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愿使徒》正文 第二章:归来
    白,一片白。

    墙是白的,被子是白的,连窗口透出的阳光也把眼睛染成一片刺白。

    安小泉感觉自己很虚弱,用力的转了转脑袋,才终于在旁边找到些不一样的色彩。

    那是一个女孩儿,扎马尾,十来岁,正趴在床前一个小桌子上玩手机,看电影。

    “啊~”

    干哑的嗓子里发出一声无意义的呻吟,安小泉动了动手指,终于勉强出声:“水…”

    “嗯?”

    正看电影的女孩似乎听到了,匆匆回头瞅了一眼,又匆匆把目光放回到手机中正播放的电影上,怕错过了什么精彩情节,然后马上一愣,刷的一下再次扭过头来。

    “哥!?”

    一声惊叫,女孩儿手忙脚乱的把手机扔下,跑到床前仔细看了看,不敢置信的问:“你醒了?”

    “咳…水…”安小泉感觉自己都嗓子都快干死了,没心情跟这傻妹妹套近乎。

    “哦哦,我马上给你倒水。”

    妹妹安小珠也回过神来,又慌里慌张的去倒水,完事拿起手机一边给老哥喂水,一边打电话。

    “喂?妈!我哥醒了!”

    “真的,没骗你!他刚才还说话了呢!”

    “哎,你别问那么多了,赶紧回来吧,我还得给我爸打电话呢!嗯,挂了。”

    “喂,爸,我哥醒了…”

    等到三五分钟后,电话终于打完,安小珠才轻轻松了口气,扭头重新望向床上的安小泉,这一望,顿时杯子都给吓掉了。

    “握草,哥,你咋成这样儿了?”

    此时的安小泉脸上全是水,枕头也湿了一大片,唯一能动弹的眼睛里充满了生无可恋。

    “……”

    安小泉无语,好半晌才沙哑苦笑道:“你喂水能往嘴里喂吗?往鼻子里灌是个什么意思?是不是想跟哥抢遗产?”

    “啊?咳咳…没有没有。”安小珠也有些尴尬,毛手毛脚的就来帮安小泉擦拭,吐着舌头解释道:“我是看你醒了太激动,结果就没注意,你可别跟老妈告状啊!”

    安小泉翻了个白眼,又在妹妹的照顾下喝了点水,挣扎着问道:“我这是怎么了?”

    “你别动。”安小珠小心的帮安小泉换了个枕头,然后才嘟着嘴解释道:“你都睡了半年了,医院也说不清你是什么状况,推测是心脏引发的昏厥,可能成了植物人,咱妈哭了好久呢。”

    在去往平行世界之前,安小泉身体也并不好,他有先天性心脏病。

    好在家里条件不错,花了不少钱以维持他的生命,让他堪堪活到了二十岁,不过…也只是堪堪而已。

    他不想死的,不想舍弃自己这温暖的家,所以在半年前,感知到了愿望精灵的求助之后,毅然决定前往平行世界寻找生机。

    没想到…这一困就是两百多年啊。

    恍如隔世。

    “这样啊。”听了妹妹的解释,又想到自己的经历,安小泉怅然叹了一声,有些愧疚道:“让你们担心了。”

    “没事,你醒过来就好。”安小珠摇摇头,眼中也有些孺慕,强自笑道:“我就怕你就这么睡过去了,以后就没人借我钱了。”

    “呵呵,傻小猪,以后哥哥的零花钱全部借给你。”安小泉笑了一声,宠溺的看着妹妹,眼中满是温情。

    嗯?等等,我刚才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

    “嗯。”安小珠重重点头,有些感动,又帮哥哥倒了杯水问道:“你饿不饿啊?我给你煮点儿粥去,这半年一直是输的营养针,把你脸都输变形了。”

    “先别忙活了。”安小泉摇摇头,目光在房间里扫了一圈道:“你扶我起来看看,我身子有点酸,想活动活动。”

    “起来啊?”安小珠有些不情愿,犹豫一下才点头道:“那你小心点儿,别摔了,我可能扶不住。”

    “不会的。”安小泉笑了笑,不是很在意,他虽然有心脏病,但还不至于连动都动不了,只是躺了半年,肌肉有些萎缩罢了,相信很快就能恢复。

    就这样,安小泉拔掉了已经快要长在手上的营养针,在妹妹的帮助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所料不差,虽然整个身子都歪在妹妹身上,但到底还是能下床的。

    他在安小珠的搀扶下在各个房间转了一圈,很快就找回了所有的熟悉感,这是最初的温暖,他不可能忘记,就算隔了两百多年也不可能忘。

    安小泉兄妹出生在一个很幸福的家庭,父母结婚后,就开始鼓捣起小生意,而且还很顺利,没过多久就扩大了家业。

    而且后来等生意完全稳定下来,安妈还在安爸的帮助下也开了一家广告公司,两人都成了社会精英。

    也正因为如此,纵然安小泉身患绝症,也没有被家人放弃,反而是受到了更多的关爱。

    所以,对于这个家,安小泉是绝对不愿舍弃的,即使在平行世界得到了永生的机会也不愿舍弃。

    房子很大,安小泉在妹妹的搀扶下徘徊了一圈之后,便坐在沙发上休息,享受着妹妹服侍的水果,等待父母的归来。

    时间不长,只半个小时,外面便响起了开门声,一个打扮干练整洁的美艳妇人急匆匆走了进来。

    “小泉!”她把包扔下,一眼就看到了沙发上正当老太爷的安小泉,眼睛微红,立刻扑了过来:“你醒了?你真的醒了?”

