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愿使徒》正文 第十六章:饥荒(13)
    “老五爷”

    看着那边动静浩大,安小泉略微想了一下道:“咱们也过去听听吧,看那人要说什么,得了解了解情况”

    “行”老五爷稍微一想,便点头安排道:“石头,你在这儿看着,看好咱家的东西,柱子,你背着清源,咱们仨过去听听他要说什么”

    “好”众人点头,然后李大柱便过来背起安小泉,跟在老五爷身后,往城门那边走去

    城门处,随着士兵们一遍遍叫喊,难民们终于安静了下来,台上那虚胖将军见状稍微满意,然后扯开嗓子吼道:“乡亲们,你们的难处我知道,但你们也要考虑我们的难处不是我们不发粮,是朝廷的粮食没到我们这儿,没有粮食,想发都没的发啊!”

    “没有粮食?”

    “没有粮食怎么办?看着我们饿死吗?”

    “老子每年给朝廷交那么多税都白交了?”

    群情激愤,甚至有人涌向前,却立刻被士兵砍倒,稍微骚乱哭喊了一番,又安静下来

    “大家不要激动”台上虚胖将军对那些被砍死的难民视而不见,见大家安静下来,便又压压手道:“我们这边的确是没粮的,但其他地方应该已经有粮到了,比如那边的石钟县,秋县,还有卞阳城,我劝劝大家,往那些地方去,去的晚了粮食可就要被人家抢光了”

    “其他地方?”

    难民们闻言迟疑,互相议论了一番,有人迟疑的问道:“多远啊?我们都没粮食,走不了太多路了”

    “不远”台上那虚胖将军笑眯眯的摇头,含糊不清的道:“你们只要往那个方向去,很快就能到了,之前已经去过好几批人,所以若是想分到粮食的话,你们还需快些动身”

    “到底多远啊?”

    平民也不全是傻子,看这虚胖将军说的不清不楚,立刻叫嚷着询问,然而那虚胖将军却不再理会他们,冲手下人摆了摆手,便在士兵们的护卫下乌龟一般的缩回了城里

    军将们的不作为,让群情更加激愤,然而却是毫无办法,李大柱三人也有些无奈,听完将军说话后,便背着安小泉回到了树林处

    “老五爷,这里也不收人,咱们怎么办啊?”李大柱跟石头叔等人说了一下刚才的事,然后焦虑的朝老五爷问道:“再去其他地方,要也是这种情况怎么办?”

    “这个…”老五爷面色纠结,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想了一下,朝安小泉问道:“清源?你有什么想法没?”

    虽然他是队伍里管事儿的,但真遇到解决不了的事,还是得找李清源,毕竟李清源读过书,本事大

    “先离开吧”安小泉这次没有迟疑,摇头叹了口气道:“这里肯定是呆不了的,不说其他,光是那些士兵我们就没办法,咱们现在主要寻思一下接下来要去哪儿”

    “嗯,也是”老五爷听他这么一说,心里也立刻考虑清楚,略微沉吟了一下问道:“那你觉得咱们该去哪儿?”

    “这个…我也不知道”安小泉闻言苦笑,摇摇头道:“我以前又没怎么出过门,更何况还是这么远的地方,刚才那个将军说的几个城市是什么样,我也不大清楚,还是大家商量着来吧”

    “啊,对,商量着来”老五爷闻言,也知道自己问错人了,讪笑一声,招手跟李石头几人商议了起来

    要说皖州的地界儿,就算是老五爷也不是很清楚,顶多在以前听外地商人说过一嘴罢了,自然是定不下来去向

    不过最终也还是商议出来个结果:

