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八百三十三章 民族英雄,永垂不朽!
    ps:感谢书友“缘醒”投的月票

    蒋全义选择的策略确实有效,府兵一旦近墙,城墙上的清兵就只能放弃火炮,改用弓箭,可百步的距离,仓促之间的准度大打折扣,仅射翻三、四个人之后,府兵就已经到达城墙边,与那支之前被府兵追了半个秀水城的溃兵厮杀在一起

    不过这个时候,清军溃兵已经不是溃兵,它与主力已经会合,背靠城墙,有火力的支援,让他们心里有了底气

    这种肉搏是很残忍的,双方都没有退路

    府兵是不敢退,退就是火炮的靶子

    清兵是不能退,身后就是城墙

    城墙上的清兵在一阵踌躇之后,决定分出一支三十人的队伍下去增援

    这一生力军的增援,蒋全义部就陷入了凶险,危在旦夕了

    万幸的是,这个时候,鲁之域率二百八十九骑终于赶到了

    “敌袭——!”随着城墙上清兵凄厉地狂呼声,六门十二磅重炮开始轰鸣

    可也就是一轮的机会,前装炮的装膛确实太慢,对于象鲁之域这样一支小量的骑兵而言,更是太慢了

    鲁之域着实是吓了一跳,可在一轮之后,发现城墙上的火炮没有连续射击,鲁之域迅速下令已经减缓速度躲避炮火的骑兵,加速靠拢城墙

    鲁之域打算强突了,他这时的感受只能用惊骇来形容

    接到吴争调兵令,鲁之域还仅仅以为是普通的叛乱,可现在,他发现这绝不是普通叛乱,连金山卫都没有装备如此重炮,怎么可能是普通叛乱?

    由此他所想到的是,在这样一支叛军的包围下,吴争的处境

    所以,鲁之域此时已经作出了,就算全军打残,也要冲入城中,与吴争会合的决定

    而秀水城墙的高度,只有两个人高,站在战马上,就可以伸手攀爬

    随着越来越多的士兵靠近城墙,城墙上的清兵,再无暇射箭,开始短兵相接

    战斗的胜败,往往就取决于一线将领在面对困局时的选择

    就算孙武再世,恐怕也无法准确地预料到战场中每一个变化,只有一线将领才是输赢真正的关键

    一个合格的将领和一个不称职的将领,在面对选择时,是完全不同的

    譬如象蒋全义部,其实掉头跑,至少也可以跑出一部分人,反而是向前冲,那一旦胶着,就是死路一条

    可蒋全义毅然选择向前冲,这就无形之中,导致城墙上的守军分兵,这一分兵,严重地影响了城墙的火力密度,间接给鲁之域二百多人,奠定地迅速接近城墙的机会当然,清兵调小炮打击蒋全义,也是鲁之域部能顺利靠近城墙的主因之一

    再譬如鲁之域,首先他在接到吴争命令时,能分析吴争调兵的用意,随即调集战马,以小部前出,火速赶往秀水,已经奠定了此战必胜之局

    就算蒋全义部全军覆没,对此战的最后结果也没有任何影响了

    因为东城二百余清兵,已经处在鲁之域外围,吴争内围的包围之中

    而鲁之域在遭到城墙上六门重炮轰击之时,如果换了寻常将领,首先会思考是不是城墙上有重兵埋伏?是不是该退出射程之外,探明情况再作定夺?

    加上二百多人都是骑兵,骑兵不适合攻城,就算鲁之域真的这么做了,战后一样挑不出错处来

    但鲁之域首先想到的却是吴争的安危,想到的是吴争万一有难,这个势力就会分崩离析

    于是,就有了蒋全义无意地帮助鲁之哉牵制了城墙上的守军,而鲁之域在无意之中,拯救了原本会全军覆没的蒋全义部

    错误的前提,加上错误的理解,可结果却朝着正确的方向去了

    这就是一个良将的本能反应

    仅用了一柱香的时间,在东西、内外的合击之下,清兵溃了,城墙上就算溃最多也就是跳下城墙,虽不致摔死,可往哪逃?

    清兵降了,没死的都降了,一百三十余人

    ……

    吴争在控制了码头之后,率部回援西城

    张煌言督战的西城,是此战打得耗时最多的战斗

    此时府兵已经攻上城墙,敌我双方短兵相接

    至少有一半守军已经溃逃,但余部却是在硬抗

    原本西城城防是由孙正强负责的,可孙正强不肯远离陈洪范,生怕陈洪范给他背黑锅,于是这四百人的指挥就交给了一个牛录章京马建忠(原牛录额真,后又改叫佐额,相当于明千总)

    这马建忠属满清汉军正红旗,原是恭顺王孔有德部下,孔有德被清廷从湖广召回京城后,正逢清廷想要调兵入秀水,乔装成护院,于是,马建忠就率部来了秀水

    这秀水城中八百多护院,其中有一半是他的麾下

    不得不说,这厮确实是是铁杆子汉奸

    眼看着县衙、码头、东城皆已战火燃起,明军已经登上城墙,守军也出现大量溃逃,他却愣是带着嫡系一百多人与府兵激战,死不投降

    直到吴争率兵回援时,马建忠还带着身边三、四十亲信,在负隅顽抗

    吴争带人上了城墙后,下令以从码头得到的火枪,对这三、四十人,来了个排队枪毙,才消灭了这几十个铁杆汉奸

    至此,这场出乎预料的叛乱,终于结束了

    此战,民众伤亡一百六十一人,其中县衙前大街五十七人,包括徐里正码头搬运工伤亡一百零四人,包括老张头的两位兄弟

    衙役伤亡二十四人

    府兵伤亡三百十七人,金山卫鲁之域部伤亡二十九人

    共计军民伤亡五百三十一人

    歼灭清兵六百余人,俘虏一百八十九人,另擒获陈洪范、孙正强,抓捕其余通敌商人共十七人

    缴获火枪五千余杆,火炮七十八门

    在县衙府库搜出黄金三千两,白银九万多两

    抄没通敌十七家商人,共得黄金七千余两,白银高达八十七万两之巨

    商人家眷没入贱籍,解往新城为苦力、劳役

    吴争下令,在秀水码头一里处,建英魂冢、立七尺碑,碑上书八个鲜红大字——民族英雄,永垂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