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愿使徒》正文 第十七章:饥荒(14)
    “老五爷,有粮!”

    李大柱一回来,就满脸兴奋的道:“朝廷真的在这边派了粮,分了营地,每个营地千把人,有百十个营地呢!”

    “哦?”老五爷闻言欣喜起身问道:“问清楚了不?他们还收不收人?”

    “收”李大柱点头,解释道:“我问了管事儿的衙役,说还可以收人,只要不闹事就行”

    “这样啊…”老五爷纂了纂拳头,明显有些兴奋,稍微想了一下便摆手道:“走,收拾一下,我们过去!”

    “等一下!”就在这时,旁边的安小泉却伸手叫住

    “嗯?清源?怎么了?”老五爷愣了一下,回头看了看,这才想起还没问他的意见

    “有点事儿得问清楚”安小泉解释了一句,然后便望向李大柱问道:“柱子哥,他们那边每天发多少粮啊?”

    “这个…不知道,我没问”李大柱有些懵,当时一听说收人就高高兴兴的跑回来了,哪里有空问这个啊?

    “……”

    “好吧”安小泉无语,又问道:“那他们秩序怎么样?每个营地有多少管事儿的?咱们的东西会不会被搜查?”

    “这个…也不知道啊”李大柱更懵了,同时也隐约明白了安小泉的担忧:是啊,现在李家人身上还有这么多存粮,要是冒冒然进去,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都没问啊?”安小泉扶额,更加无语,想了一下道:“柱子哥,要不你再去问问吧,毕竟现在不比平常,由不得我们不小心”

    “行”李大柱现在也有些忐忑,和石头叔对视一眼,又去那边询问了

    不多时,两人归来,面色有些忧愁

    “他们每天会设一次粥棚,施一碗稀粥”

    石头叔看了一眼李清源,就着刚才的问题回答道:“我看了一下,每个营地管事的只有几个人,管的也很松泛,但没有什么闹事儿的”

    “一天只施一碗粥啊?”老五爷闻言皱眉,扭头朝安小泉问道:“那咱们还要不要过去?”

    之前赶路的时候,食物虽然杂七杂八,但至少一天三顿,饿不了肚子,现在在这里落脚,一天只施一碗粥,别说小孩儿,大人都受不了的

    “嗯…还是得过去”安小泉略微沉吟,叹口气道:“在外边漂着可不是办法,如今我身子越来越虚,已经受不了奔波,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咽气的,所以,赶紧给大家寻个落脚地很是紧要”

    李清源的身子的确不行了,虽然这些日子食水不缺,养了些力气,但病却愈发的严重,甚至晚上夜寒之时还会咳血,安小泉可以清晰的感知到这具身体的虚弱

    “清源…你…”老五爷闻言眼睛一凝,这才想起李清源的身子,心中悲痛,不知该说什么

    “老五爷,不用说了,我有心理准备的,咱们还是说说这里的事吧”安小泉不想把话题转移到自己身上,笑了一下便摇摇头道:“听石头叔说的,他们对难民管的也不是很多,虽然发的粮食少些,但配上咱们自己的存粮,勉强是可以在这里落脚的,当然,要把东西藏好”

    “嗯,你说的对”老五爷稍微收拾了一下心情,点点头望向其他族人道:“咱们过去后,还是和以前一样,离其他人远一些,至于食物,我会在晚上偷偷发给你们一些,可以让大家多支撑一段时间,注意,吃的时候偷偷吃,不要留下痕迹,被别人发现就糟了”

    “明白”李家人纷纷点头轻应,那几个姓王小丫头也都目光坚定

    “那好,走吧”老五爷见状点头,又看了安小泉一眼,见他无意补充什么,便带着人往县城那边走去

    县城周围,许多人胡乱的坐躺在地上,面容枯槁,有气无力

    而在这些人不远处,搭了许多小棚子,一群穿着官家制服的年轻人,正聚在棚子底下随意的喝茶聊天

    老五爷站在稍远的地方观察了一阵,见没什么不对,便带着李家众人小心的朝那处棚子走去,

    “官爷”

