯着孙正强的衣袖道:“孙大人,确实不对劲,你看,连百姓都没有反应,这只有一个可能,要么百姓已经全部撤走,要么百姓在协助府兵设伏……孙大人,赶紧撤退,不然一会就走不成了!”

    孙正强轻轻甩开陈洪范的手道:“陈大人镇静,你难道没有觉察出些什么吗?”

    陈洪范哪有功夫去寻思啊,他呼吸急促地道:“还觉察啥呀,孙大人,你是没见过吴争那人,凶残啊……”

    “陈大人!”孙正强厉声道

    陈洪范吓了一大跳,他茫然瞪着孙正强,不知所措

    孙正强是真懊恼,这厮怎么就官运一路顺风,不但在弘光朝受重用,成了太子太傅,到了满清,也混得风生水起

    孙正强道:“陈大人,如果换作你是敌人主将,伏兵实力足够的情况下,设伏不成,会怎么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