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九条神龙》正文 第7章 龙血炼兵,故人相遇
    塔纳部落以北,地域辽阔,钟灵毓秀,人杰地灵。

    这里,蕴育着一座超级势力,名为天策府。

    昔日天策府不过是苍云军麾下的一个营,谁能想到,姜太渊韬光养晦,隐忍蛰伏,待其爆发之时,展露出来的实力,竟然足以与苍云军分庭抗礼。

    天策府与苍云军决裂后,便迁都塔纳部落北部,蚕食鲸吞,横扫大小势力,成为部落北部当之无愧的霸主。

    这颗璀璨巨星,在所有人目光注视下,冉冉升起,让人敬畏。

    …

    部落以北,群山巍峨,而在荒山野岭间,林立着一座座庄严大殿。

    此处,赫然便是如今塔纳部落最强势力,天策府。

    天策府深处,一座石亭林立在山峰之上,石亭中,有着两人盘膝而坐,对着一盘棋局厮杀。

    显然,两人的心思,此时皆不在棋盘上。

    姜太渊执着棋子,微微一笑,道:“真是没想到,那武家废龙,竟有这般见识。”

    姜日月闻言,眼中掠过一抹阴翳,若非武玄拆穿,事态如何会发展成这般?

    “父亲,九黎族这一环出了差错,那原先的计划,还要进行下去吗?”

    姜太渊微微一笑,道:“为什么不进行?没有他九黎族相助,我照样能将苍云军吞下。”

    姜日月皱眉道:“我是担心九黎族不仅不帮我们,反而会当搅屎棍,去帮助苍云军来对付我们。”

    “不可能。”姜太虚摇了摇头,一子落下,道:“九黎族素来与世无争,我曾拉拢十次,都被他婉言拒绝,祁天那个老油条,精的很。”

    “没有绝对的利益,这个老乌龟,是不会把头伸出来的。”

    “不过。”姜太渊眼神闪烁,道:“那武家废龙与若汐走的很近,若是他们两情相悦,两家结秦晋之好,那就麻烦了。”

    姜日月道:“父亲多虑了,天渊商会陆云之子-陆风,也一直在追若汐,您觉得,有他出手,那武玄还有机会么?”

    “这一层我倒是没想到。”姜太渊心中疑虑被打消,如释重负地吐了口气。

    陆风一表人才,天赋超群,此外,他还是天渊商会少主,背景显赫,地位超群。

    若汐只要不傻,闭着眼都知道该选择谁。

    姜太渊眸中闪烁银光,他看向苍云堡的方向,嘴角渐渐有着狂热笑意浮现而出。

    “还有八天,便是你与那废龙比试的日子了。”

    “若是计划顺利完成,不仅那濯缨将成为我麾下之臣,这屡屡拒绝我的九黎族,我也要让他为多次拒绝我付出代价!”

    “若是计划成功,到时候,我便将成为这塔纳部落,真正的主人。”

    “而我天策府,也将君临北漠,与古族圣地碰撞,与超级大族争辉!”

    ……

    苍云堡。

    堡垒之中,烟雾升腾。

    武玄目光灼灼地盯着桌面,那里,有着三件玄兵一字排开,名为星辉甲。

    星辉甲之上,有着淡淡的玄气缠绕。

    玄兵与玄术一样,有着等级划分,自下而上,分别是:凡兵,玄兵,天玄兵,圣玄兵,帝兵。

    下品玄兵,即便是苍云堡,全军上下,也不过十柄罢了。

    如今苍云军经济紧张,军中上下节衣缩食,姐姐作为统帅,每餐也不过一盘青菜,外加小鱼锅贴罢了。

    姐姐告诉他,他的龙血有诸多妙用,因而他打算试着用龙血给玄兵增幅,若是品质提升,自然能卖个好价钱,从而缓解军中经济压力。

    深吸一口气,武玄一咬手指,指尖鲜血洒落,滴在星辉甲上。

    只见那黯淡的星辉甲上,缠绕的淡淡玄气,此时竟是缓缓消失。

    与此同时,他的小脸顿时煞白,洒血的后果,便是脑海中有着晕眩感传来。

    不过,此时的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竟然真的变异了?”见状,武玄面露狂喜,有了龙血加持,想来星辉甲的防御,能够大大提升吧?

    就是不知,这般增幅,究竟能让星辉甲的品质,较之先前,强横到了何种程度。

    “先将这三件玄兵卖了,看看价格如何。”武玄打定主意,于是不再犹豫,即刻骑着一头狮鹫,朝着天渊城飞去。

    玄师唯有到了法相境,方可玄气化翼,凌空而飞。

    因而,在没有一个法相境的塔纳部落,狮鹫,无疑便是最好的飞行工具。

    塔纳部落虽然疆域浩瀚,纵横万里,但由于地处蛮夷,经济落后,连座像样的商会都没有。

    天渊城,乃距离塔纳部落最近的一座城市,地域富饶,强者如云。

    武玄此行的目的地,名为天渊商会。

    天渊商会,在天渊城首屈一指,没有任何商会能撼动它的地位。

    无敌,自然寂寞,可为了加强竞争,整个商会,被划分为东西两会。

    两会明争暗斗,为了提高业绩不择手段,因而即便天渊商会已经无敌,会内玄师仍然没有丝毫懈怠,反而是兢兢业业,愈发努力。

    武玄就近前去东会,与侍女表明来意后,侍女即刻邀请他进入雅阁,茶水奉上。

    轻抿一口茶,在袅袅升腾的烟雾中,管事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而待其瞧得武玄之上,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

    四目相对,彼此眼中,皆是释放出些许莫名之意。

    气氛陡然变得压抑,乃至空气都有些凝固。

    武玄端着茶杯的手,微微一滞,心头不由地苦笑,冤家路窄啊。

    此人,赫然便是昔日在九黎族给滚滚祛毒的大师,雍衣。

    “竟然是你…”雍衣眼神阴翳,双掌紧握,他被银针刺中的地方,感染了噬玄毒,现在还痛着呢!

    那噬玄毒诡秘莫测,以他的能力,根本无法解毒,若非他倾尽人脉,托人从丹阁阁主求来一丹,恐怕早已命丧黄泉!

    他的眸中,涌现出森然杀意,当日场景历历在目,若非武玄当场拆穿,他如何会落得如此下场?

    不过,很快,他便缓过神来,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大。

    笑声持续了少顷,雍衣盯着武玄,眼神玩味,犹如看待猎物,道:“你知道这几天我在想什么吗?”

    “我在想,该怎么才能把你这个废物抓来,让你感受到何谓生不如死。”

    “然而,就在我在冥思苦想如何抓你之时,你竟然便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真是,你命中该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