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愿使徒》正文 第四章:饥荒(1)
    舒舒服服的,安小泉醒来后,家里的气氛比之前还要和睦许多,除了安妈日常骂老公的声音之外,其他交谈都带着笑声。

    而在周末过后,安小珠也回去上学去了,她十八岁,上的是本地的财经大学,离家很近,晚上可以直接回家的那种,只不过白天就呆不了家了。

    安爸安妈也要看着公司,白天没那么多时间在家,因为担心安小泉身体,想给他再请一个保姆,不过被他拒绝了,反正老妈中午也会抽时间给他带饭,没必要再多找一个不相干的人。

    就这样,家里白天就只能剩下安小泉一个人,每天照着医生的指示做康复训练,很快就恢复了自由行动的能力。

    “喂,小泉。”正坐沙发上看着电视,手腕上突然冒出来一个小奶猫来,皱着鼻子可怜兮兮道:“我饿了。”

    “饿了?”安小泉愣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笑着将手中一个啃了一半的苹果递过去,打趣儿道:“来,吃一个。”

    “……”

    小奶猫无语,好半晌才委屈巴巴道:“我吃这个吃不饱的,我需要愿力,咱们什么时候去平行世界啊?”

    “平行世界啊。”安小泉嘀咕一声,也不再开玩笑,迟疑着问道:“不会还回不来吧?我如果再昏迷半年,我妈她们就要急死了。”

    “不会的!”小奶猫立刻摇头,扑到安小泉胸口磨蹭了两下道:“这次我会更尽力,只要你不在平行世界呆太久,这边是过不了多长时间的,就算那边过几十年,这边也离开安小泉也不是不可以,但毕竟在一起两百多年了,怎么说也有点感情了,而且安小泉本身也偶尔会发出一些非常纯净的愿力,可以当零嘴吃,它是不太想离开的。

    “那行。”安小泉见状也不再说什么,点头道:“咱们走吧。”

    他把那一半苹果放下,然后合衣躺在沙发上,缓缓闭上了眼睛。

    ……

    饿,饥饿,…

    如同海啸般的饥饿感袭来,只一瞬间,安小泉就想念起了自己刚放在桌上的那半个苹果。

    身边似乎有人在哭,还有人在吵闹厮打,他睁开眼睛,看到身边一个脏兮兮的黄毛小丫头正噙着泪水,满脸畏惧的看着不远处胡乱厮打在一块儿的几人,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这是…饥荒?

    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在脑中复苏,安小泉很快了解了自己的处境。

    根据脑中的记忆,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名叫李清源,是个穷书生,爹娘都是地里刨食儿的,没什么大本事。