    他们想着,等明天看看其他人往哪里走,毕竟将军刚才说了好几个地方,这么多人肯定不会都挤在一起的

    到时候看哪边人少,就往哪边去,毕竟人多的地方事情也多,到时候人家又管不过来,再赶人的话,那就不好了

    商议出结果后,老五爷又安排石头给大家偷偷发了些可以生吃的食物,没有生火,毕竟这种情况下要是被人家知道自己有吃的,那可不是什么好事

    ……

    第二天清晨,李家人早早醒来,倒是和其他人一样,生火烧了些热水,同时观察城门那边的动静

    昨天晚上,城门那边又闹了一场,听那哭喊声,好像是有人抢尸体,抢了之后就连夜带人往别处去了

    对此,李家人也表示麻木,更多的是心寒,这些天没有断粮,他们有些没料到,原来吃人的事儿已经这么明目张胆了

    心中唏嘘,老五爷安排着自家人离城门更远了些,缩在不会有人打搅的地方观察那些人的动静

    经历过昨天的事,再看看紧闭的城门,城外的难民们也觉得这里留不下了,稍微休息了一下,便纷纷结队离开

    他们显然也是商议过的,早在昨天晚上就定下了目标,一大堆人分成好几个方向,缓缓朝远处行去

    到了半晌,人基本上就都走了,只剩下大约两三千人,或许是想再留在这里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转机

    “咱们也走吧”老五爷看了看留下的那些人,起身摆摆手道:“都注意着点儿,别让人家跟着,也别离其他队伍太近”

    “嗯,我们明白的”石头叔拿麻布又掩了掩板车上的东西,便拖起门板,跟大家一起赶路

    大家走的是石钟县的方向,据李家人观察,之前走的几批人中,这边的人稍微少一些,所以就按原计划往这边来

    皖州路途开始不平静了起来,大家走到这里,大多已经没粮了,便开始打起别人的主意来

    李家人虽然刻意的与别人拉开距离,但也有人会刻意的来挑看起来比较弱的人下手,李家老人孩子不少,看起来就是那种比较弱的

    如此,两三天下来,便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几次袭击

    好在李家人只是看着狼狈,实际上却吃喝不缺,身上都有力气,每次都能把那些心怀不轨的人打的四处逃窜

    “呸,这些人,怎么老是盯上我们呢?”

    这是晌午,又打了一架之后,李石头气恼的坐在地上,口中骂骂咧咧道:“都是落难的,还互相动手,把我们打死他们就能好过了不成?”

    “唉,别气了,防着点就是”老五爷也没心情感慨了,过去看了看几个伤员,温声吩咐道:“都好好包扎一下,药材不用省,可别发热了”

    安小泉寻找食物的时候,自然也是找到过许多药材的,那些东西大多不能吃,不需要节省

    “嗯,放心吧五爷”李石头点头,起身看了看那几个伤员,见没什么大问题便放下心来,回头抱怨道:“那个将军也太坏了,说的不远,这都走了好几天了,也没见个县城的影子,这是要活活把人饿死啊!”

    李家人虽然藏的有粮,但其他人可未必有,这一路上见到的饿毙尸体,比之前在豫州时见到的还要多了许多,就那样随意的倒在荒野,连埋都没人埋

    “估计就是想把人饿死吧”

    老五爷叹息,神色有些凄惶道:“饿死一些,他们耗的粮食也能少一些,到时候对上面汇报,只说救活了多少人就是大功一件,唉,这贼老天啊”

    “没那么糟糕”安小泉看他说的悲哀,连其他人也都听的面色低落,只好坐起身子安抚道:“他们估计也只是想减缓一下救灾压力而已,毕竟大半个豫州的人等着救,不可能每个人都照顾到的”

    “呵,或许吧”老五爷看了他一眼,摇摇头没有拆穿,叹息着沉默了下来

    众人休息了一会儿,石头叔安排人到远处盯着哨,偷偷生火做了些饭食,便又继续赶路

    之后行了有半日之久,先前那个将军所说的石钟县,也终于在今天到达了

    石钟县

    挺丰饶的一个县城,只不过随着难民们的到来,这里被糟蹋的有些不成样子了

    庄稼还好,已经都收割掉,周围的山林子却变了样

    树依然绿着,树皮却已经被削了个干净,山林里许多坑坑洼洼,应该是饥饿的难民们寻找食物留下的痕迹

    老五爷在县城稍远处寻了一处地方休息,然后便安排李大柱和李石头去巡查情况

    不多时,李大柱两人回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