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愿使徒》正文 第十章:饥荒(7)
    “二哥!”

    那汉子站起身来,仔细往李家族人那边望了望,然后就往那邋遢胡子身边跑,口中叫道:“二哥,你看那边,他们好像在做饭!”

    “啊?”

    邋遢胡子闻言则有些诧异,抬头看了看这人,又看了看李家那边,面色奇异的问道:“他们有粮?”

    “有!”那汉子点头,异常激动的道:“你看,他们正吃着呢,连老头儿女人都有的吃,粮食肯定不少啊!”

    “二叔,我们去抢吧。”刚才那瘦弱青年上前来,望着李家人那边,神色贪婪的道:“这几天吃肉都快吃吐了,现在有正儿八经的粮食吃,可千万不能被他们糟蹋了啊!”

    “唔…是不能糟蹋了。”邋遢胡子舔了舔嘴唇,思索一下抬手招呼道:“起来,大家都起来,咱们去那边借点儿粮食,同为落难人,不互相接济接济怎么行?”

    “好,走。”其他人也都被粮食馋的流口水,纷纷起身,拿上随身的家伙儿往李家人那边走去。

    ……

    “他们过来了!”

    李家人这边也一直注意着这边的动作,看到对方起身,立刻就有些骚乱。

    “别轻举妄动。”石头叔低声吼了一句,往那边看了看,面色严厉的吩咐道:“斗把家伙准备好,一会儿我只要说动手,就给我往死里弄他们。”

    李家人并没有多少武器,都是路上在其他村子里捡的农具,稍微处理一下,勉强可以当武器用。

    “要直接开打吗?”

    李家有几个半大孩子,心性还不是太成熟,听到石头叔的吩咐,有些焦虑的道:“可是…他们如果不是来找麻烦的呢?咱们要是打错了怎么办?”

    “啪~”

    石头叔闻言一巴掌拍到那孩子脑袋上,黑着脸教训道:“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咱们拖家带口子的,必须得防着他们,要是让人家扒了窝,老婆孩子都不会有好下场,你明白不?”

    “明…明白。”小年轻们纷纷缩头,用力握了握手里的家伙,暗暗给自己打气。

    “好了,多余的我也不说了。”石头叔见状稍微放心,继续嘱咐道:“都给我记住,待会儿要真打起来,千万不能留手,你心软一下子,老婆孩子说不定就被人家害了,咱们心软不起。”

    “明白!”众人低声响应,气氛变得凝重起来,每个人都暗暗蓄着力气,为可能到来的战斗做准备。

    那群难民很快就过来了,来了二十多个,还剩下几个,似乎在那边看着孩子。

    “老乡。”

    一个打扮稍微干净的汉子走上前来,颇为热情的招呼道:“都同行一天了,怕大家误会,也没来打个招呼,现在偷个闲来招呼一声,各位老乡可不要见怪啊。”

    “哦?”老五爷起身迎上,审视的打量了众人一眼,也露了个笑脸,似是亲和的问道:“你们是哪里人啊?准备往哪里逃难?”

    “我们是阳水县的。”那人笑着回答,随意的耸耸肩膀道:“这大荒年,逃到哪儿是哪儿呗,现在准备往皖州去,毕竟要近一些。”

    “哦,那倒是顺路。”老五爷点头,礼貌的拱拱手道:“我们也是往皖州去的,以后路上多多照应,说不得有什么事儿要请你们帮忙呢。”

    “应当的,应当的。”那汉子笑了笑,脸色有些尴尬,心中暗暗腹诽道:这个老倌儿,老子都这么热情了也不说请我们坐坐,他妈的让老子怎么往下演?

    他想了想,抬眼往李家人休息的地方看了一眼,似乎刚刚发现李家人在生火,佯装好奇的问道:“你们在做饭啊?怎么还会有粮食?我们的粮食可早就吃光了。”

    “呵,运气好,路上找到了一些。”老五爷随意解释了一句,却不再往下说了。

    “那个…”这汉子更加尴尬,回头瞅了同伴一眼,终于是厚着脸皮问道:“能不能分我们一些啊?我们好几天没吃到东西了,都是老乡,接济一下呗?”

    “唔…这个嘛…”老五爷闻言又看了对面众人一眼,神色有些迟疑。

    “接济一下吧!”

    看老五爷不情愿,对面人群中一个邋遢胡子走了出来,脸色颇有些不耐烦的道:“乡里乡亲的,往上摸摸说不定还是亲戚,你难道想看着我们饿死?”

