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正文 第八百四十四章 老实人沈廷扬
    那孩子摇摇头,可他看出了吴争的不高兴,紧张地看向他的先生

    吴争摸摸他的头道:“唔……这东西不错,不过只要你好好念书,还会有更好的东西的,譬如肉、鸡蛋、绿菜什么的”

    吴争的话引得那孩子喉咙里发出“骨嘟”一声,令吴争心里一阵酸楚

    摸着孩子的脸,吴争轻声道:“告诉叔叔,你长大了想做什么呀?”

    “我要从军,替我爹报仇我娘说了,我再长大些就能从军了”

    吴争有些惊讶,“可你娘没和你说,从军打仗会死人的?”

    “我娘说了,我死了,我弟弟会替我报仇的”

    吴争强笑着对孩子道:“听叔的,报仇的方法有很多种,譬如,你现在好好学本领,长大以后,造一条很厉害的船,然后士兵们乘着它,就可以打败敌人,这样也是替你爹报仇了呀,对不对?”

    孙仪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孙仪,你还是个孩子,打仗、替你爹报仇的事,交给叔叔去做就可以了……记住了吗?”

    孙仪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吴争慢慢站起,一声不吭地出了门

    沈廷扬紧张地追上去道:“王爷……”

    吴争突然回头,沉声道:“本王起初还以为你仅是挪用公款有罪,可现在,你有罪的还不只是这一条!你就这么对待烈士遗孤?本王是怎么交待的?你只让他们吃地瓜?你可知道,江南百姓将地瓜视为喂猪的猪食?”

    沈廷扬显然有些惊讶,他欲言又止,最后沉默了下来

    吴争怒了,“回答本王的问题!”

    沈廷扬抬头,看着吴争的眼睛,平静地说道:“请王爷容下官解释王爷开年时答应给港口拨款一百二十万两,可从年初至今,财政司仅拨款九十万两,下官去讨要过三回了……莫老总说府库没有余银,要下官再等等王爷知道,一万多人哪,一月须支付的月俸就高达五、六万两,下官只能先保证造船所需材料,眼看着再一个多月就是年关,这……下官也就只能省一点是一点了,好在,下官并没有收孩子的饭钱不是?”

    吴争有些懵,问道:“你的意思是……财政司克扣拨给港口的银子?”

    沈廷扬连忙道:“下官没有这个意思……事实上,下官并不认为莫老在故意为难我,也知道莫老难处,财政司是真没钱王爷啊,说句不中听的,这摊子铺得确实有些大了,三府……如今是六府之地,堪堪养六七万北伐军已经不易,可王爷军工坊、江南学堂、军校、港口、选船坊等等,哪个不是无底洞?王爷确实是为了北伐大业,可一分力使到十分,再坚韧的缆绳也会崩断……呃,是下官多言了是以,下官屡次上书请辞,不是不想为王爷效力,而是下官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填补这个亏空,下官仅仅只想做个造船工匠啊”

    吴争惊愕,原本沈廷扬的请辞,是为了这原因

    其实吴争心里明白,自己这盘棋下得确实惊险,没有扎实的财源,仅六府之地的赋税,绝对起大将军府的运作,这三年里,全靠莫家的支持和意外之财一旦财路断绝,整个大将军府就会崩塌,可吴争没有办法,江南区区六府之地,在敌人的三面包围之中,只能冒险,以奇致胜

    吴争微笑起来,“沈大人放心,你派人去杭州府,就说是本王说的,立即拨给余款同时,此处学堂孩子的一切用度,参照江南学堂,全由大将军府拨给”

    沈廷扬惊讶地问道:“这么说,财政司是有钱了?”

    吴争微笑道:“对有钱了!”

    沈廷扬犹豫道:“有钱也得省着点,下官这里和工匠们商量一下,先付给一半工钱,待来年宽裕时再结算,也是可以的,这样或许先拨给二十万两就能对付过年关了……再有,这孩子们也不必吃得太好,只要能有口米饭吃……”

    “沈大人,照本王的话去做”吴争沉声道,“这些是烈士遗孤,就算其中一些不是,可毕竟是孩子们,需要长身体……十年之后,他们就会成为我们的未来,我不能去亏欠他们”

    沈廷扬有些哽咽,“下官谨记……下官知道王爷的心意,下官替孩子们谢过王爷了”

    吴争上前揽住沈廷扬的肩膀,道:“我知道你是个老实人,可也不能老实到什么事都自己抗有难处,应该知会本王,这样一件难处就会由整个大将军府一起解决,总好过你屡次请辞吧?你请辞了,本王让谁来接手,换人接手,本王也不放心哪!”

    沈廷扬眼睛有些红,“下官确实不适合统领港口全局……”

    “瞎说”吴争揽着沈廷扬边走边说道,“没有人生来就是个统帅,你看,这四年港口不是被你治理的很好吗?如果换另外一个人来,或许能比你治理的更好,但肯定不会有这间学堂知道为何你欠着工匠的薪水,他们还肯为你做事吗?因为他们懂得感恩,他们知道你的难处,他们也信你,不是个克扣、拖欠他们薪水的人”

    沈廷扬感动地再次哽咽起来,“可下官已经造不出更好的船来,还请王爷另觅贤能,下官愿意让位,辅助贤能”

    吴争笑道:“大明一亡,顺天府被清廷占据,无数的工艺、技能都没有了传承,这怪不得沈大人,不过不要紧,估算着再有一、二月,新舰和国外的学员都会回来,到时,沈大人完全可以借鉴西洋舰船进行改进,定能造出更强大的战舰来”

    沈廷扬惊喜地问道:“王爷说得可是真的?”

    “咦——”吴争佯怒道,“你可是在质疑本王的信誉?”

    “下官不敢!”

    “放心,以后银子的事,本王负责,沈大人只管造船,你我各使其职,再不要提辞官了,如何?”

    “是,下官遵命!”

    “还有,让这些孩子打小学习造船,你的想法很好,不过那些工匠,可以教授技能,至于读书认字,还得让称职的人来教”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