    不过他们有大志愿,东借西凑都要供儿子读书,希望能供出个官来,让儿子将来能摆脱身为农民的辛劳。

    李清源也很努力,或者说,很有天赋,才十三岁,就到县里考上了秀才,这可让爹妈在乡间族亲面前好一阵威风,同时也更加努力供李清源读书。

    不过好景不长,在十四岁时,李清源的爹妈死了,在田里死的。

    那时候大暑,村里其他人都下田了,但李父李母却还在田里干活,他们想早点把麦子收完,去城里找活儿干,给儿子挣读书的钱,结果李父却直接中暑晕倒了。

    李母发现后,就背着相公往家里走,想着能让他缓过来,可到底是一个女人家,又干了一上午活,身上能有什么力气,背到一半就也累倒了。

    两口子在地头儿上活活被太阳晒死。

    骤然间就失去了爹妈,李清源的天塌了,在族里叔爷长辈们的帮助下将父母安葬后,生活就陷入了茫然。

    所幸他是读书人,在这个知识是黄金的年代,即便失去了父母,其他族亲也不会不管不问,甚至还有两个叔叔愿意把他过继到家里,当亲儿子养。

    不过李清源却并没有同意,因为,那两个叔叔不愿意让他带着妹妹一起。

    是的,他还有个妹妹,叫李小丫,小他五岁。

    女孩子是不受重视的,李父甚至都没有给她起名,就一直小丫小丫的叫着,一直叫到现在。

    因为失去了至亲,李清源对于这唯一的妹妹更加爱护,在得知两个叔叔不愿把她接走后,也就婉拒了他们的收养。

    可是两个孩子在一起,怎么能活的下去啊?即便族亲们愿意给他们凑口饭,但日子总不能一直这么过的。

    所以李清源在考虑了一段时间之后,就主动去找族里长辈,说愿意办一个族学,教村里的小孩儿识字,以此来获取生存的物资。

    对此,长辈们自然高兴,各家各户都凑了些钱,让孩子们跟着李清源识字。

    因为要教其他孩子,李清源自己的功课就耽误了,他不想放弃自己的功课,所以在白天教完那些孩子后,晚上自己也会点灯夜读。

    如此,又过了两年,这个已经十六岁的娃娃就染上了肺痨,对于这个年代来说,这是绝症。

    李清源就这么毁了,他的落魄不怨任何人,只怨生活的多灾多难。

    他也埋怨,也在心里骂老天爷,但日子总得过不是?就算自己活不了,也得给妹妹寻条活路啊。

    所以,他也就绝了读书的心思,一门心思的教学生们识字,想把银钱积累下来,留给妹妹作嫁妆。

    就在这个时候,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来了,不,不是稻草,老天直接给了他一棒槌。

    十七岁这年,豫州大旱,看着田里苗子都被太阳晒成了干草,村里人都慌了。

    在几番拯救无效之后,大家一起商议了一下,开始带着不多的余粮逃难。

    李清源也得逃,带着十二岁的妹妹,跟着族叔兄弟们背井离乡,不过他身体虚的狠,刚出发没几天就病倒了,只能由几个族叔捆在门板上拖着走。

    乡外的路途当然坎坷,跟着逃难的大部队,各种各样的人都能遇到,偷,抢,打,骗,还有吃人的。

    李家族人怕了,几个族叔和族老偷偷合计了一下,便在半夜里带着几十口子亲人脱离了大队,自己行走。

    可是刚出来没多久,便遇上了劫道的,对面也是流民,人比李家的多,在咬牙拼了一仗之后,还是无奈分给了他们一半粮食。

    不给咋弄啊,李家两个大半小子都被打破头了,总不能看着孩子被人家打死吧。

    就这样,接下来的行程李家人更加小心,倒是没再遇上什么劫道的,只是…粮食不可避免的吃完了。

    绝望啊,四面荒野,连最近的皖州都还有三四百里,几十口子人咋活啊。

    李清源也很绝望,他知道自己活不了了,不管这些族亲们能不能找到活下去的方法,反正他是肯定活不了了。

    一路上的劳顿饥渴,病体折磨,早已把他耗的油尽灯枯,而且族亲们偶尔望向自己有些发绿的眼光,让他能够预想到自己的结局。

    是,一开始的时候,大家的确是抱着帮扶的心态才带着他的,但现在这种情况下,许多人心里想的或许是:不愿意抛弃一块新鲜的肉。

    对此,李清源没什么抗拒的想法,他甚至觉得理所当然。

    反正自己都要死了,这一身臭肉能让族亲们多活两天也是极好的,他还希望自己的妹妹能在自己死后,多分上两口。

    只是…这样的话她们真的就能活下去吗?自己要是死了,留妹妹一个人该咋活?女娃子在哪里都是不受待见的,她该怎么才能活下去啊?

    所以,他无数次的向上天祈祷,给妹妹留条活路,哪怕用自己残缺的生命来换也是值得的。

    ……

    “呼~”

    原主的记忆很快整理完毕,安小泉也明白了自己的状况,抬头望向面前正在胡乱厮打在一起的几个李氏族人。

    他知道,他们争斗的原因与自己有关。

    “哎呀,快别打了,快来人把他们拉开。”

    “柱子,你这是干嘛呀?快撒手,撒手啊!”

    旁边有几个蓬头垢面的妇人哭着劝,却有些劝不住,其中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被几个人拉扯着,还红着眼往前拱,似乎在表明自己决心。

    “李大柱,你发什么疯呢!”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声沉闷的低喝,一个蓬头垢面的老者柱着树枝步履蹒跚走了过来,冲那年轻人骂道:“留着力气多走几步路不行吗?在这对自家人动手,劲大?”

    这一声骂总算管用了,那年轻人身子一抖,终于停了下来。

    他扭头看了看老者,稍微愣怔了刹那,然后眼泪就哗哗的往外掉,竟呜呜哭了起来。

    “老五爷!”

    他扯着嗓子嚎了一声,忽然就指向安小泉,呜咽着哭道:“反正他活不了多久了,你就让我把他打死吧,你看娃娃们都饿成啥了,吃土啊!”

    “混账!”

    老五爷闻言骂了一声,挥起拐杖就往这人身上敲,边打骂道:“就你娃娃的命是命,人家的命就不是命了?咱老李家再怎么也不能出这种自相残杀的窝囊事儿,懂不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