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愿使徒》正文 第二十三章:饥荒(20)
    “当任知府?”

    周县令闻言一愣,想起安小泉刚进来时说过的话,一时觉得有些荒谬,却又不好训斥,只得温和的摇头道:“清源贤侄可莫要胡言乱语,周某只是个举人而已,能当上县令,已经是官运亨通了,怎么可能再当上知府?”

    “如果现任的知府大人卸任了呢?”安小泉微笑。

    “什么意思?”周县令皱眉。

    “我说,现在的知府大人,在那个位置呆不长了。”安小泉依然微笑,停顿一下,摇头感叹道:“的确,他的筹谋很不错,以六十万灾民的性命将功抵罪,可惜,他遇到了我,他扣了本该分发给我的救灾粮。”

    “这…”周县令听安小泉如此说,没来由的感觉脊背一阵发冷,略微迟疑问道:“清源,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若想拿到后续的救济粮,我们必须要扳倒知府大人啊。”安小泉看了周县令一眼,随即又安抚道:“县令大人勿忧,现在其实形式已成,我们不需与知府大人当面相争,只需小小推波助澜一番便可成事。”

    “……”周县令还是有些犹豫,看了看旁边刘先生,又思索了一下才问道:“具体当是如何筹谋?”

    “不需要太多动作。”安小泉摇头笑了笑,解释道:“知府大人扣的并非我们一县灾粮,你觉得其他县城会如何安置那些难民?”

    “这个…应该是劝他们往卞阳城去吧。”周县令想了一下,又质疑道:“可你刚才不是已经说过,难民劝不走吗?”

    “只是大部分而已。”安小泉摇头,解释道:“在知道县城里的确没粮之后,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人会努力去寻求活路的,这部分人聚集到那边,也是几十万上下,县令大人以为,即便是卞阳城能容得了那么多人吗?”

    “这…不能。”周县令想了想,摇头道:“即便是卞阳城,也容不下那么多难民,聚在一起多了,反而会出事故。”

    “当是如此。”安小泉点头笑道:“其他县城的流动难民,再加上卞阳城本身的难民,数量可达百万之多,即便是府城,也处理不了这么多难民的围伺,稍有差错,便会出大变故。”

    “咱们要做的,就是将这边的事情如实上报给朝廷,等卞阳城出了问题,知府大人被撸下来的时候,那县令大人这种在无粮状态下收容十万难民的好官,便有极大可能会升任知府了。”

    “这样啊。”周县令恍然,眼神闪烁着想了片刻,摇摇头叹息道:“知府之事就另说吧,我终究只是一县之才,那个位置坐上去对我未必会是什么好事,特别是在这种重任压身的时候。”

    他担心现在上去,会由自己面对百万难民,无力掣肘。

    “这个随大人自己定夺。”安小泉笑了笑,不是很在意,接着道:“反正奏折是一定要上的,需要让朝廷知道大人的作为,让他们知道你依然在为难民奔波,那样救灾粮才不会继续被知府大人所扣。”

    “这个自然,我会去做的。”周县令点头应允,饮了杯茶,又望向安小泉畅然笑道:“清源贤侄,你此次来可是解决了我一个大难题啊,若有所求,尽管说出,只要在本县令能力范围内,定当竭力完成。”

    “多谢县令大人抬爱。”安小泉立刻拱手道谢,略微犹豫道:“按理说为民之事,乃是读书人的本分,不应有所求,但学生现在处境实在艰难,想为家人四十余口求一个住处,求一份食粮,若能再安排一些工作让他们过活,清源当感激不尽。”

    “哦?只是如此?”周县令笑问。

    “如此便够了,求一条活路而已。”安小泉腼腆点头,神色愈发恭敬。

    “那好。”周县令点头,想了一下,冲一旁的周志远招手道:“志远,去,在附近看看哪里可以腾出些房屋来,让清源的家人住下,给他们安排好。”

    “好的。”周志远点头,来到安小泉身边道:“清源兄弟,先跟我去偏房休息一下吧,等我安排好住处,再接你过去。”

    “谢过志远哥哥了。”安小泉再次道谢,将边李大柱招过来,爬上他的背冲正前两位告别道:“县令大人,刘先生,学生先退下了。”