    李家人此时也很狼狈,又稍微伪装了一下,和那些挨饿难民没太大差别,在老五爷的带领下来到棚子前,纷纷跪在地上道:“官爷,我们是豫州来的,给条活路吧”

    “啊?又来难民了?”喝茶的衙役们纷纷望过来,一个领头的站起身,捂着鼻子打量了众人一圈,然后回头问道:“你们那边人多不多?不多的话就把这些人收了”

    “我不要,我那够乱了”

    “我也不要了,人多管不过来”

    “那给我吧,我那儿估计还能容几个人”

    众人推了一番,最后由一个看起来老实点儿的年轻人接下了

    他走过来看了看老五爷众人,然后摆手道:“行了,都起来吧,咱们不是什么大老爷,不用跪”

    “谢谢官爷”老五爷又小心翼翼的磕了个头,然后颤巍巍的起身,有些彷徨的看着这人

    “规矩只说一遍,记清楚了”那年轻人似乎也见多了这种场面,并没有露出什么怜悯之色,背着手就说了起来:“每天午时一顿粥,到时候老老实实排队,不准闹事,不准乱跑,要是跑到其他营里去蹭饭,我也不会再收你们,都明白了吗?”

    “明白,明白”老五爷连忙点头

    “那行”年轻衙役也无意多说,伸手指了一个方向道:“今天饭点儿已经过了,得等明天才有,你们去那边等着吧,就插着红旗子的那一块儿地”

    “好的,谢谢官爷”老五爷又道了声谢,然后便转头示意,带着李家人往那边去

    “这贼老天呀!”

    看着李家人离去,衙役们也是微微摇了摇头,感叹一声道:“不知道后面还有多少人呢,要是再来一些,咱们这儿可也容不下了”

    “嗨,来不了多少了”一个看起来精明些的同伴摇头,煞有介事的道:“这都一个多月了,没能过来的大多都已经饿死了,再来也来不了多少”

    “呵,老天造的孽”有人骂了一声,随即岔开话题,聊其他的了

    李家人很快来到刚才衙役指的地方,插着个小旗子,上面用繁体字写着:难民十五营

    说是营地,其实就是随意划出的一块儿空地罢了,地方挺大,散开些休息,不至于跟别人发生争执

    李家人小心避开别人,在一处阴凉落脚,然后把重要东西都收拾了,围坐成一圈守护

    “清源,现在该怎么办?”老五爷又问了安小泉

    “等着吧”安小泉摇摇头,随意道:“其他人怎么样,我们就怎么样,咱们是难民,不用做那么多”

    “嗯,行”老五爷也通事理,点点头稍微想了一下,又对那些妇人吩咐道:“都哄着点儿孩子,别让哭闹,别乱说话,小孩儿的嘴要把严实”

    “知道了五爷”妇人们慎重点头

    “那行,休息吧,该睡睡,别到处乱跑”老五爷又吩咐了一句,便不再说话了

    时间流逝,难民营像是乱葬场一样寂静,每个人都木木的坐在地上,连动都不愿意动弹

    直到暮时,城门处忽然出来了些人,难民们才微微有些动静

    “嗯?不是午时施粥吗?”老五爷往哪边看了一眼,有些疑惑道:“现在是干嘛的?”

    “不知道”安小泉摇头,想了一下道:“先等等看吧,要施粥的话肯定会轮到我们的,而且你看其他难民也没怎么动弹”

    “行”老五爷点头,又疑惑的望向那边

    城门处出来的人挺多,有百十个,笑呵呵的与那些衙役说了会话,便各提着一个大布袋往各个难民营地赶

    其中有五六个跟衙役多聊了几句,然后直接往安小泉这边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