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愿使徒》正文 第八章:饥荒(5)
    男人开挖,女人们也都议论起来,纷纷期待的望着圈中,期待能多挖出一些粮食。

    动手的那两个族叔也感觉浑身都是力气,一锹一锹下去,夯实了的宅基地都受不住。

    如此,挖到一半,忽见一条黑影掀开碎土蹿了出来,旁边一个没动手的族叔眼疾手快,一锹拍上去,那东西便翻跳了两下,一动不动了。

    “是活的!”老五爷过去看了一眼,眼中浮现出喜色,冲动手的人吩咐道:“继续挖,下边肯定有粮!”

    蹿出来的是一只一尺长的大老鼠,既然是活的,那下面埋的肯定有粮食,要不然这老鼠早饿死了。

    李家族人也知道状况,顿时挖的更加卖力。

    或许是因为有老鼠活动的原因,夯实的地面下,土质逐渐变得松软起来,只几分钟后,这个老鼠洞便被彻底挖塌。

    期间又跑出几只老鼠来,比刚出来那只稍小一些,不过却都被早有防备的李家人轻松截住,毕竟,这也是为数不多的储备口粮。

    鼠洞被打开,其中藏着的东西也显露出来,近前的人俯身扒拉了两下,有麦子,有稻米,还有一些零碎的花生干果之类。

    “老五爷,有粮!”那人捧起一把掺着碎土的谷物,激动的道:“你看,有粮,能吃!”

    “哈哈,快收拾起来。”老五爷点头,挥手道:“多扒拉两下,一粒粮食也别漏掉。”

    “好。”立刻便有几人上前收拾粮食,喜意洋洋。

    老五爷见状又回头看向安小泉,笑呵呵的夸赞道:“清源,果然有本事啊,竟然真的能找到粮,这下咱们就又能撑上一段时间了。”

    “是啊清源,你这眼睛真是神了。”李大柱几人也欢喜的夸赞

    “运气好而已。”安小泉摆摆手,抬头对李大柱道:“柱子哥,你先把我放下来吧,我身子有些不舒服。”

    我要门板,不要公主抱,qaq!

    “行。”李大柱没有多想,连忙将安小泉放了下来,搀扶着他颤巍巍的站着,看着两个族人收拾粮食。

    不多时,粮食收拾好了,堆在布袋上有一大片,看着比想象中要多上许多。

    “老五爷,得有七八斤。”将粮食中掺着碎土清理了一些,挖粮的族叔起身道:“还有这几只老鼠,够大家坚持两三顿了。”

    “好,好,收拾起来。”老五爷连连点头,冲众人道:“你们几个娘儿们快去生火,先煮出两斤来,让大家吃顿正儿八经的饭,石头,大柱子,你们几个带着清源再去村子里找找,看还有没有其他吃的。”

    “得了,清源,咱们走!”大柱子笑着点头,又一把将安小泉抱起…公主抱。

    安小泉:……

    qaq,我去他么的公主抱!

    李家人分散开了,女人们都回去做饭,几个爷们则跟着安小泉往村子里其他地方寻找,这次人多些,都带着锹,准备找到什么就开挖。

    运气不错,还真在不远处几家找到两个隐蔽的鼠洞,不过收获没有刚才那个丰厚,加起来也就两三斤的样子,毕竟这年头,可不是家家都能养的起老鼠的,能让老鼠藏这么多粮已经算是很殷实了。

    左右逛逛,几人再无收获,安小泉却让大家在一家大院子停了下来。

    “清源,这里也有吃的?”石头叔拿着锹左右看了看,却只看到一两个个大坑,应该是前面难民寻吃食时扒的老鼠洞。

    “应该有一些。”安小泉点头,左右看了看,忽然指着角落一颗两米多高的道:“那好像一棵樱桃树?”