    “那倒是不能。”老五爷缩了缩脑袋,像是被吓到了,略微想了想,叹气朝身后摆手道:“石头,柱子,给这些老乡端两锅吃的,他们看起来是饿的狠了。”

    “哦,行。”石头叔闻言点头,看了那邋遢胡子一眼,随即招呼李大柱一起,到火堆上端起两锅已经煮沸的‘食物’,往这边过来。

    邋遢胡子等人见状忍不住抽了抽鼻子,似乎已经闻到了来自食物的清香,脸上浮现出深深的贪婪之色。

    就在此时,端着锅的石头叔似乎看到了什么,望着邋遢胡子身后有些疑惑的问道:“哎?你们家那几个丫头怎么跑了?出什么事儿了?”

    “什么?”

    对面众人闻言微愣,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纷纷急怒的扭头看去,然而这一扭头,还没他们等看清身后情景,便感觉身后似乎有一股热风袭来,然后一股铺天盖地的灼痛感从身体各处传出。

    “啊~”

    几声本能的痛吼传出,两锅沸水结结实实的浇在前面数人身上,滚烫的开水嗤啦啦作响,将这几人烫的连站都站不住了。

    “弄死他们!”

    石头叔见状也不再隐藏,立刻大吼一声,从腰后摸出一根从农具上卸下来的尖锐铁条,当先便朝对面众人扑去。

    其余李家众人听令,也哗啦啦拿出家伙往上扑,连那几个半大小子都不敢犹豫。

    “哎?干嘛啊这是?咱们是乡亲啊,乡亲啊,不要打!”

    事发突然,对面众人防备不多,被打的手忙脚乱,只好开口说软话。

    石头叔等人丝毫不被话语所迷,依然下手狠厉,招招都往对方要命的地方招呼,倒是几个半大小子听到对方求饶,动作有些迟疑起来。

    “打,往死里弄,不要心软!”石头叔见状立刻出声提醒,同时红着眼睛往敌人进攻。

    “跑,跑啊。”

    对面乱了,还没开打就被人废了几个,开打之后李家人凶厉,又被直接打死几个,只剩下一半的人还能反抗。

    如此,只是稍微招架了几下便见不敌,只能大声招呼着纷纷往后逃去。

    石头叔等人当然不肯放过,衔尾就追,一群人追逃着呼啦啦跑了几百米,力尽方才停下。

    “把这几个也弄死。”

    几个半大小子并没有追出去,只在原地守着,老五爷这时走上前来,看了看地上刚才被开水烫倒的几人道:“顺子,小虎,拿家伙,直接把他们清理了。”

    “别…别…”邋遢胡子躺在地上,头皮都给烫破了,一边往后蹭着一边面容凄惨的求饶道:“大爷,咱们无冤无仇的,饶我们一命吧,我们都是好人家,跟你们一样逃难来的。”

    “这…”几个半大小子迟疑,有些心软,纷纷抬头看向老五爷。

    “好人家?”老五爷却不上当,背着手嗤笑一声道:“好人家跟着我们干嘛?还那么明目张胆的找我们讨粮食,你以为我们都是傻子?我呸,逃难连爹娘都不带,不知道是不是被你们吃了呢!”

    “没…没有啊。”邋遢胡子继续求饶,涕泪横流,胡乱解释道:“我们只是走散了,走散了,我们没吃人啊。”

    “哼,谁信?”老五爷轻哼一声,随即也不多言,冲那几个半大小子吩咐道:“顺子,别磨蹭了,快点把他们收拾掉,现在不是心软的时候。”

    “行。”半大孩子们闻言点头,互相看了一眼,吞了下口水,然后便拿着家伙上前。

    邋遢胡子当然不会等死,还想招呼同伴反抗,然而重伤之下效果不大,很快便惨嚎着死去,只留下破破烂烂的尸体。

    “老五爷。”

    顺子等人拿着沾血的武器,脸色青白的回到了老五爷身边,喉咙鼓动着,似乎在压制呕吐的欲望,颤抖着声音问道:“咱们…咱们不会杀错人了吧?他们说不定真的就是来打个招呼。”

    “没有。”老五爷看了几人一眼,安抚道:“相信五爷,他们就算没那么恶,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人,今天要不是我们先下手,少说也得被他们抢个干净。”

    老五爷看人还是很准的,虽然不确定这群人到底是不是吃人的杂碎,但也看出他们的确居心不良,心中颇有些庆幸。

    安抚的作用并不大,顺子等人脸色还是有些发白,好在石头叔等人这时候也回来了。

    “五爷,让他们跑了。”石头叔喘息着回来,将手中已经血淋淋的铁条随意扔在地上,遗憾的摇摇头道:“那群混账跑的忒快,追不上,只留下这几个丫头没跟他们一块儿跑。”

    他说罢,让开身子指了指后面几个脏兮兮的小丫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