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基地》正文 第六百二十九章 斩杀奥科
    整个地下广场之中,都散发着一种邪恶、诡异、残忍的感觉。

    最少有五百人以上惨死在这个广场之中。

    舒风目光一扫,落在数十具兽人的幼童尸骸之上,忽然一下阴沉起来,掠过一丝杀机。

    舒风将奥科的嘴巴接上淡淡道:“奥科,你有什么想要解释的吗?”

    奥科淡淡一笑,丝毫不以为意道:“在这里被我杀死的人,都是我用钱买来的奴隶。奴隶主有权处置自己的奴隶。他们就是我的财产。我想要怎么处置我的财产也是我的自由。你们凭什么指责我?无论是在哪个王国,虐杀奴隶取乐在贵族之间,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安多萨斯世界处于中世纪的文明,而且被虚魔界侵蚀。虚魔之气从虚魔界中源源不断的涌入这个世界,让这个世界充满了各种魔物,同样也许多人心中隐藏着一丝丝暴虐。

    不少贵族就喜欢虐杀奴隶取乐。

    舒风在建立的风之王国的过程之中,就发现不少那样的变态贵族。那些贵族都被他直接干掉了。

    本来舒风这种简单粗暴的做法,绝对会引起那些贵族们的反弹。只是被舒风连续干掉十几家大贵族,剥夺那些贵族的领地之后,他们才变得老实起来。

    纵然如此,舒风也知道那些投靠自己的贵族之中也许还隐藏着一些喜欢虐杀奴隶的贵族。

    格雷与他的伙伴们一脸愤怒的瞪着奥科,却无法反驳。

    奥科轻笑道:“我违反了王国的法律,我罚款好了。”

    奴隶属于奴隶主的私人财产,就如同猪狗、牛马一般的存在。在兽人王国之中,法律规定,奴隶主杀死了奴隶,也就罚款一袋米。

    “奥科,我最讨厌你这种人了!所以,你可以去死了!”

    舒风目光冰冷,一剑斩下,一道黑色的剑芒直接斩下。

    “他怎么敢杀我!!!”

    奥科的头颅瞬间高高飞起,眼中闪动着不可置信之色,鲜血从他的颈脖之中喷射而出。

    奥科乃是兽人王国的三皇子,就算舒风掌握了他祭祀虚魔之王的证据。也必须将证据提交圣都,由教皇宣判之后,才能够在圣都执行死刑。

    从兽人王国到圣都有着将近一万公里的路途,在这路途之上可以发生无数事情。狮王拉普斯不可能公然违背教皇的旨意,可是暗地里弄出一些小手段,完全可能。

    舒风竟然直接斩杀了奥科,绝对会引起兽人王国的敌视。

    “魔王神像,给我破!”

    舒风看着那一尊狼之魔王的神像,眼中寒芒一闪,挥剑一斩。

    一道恐怖无比的暴风剑芒直接浮现,向着那狼之魔王的神像疯狂斩去。

    “大胆!!下贱的蝼蚁!!”

    那一尊狼之魔王的神像一下涌出一阵阵恐怖无比的虚魔之气,双眼浮现出一丝丝血光,一下爆发出堪比神级职业技能使的恐怖气息,一掌笼罩在一层恐怖无比的魔光之中,向着那剑芒直接拍去。

    经过种种邪恶的仪式以及血祭之后,那一尊狼之魔王的神像已经拥有了堪比神级职业技能使的恐怖力量。

    那恐怖无比的风暴剑芒一剑斩在那狼之魔王的神像之上,发出一阵刺耳无比的金属切割之声。

    那一尊狼之魔王的神像被瞬间切开,无数腥臭邪恶的黑色污血从一尊神像之中喷射而出,散落地上。

    “好强!!这就是风之王国国王卡恩陛下,号称神灵之下的第二强者!!”

    格雷以及他的伙伴们见此一幕,眼中都闪过一抹震撼之色。

    舒风斩杀伊马斯、虚魔之王空眼王、击败精灵女王、斩杀虚魔大公爵之后,已经被称为神灵之下第二强者。

    在安多萨斯世界之中,公认神灵之下的第一强者便是侍奉技能之神的教皇。

    在这数十年间,也有超过十尊以上的虚魔大公爵潜入安多萨斯世界,那些虚魔大公爵有九成以上都是惨死在教皇的手中。

    教皇的手中拥有技能之神赐予的三件神器,分别是【神冠】、【神之权杖】、【神袍】。

    精灵女王克莉丝汀动用一件神器便已经竭尽全力。而教皇则是可以同时动用三件神器,战力逆天,纵然虚魔之王也不敢小觑。

    “力量神性+1!”

    舒风将那狼之魔王的残破神像一丢入资源溶解池内,获得了1个单位的神性。

    一丝丝诡异、邪恶、神秘莫测的光芒在那个诡异无比的魔法阵之中浮现,一道道恐怖无比的虚魔之力从那个魔法阵之中抽离而出,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真不舒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格雷脸色骤然一变道。

    茜拉秀气的眉头微微一皱,美眸之中闪过一抹忧虑:“奥科,他到底做了什么?这个魔法阵给我的感觉十分的邪恶和诡异!!我有预感,必须阻止这个魔法阵的启动。”

    “这个魔法阵,好像是大型魔法阵之一!!”

    舒风看着那个诡异邪恶的魔法阵,眉头微微一皱。他虽然拥有了下位神级火焰魔法掌握,对于火焰魔法十分精通,可是对于这种仪式魔法,却一窍不通。

    “这是一种大型的献祭仪式魔法,一旦完成献祭之后,就会启动。抽取周围的虚魔之力,开启一扇虚魔之门。”

    “这里仅仅只是一个大型献祭仪式魔法的一部分。这个仪式魔法已经完成,一旦启动,就再也无法逆转。”

    那名来历神秘的白从一旁走了出来道。

    “不管什么魔法!毁掉总不会错!”

    舒风冷冷一笑,挥剑一斩,一阵恐怖无比的风暴剑芒向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在那恐怖无比的风暴剑芒斩击之下,那诡异无比的白骨、一个个首级堆积形成的京观统统被斩得支离破碎,化作无数碎块四下散落。

    那汇聚而来的虚魔之气却如同蛇一般,没入了地下。

    白微微一笑道:“有趣!这个献祭仪式魔法不简单!!还有更多的变化。卡恩,有没有兴趣与我联手一探这个仪式魔法的终点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