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愿使徒》正文 第十八章:饥荒(15)
    或许是从衙役那边问到了什么消息,这五六人目标很明确,直接是冲着李家人的方向来的

    李家人不清楚什么状况,尽皆有些茫然

    “老乡”

    那些人很快来到,亲切的叫了一声,声音热络的问道:“你们都是今天刚来的呀?”

    “呃…是啊”老五爷有些懵,起身应了一声

    “啧,这时候才过来,肯定受了不少苦吧?”来人一个高壮汉子怜悯的叹了一声,又接着问道:“不知道现在豫州状况怎么样?有没有好一些?”

    “还是那样,到处都旱”老五爷不知道这些人来意,小心应付着

    “还旱啊?”这人似乎很失望,摇头叹息道:“唉,我大姑她们家也是豫州的,现在也没个信儿,不知道人是不是还活着”

    “呀?你也有亲戚在豫州啊?”老五爷一听,有些惊讶,同时心中也有些亲切起来

    “是啊”那人似乎说闲话一般,摇了摇头道:“只不过这大荒年,到处死人,她们不知道怎么样了”

    “唉,这也是没办法”老五爷叹息一声道:“碰到这种年头儿,只能盼着老天别那么绝”

    “是啊”那汉子也叹息,随即看了李家众人一眼,似乎想起了什么,忽然从随身布袋里掏出两个热腾腾的馒头递过来道:“来,大爷,你们一路赶过来,肯定也不好过吧?这是刚蒸好的大白馒头,要不要来一个?”

    “呃…”

    老五爷愣了,闻着馒头热腾腾的香气,只感觉肚中立刻饥饿了起来,不过他不傻,反而后退了两步有些谨慎的问道:“小兄弟,能不能把话说清楚?你到底是要干什么?”

    他虽然年龄大了,却也还没到老糊涂的地步,自然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而且只往自己家掉

    “呵呵,这个啊”那汉子见老五爷起了警惕,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随即也拱拱手,豁达的解释了起来:

    “这位大爷,实不相瞒,我是个人牙子,帮人家办事儿的,看你这里有许多小子丫头,这大荒年的养着也是费劲,不如让我带着他们去寻条活路吧”

    “人牙子!”老五爷稍微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他们的来意,回头看了自家孩子们一眼,见他们都畏惧的缩在父母身后,果断摇头道:“不行,我们的娃我们自己养,不卖”

    “大爷先别忙着拒绝”那汉子笑了笑,又从布袋里拿出几个馒头道:“孩子我们不白带,女娃两个馒头,男娃三个馒头,而且你也不用担心娃娃的出路,我们是正经牙子,买了人都是去大户人家当丫鬟奴才的,以后若是讨了主子欢心,说不定还能腾达”

    “……”

    老五爷沉默,好半晌才再次摇头道:“不行,我们家娃娃不卖,你们走吧”

    “这样啊,那好吧”那汉子闻言顿了一下,最终还是点点头,叹息一声道:“大爷,这边我们每天都来的,你要是改了主意,可以随时来找我,或者我家兄弟也行,别被那些假人牙子给骗了,到时候让孩子遭罪”

    “嗯”老五爷沉闷的应了一声,心事重重

    “咱们走吧”那汉子见状也不再多说,又看了李家人一眼,便带着自家人离开了

    此时周围还有许多人牙子在四处走动,时而有人从难民中带出一两个孩子,又去其他地方寻找商机,李家这边孩子不少,自然也有好几波人过来问,不过老五爷现在心思沉闷,没心情搭理,是石头叔上前推了

    “五爷,咱们怎么办啊?”已经有好半晌了,老五爷还是坐在地上不说话,石头叔有些担心

    “怎么办?”老五爷抬头看了石头一眼,眼神有些茫然,嘴唇张了又张才道:“石头,你说…让娃娃跟着咱们能行吗?”

    “能行,怎么不能行?”石头叔是坚决不同意卖孩子的,闻言立刻摇头道:“咱们的娃不跟着咱们可怎么办?谁家会对别人的娃上心啊?”