    “这个…是的吧,不过上面已经没吃的了,连树皮都没了。”石头叔上前瞅了一眼,微微摇头。

    “唔…也不能说没有。”安小泉略微思索一下,道:“樱桃树的树根是一种药材,虽说不能当正经食物用,但想来也是可以应急,撑撑肚子的,你们看看要不要把它挖出来?”

    这个樱桃树根的事他当然也不知道,是小梦告诉他的,在之前的平行世界困了两百年,小梦可没少玩过电脑,是正儿八经的百科全书。

    “这样啊…挖,当然挖。”石头叔略微思索,便抄起铁锹上前道:“都这时候了,能填肚子的东西就是宝贝,必须得挖。”

    其他几个族叔也都上前,几人一起忙活了起来。

    樱桃树的树根并不是很大,主茎只有西瓜般大小,加上须子也不过十来斤,石头叔用锹把树干砍断,然后抱着不大的树根来到安小泉面前。

    “清源,这玩意儿真的能吃?”他有些怀疑了,感觉这树根跟其他树根并没有太大区别。

    “当然不能当正经食物吃。”安小泉微微摇头,解释道:“这是药材,起来,本来这鼠肉安小泉也是有份的,毕竟是他寻找到的食物,但他实在是享受不了这种食物,强硬的拒绝了。

    就这样,众人总算吃了顿正儿八经的东西,虽然都没吃饱,却也是心满意足。

    下午赶路,再没有其他波折,因为带的有存粮,李家人心里也踏实了些,比昨天时候多走了许多路。

    晚间时分,众人在一处避风的凹地休息,因为不需要再耗费体力,也就没有搭火,只是让大家饮了些水便睡下。

    感受着还是饥饿难忍的肚子,安小泉叹息一声,搂着小丫在门板上浅浅睡去。

    ……

    接下来两天,李家的队伍继续赶路,粮食一直节省着,还有一路偶尔寻到的树皮草根之类,倒是没有断粮。

    不过,他们却遇上了另外的麻烦。

    在第二天的时候,荒野上便不是李家族人自己行走了,有另一队几十人难民在几百米外露出了身形。

    双方互相警惕,没有交流,李家人甚至还稍微改了方向,想要避开对方,但并没有成功,那几十个难民就这么远远的坠在李家人身后。

    这天,暮落时分,李家几十口子如往常一般在荒野露宿,老五爷则跟几个男人聚在一起,不知在商量些什么。

    “老五爷,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啊?”一个族叔随手将一根树枝扔进火堆,往远处聚堆的那几十口子人看了一眼,有些忌惮的道:“让人家这么跟着,肯定不是办法。”

    “唔…”老五爷烤着火,似在思索,半晌摇了摇头叹息道:“先看看再说吧,没个理由的话,咱们也不好把人家赶走,毕竟路又不是咱们家的。”

    “可就算这样,也不能让他们跟着啊。”另一边石头叔担忧的道:“现在这什么状况?一个没防备,说不定就被人家抢了,而且要真是光抢东西还好说,咱们还有这么多女人孩子呢,谁能保证一点儿不差的护好她们?”

    “这…那你们有什么想法?”老五爷踟躇一下皱眉问道。

    “要我说,就直接把他们赶走!”石头叔犹豫一下,咬了咬牙道:“我带上几个爷们去那边闹闹,就算赶不走,也得让人知道我们防着呢,下手时会有些顾忌。”

    “就是,老五爷,让我们去闹他一下!”其他几人也点头附和,面色凶悍。

    “这…”

    老五爷踌躇,怕把事闹大了不好收场,神色间还是有些犹豫。不过就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喊声:“五爷爷。”

    来的是李小丫,她怯怯的看了几人一眼,抿了下嘴唇道:“我哥哥让我叫你,说有事,还让石头叔他们也一起过去。”

    “哦?清源?”老五爷抬了抬眉毛,回头看了小丫一眼,眼神骤然有些明亮,他拍着大腿思索了一下,然后马上便起身道:“走,石头,咱们去看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