    安妈名叫王丽君,标准的贤妻良母,管家管的死死的,对儿女的关切也无微不至。

    “嗯,妈。”安小泉身子虚,被老妈抱的有些喘不过气,不过却没说什么,反而也亲昵的抱了抱老妈,有些自责道:“都怪我不好,让你们担心了。”

    “没有,没有,你醒了就好。”安妈擦了擦眼泪,松开来仔细看了看儿子,终于是破涕为笑,关心的问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妈给你找医生来看看,很快就能到。”

    安小泉这个情况,当然是要有医生守着的,安妈花了不少钱,雇了个医生住在附近,只要十分钟就能赶到。

    “好的。”

    安小泉点头,他不想让老妈担心,同时也很想弄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毕竟这都已经半年时间了,他挺担心自己身体会发展到什么特别糟糕的地步。

    “好,妈这就打电话。”安妈又仔细看了看儿子,只感觉心满意足,拿起手机就给附近特雇的那个医生打电话。

    应该是经常联系的,双方话语不多,很快便约定好,把电话挂掉,而安爸这时候也刚好回来了。

    “安国志!”安妈回头瞄了一眼,立刻瞪起眼睛不满的问道:“你怎么现在才回来?不知道儿子醒了吗?”

    “哎呀,这不一接电话就回来了吗?”安爸早习惯了老婆的脾气,施施然将外套挂到衣架上,提着一兜子新鲜的菜肉搁到桌上,然后才看向安小泉,笑着揉揉他脑袋道:“没死啊?不赖不赖,我就知道我儿子命硬!”

    “……”

    “……”

    “……”

    房间里静了一下,然后就完全爆发开来。

    “安国志!你个混账,哪有你这样咒儿子的?”

    “你是不是看着小泉起不来才甘心?你是不是感觉我们仨碍你事儿了?”

    “我要跟你离婚!!!”

    又打又骂,只一瞬间原本板正的安爸就变得狼狈不堪。

    “哎呀,别挠别挠。”安爸立刻求饶,招架着缩到一边满脸委屈道:“我这不是高兴吗?也没说啥啊,小泉这不是真没死吗?”

    “你还说?”安妈又是两爪子上去,愤愤不平道:“儿子刚醒你就说这晦气话,什么死死死的?要死你自个儿死去。”

    “好了,妈。”安小泉看着两人日常吵嘴,不由苦笑道:“爸就这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就别跟他吵了,我还没跟他说句话呢。”

    安爸的性子也确实是这样,虽说是生意人,但只在外边耍滑头,面对家里人就会变的特别特别老实。

    这么说吧,以前家里刚做生意时,赚了点钱,安爸就有点儿飘了。

    那时候也年轻,看上一个公司里的小秘书,但思来想去,不敢背着老婆来,就回家跟老婆商量。

    “老婆啊,你看,我现在也挣钱了,能不能让我养个小的?你放心,我绝对不让她进家门。”

    安妈当时也特别懵逼,看了看他爸问:“你说真的还是开玩笑?”

    他爸点头,特别诚恳的道:“说真的。”

    然后她妈啥话也不说,出去就买了两斤伟哥,把他爸锁家里一星期,一星期没有下床。

    从那以后,他爸看见女的就打哆嗦。

    这段历史安小泉可是清楚的狠,所以对老爸在家里说话不过脑子的事表示理解,甚至偶尔还帮着他说话。

    “跟他有什么可说的。”安妈听安小泉劝,稍有些不满,却也不再教训老公,又狠狠剜了安爸一眼道:“还不赶紧给孩子做饭去?不知道小泉半年没吃过东西了,胃都要化了。”

    “嗳,我去我去。”安小珠闻言立刻站了起来,兴冲冲的提着蔬菜往厨房跑,边跑边道:“哥,我现在做饭可比以前要好吃多了,你等会可得好好尝尝,爸妈,你们就陪着哥吧,他刚才就问了好多你们的事儿呢。”

    安妈是个会持家的,对于安小泉兄妹并没有娇生惯养,在安小泉十五岁后就把家里的保姆给辞掉了,所以两兄妹都会做一些家务。

    “哈哈,行。”安爸不用做饭,自然得意,一屁股坐到安小泉旁边,跟他聊起天来,安妈见状自然也不再说什么,帮儿子削着水果,听爷俩在那儿说话。

    厨房里叮叮当当,客厅里嘘寒问暖,很快,敲门声便响起,应该是安妈雇的医生过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