    “可是咱们养不活啊”老五爷眼神依旧茫然:“人家说的对,这大荒年,孩子不好养活,咱们运气好,有清源在,没有遭太大罪,可是清源这身子也护不了我们多久啊,等他不行了,异地他乡,连个落脚之地都没有,几十口子人怎么养活孩子啊?”

    人离了乡,就是树离了土,不扎根,根本没法活如今李家虽然在此处落脚,但还远远算不上扎根,供养孩子的确难的狠

    “……”

    石头叔也沉默了,但心底还是不情愿,想了想道:“或许到时候就好了呢?”

    “哪儿那么容易啊?”老五爷摇头叹息,又顿了一下,扭头朝安小泉问道:“清源,要不你说说吧,孩子们该怎么办?”

    “五爷,孩子们当然得留着”安小泉一直在旁边听着,知道事情始末,直接摇头劝道:“孩子毕竟是自家孩子,但凡有一点儿办法,都不能往别人手里推,人家说的好听,让孩子去大户人家当丫鬟奴才,且不说他能不能做到,就算真到了大户人家,也绝不是那么好活的”

    安小泉毕竟来自盛世,就算没有这些担忧,他也是非常反对卖孩子的,李家还没到那个地步

    “你说的我也知道,可是我们怎么养孩子啊?”老五爷哀叹一声,闭目沉痛半晌,又颤抖着握住李清源的手道:“清源,五爷求求你,多活一些时间,多护着族人一点,五爷我…我没那个本事啊!”

    他说着说着,眼泪就下来了,六十好几的人,哭的像个孩子似得

    “……”

    安小泉也很无语,我这还没死呢,怎么弄得马上要死了一样?

    他略微扯了扯嘴角,却也立刻伸手按住老五爷的手掌道:“老五爷,别这么说,大家还是要靠你的,而且我还能坚持一段时间,会想办法让大家”

    “好孩子,唉,怎么就这么命苦啊?”老五爷又哀叹一身,擦了擦眼泪,便转转身子倚在树上不说话了

    其他人见状也都沉默,石头叔试着上前劝了两句,却被老五爷推说没事,只好也不再劝,回身安排大家休息

    暮色很快笼罩下来,李家的圈子里有些寂静,安小泉压低声音咳嗽了两声,将肺中积血咳出,便也准备睡觉

    忽然,一只小手按在了他肩膀上

    “清源哥”

    说话的是近身伺候那姓王的小丫头,几个小姐妹都在

    “怎么了?桂芳”安小泉笑了一下,伸手揉了揉她们脑袋问道

    王桂芳就是那年龄稍大些的丫头,跟小丫一般年纪,很懂事,平时也会约束教导几个妹妹,跟李家人相处很好

    “清源哥”小桂芳声音低落,眼睛闪闪的看着安小泉,抿着嘴唇泫然欲泣道:“要不…要不你把我们卖了吧”

    “啊?”安小泉有些惊讶,愣了一下,随即失笑问道:“为什么?你说什么胡话呢?”

    “我没有说胡话”小桂芳摇了摇头,垂首哽咽着道:“清源哥,你救了我们的命,我们都很感激,但是我们没本事,不知道该怎么报答,现在那些人牙子来了,我们几个能换十来个馒头,所以,你把我们卖了吧”

    “呵,傻丫头”安小泉真的笑了,伸手捏了捏王桂芳的脸蛋问道:“你知道那些人牙子是什么人吗?你知道未来他们会把你卖到哪里去吗?大户人家每年打死的丫鬟不少,勾栏红楼里人也活的不痛快,你在这儿犯什么傻呢?”

    “可是…可是…”小桂芳又哽咽了两下,撇嘴轻声哭道:“可是我们只有这一条路可啊”

    她压抑着抽噎两声,用力抹了抹眼泪道:“清源哥,你对我们很好,我们都记在心里,可我们终究不是李家人,没理由养我们一辈子的,我们都是丫头,每个依靠根本活不下去,把我们卖了,也算是有个活路”

    “哦,原来是担心这个啊”安小泉恍然,心中更加无语,又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口中揶揄道:“真是一群笨丫头,你们先等一下,我让石头叔来跟你们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