    “路上可要慢些。”两人起身相送。

    安小泉拱了拱手,由李大柱背着,很快便出了客厅,跟着周志远往偏房而去。

    “老刘,你对这个后生的提议有什么看法?”周县令看着安小泉离去,扭头望向刘先生。

    “可谓妙法。”刘先生点头,略微沉吟道:“不循规蹈矩,另辟蹊径,令人耳目一新,而且最关键的是,施行性很强。”

    “嗯,没错,我也如此觉得。”周县令点头轻笑,又问道:“那你觉得我们该如何开始呢?”

    “这个嘛…需要再商议一番。”刘先生想了想,摆手笑道:“不过你还是先写奏折去吧,多写几封,必须得把后续的救济粮抢过来。”

    不管怎么样,奏折是必须写的,毕竟要施行新政,肯定得上报朝廷,如果不上报,即便是善举也必会被上面治罪。

    “哈哈,好。”周县令点头,哈哈笑道:“我先去写奏折,你在这帮我计划一番,今晚咱们一起喝酒。”

    “去吧。”

    这两人也分开来,心情俱是不错。

    ……

    当前情况下,在石钟县找一个可以容纳四十人居住的地方并不容易,毕竟周围乡镇有许多人都缩居在城里,房屋早被占满了。

    也幸亏周志远身份非同一般,活动了一番之后,还是在县衙附近找到了一处不错的院落。

    “清源,你回来了?”

    老五爷等人已经被提前接到这里,看到安小泉过来,立刻围了上去,有些忐忑的问道:“怎么回事儿?那些衙役没怎么你们吧?还有,他们为什么会把我们带到这里来?”

    “哈哈,老五爷,是好事儿。”安小泉还没来得及回答,李大柱便抢先笑道:“刚才清源给这个县的县老爷出了个主意,告诉他怎么安置难民,结果县老爷一高兴,就奖励我们一个院子了。”

    “哦?果真如此?”老五爷惊喜。

    “当然。”

    后面跟着的周志远见状,上前来笑道:“清源兄弟乃天纵之才,随意点拨之下,便解决我们所困扰的大麻烦,这是诸位应得的。”

    他说着,又冲身后两个抬着东西的衙役冲招招手道:“喏,这两袋粮食是我从家里带来的,还有些旧衣旧被,东西不多,等过两天我给你们找些活儿计,你们应该就能自己自足了。”

    “多谢官爷。”老五爷见状立刻道谢,还想磕头,却立刻被周志远拦住。

    “当不得谢。”他摇摇头安抚道:“若说谢,也该是我谢清源兄弟才对,哪敢让老人家如此。”

    “该谢的,该谢的。”老五爷依然激动,但却不执着于跪下了。

    周志远见状心头稍松,又笑了笑,扭头望向安小泉道:“清源兄弟,你们先休息吧,我给你请了个郎中,大概一会儿就到,你放心开药,银钱我已经付过了。”

    “多谢志远哥哥关怀。”安小泉拱手。

    “不必。”周志远摇头笑了笑,然后告别道:“这边看起来已经无事,那我就先走了,父亲那里或许还要我安排些事情,你若有什么吩咐,可以差人去县衙里喊我。”

    “好,一定,志远哥哥路上慢些。”

    周志远走了,留下两袋米粮,和几条看起来有些破旧的被褥,虽然的确不多,但对李家人来说,这都是救命的东西。

    “清源,好本事啊。”老五爷看着这些东西,开心的直想哭,抓着安小泉的手激动道:“没想到…没想到你竟然真的能给我们找到一条活路,你是咱们李家的福星啊。”

    “呵,应当的。”安小泉笑了笑,提醒道:“五爷,不必如此激动,当下还是赶快给大家安排一下吧,我身子有些不舒服,想躺躺,另外再让大家做点东西吃。”

    “哦,好。”老五爷立刻点头,安排道:“石头,赶紧给清源铺一床被子去,你们几个妇人也别站着,做饭,做饭,做一顿稠的,让大家吃饱。”

    大家纷纷忙碌起来,屋里屋外来回跑动,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