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愿使徒》正文 第三十一章:奶爸日记(1)
    “老三,给个话吧!到底卖不卖?”

    赵癞子说了一大堆,看安小泉像根木头似得,只好皱眉叹了一声,起身放狠话道:“不卖我就让人家走了,只不过以后再想反悔,可别来找我”

    这话听起来不怎么,但也的确是狠话,要知道乡间生活困苦,邻里都需要互相帮衬着才能稍微过的好点,要是少了邻里的帮衬,那日子可就非常难熬了

    “让他们走吧”安小泉此时已经回过神来,略微瞥了他一眼,摇摇头道:“癞子,这事儿是我做的不对,但我现在真的反悔了,这孩子,我不能卖”

    刘老三的愿望便是不要沦落到卖孩子的地步,所以安小泉不管怎么说,也得先把这个孩子留住

    “行,行,刘老三,你有本事!”赵癞子听他真的拒绝,心中立刻升起一股火气,起身气恼道:“以后过不下去,别来求我!”

    他说罢,就甩脸转身朝屋外走去,跟院子里一对小夫妻说了会儿话,最后满脸晦气的摇摇头,结伴离开了家门

    安小泉见状耸了耸肩膀,对他们的离开并没有太在意,低头看向自己怀中的这个婴孩,眼神中带着几分打量

    初生的婴孩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爱,脸皱皱的,眉眼也有些淡,看起来丑巴巴的,而且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奶腥味

    “小泉,这是你闺女耶”小梦此时也跳出来,颇有兴趣的盯着安小泉怀中的婴孩道:“你竟然当爹了?”

    “哪有?”安小泉闻言不是很赞同,有些尴尬的辩解道:“这又不是我闺女,是刘老三的”

    “可你现在不就是刘老三吗?”小梦翻了个白眼道:“顶着人家身子,还不承认这是你闺女?”

    “那也不是我的”安小泉翻了个白眼儿,摆摆手辩解道:“我这只是帮人家养闺女而已,顶多只能算干女儿,算了,不跟你讲了,讲了你也不懂”

    他说罢,又伸手点了点怀中婴孩的嘴唇,心中也不免有些新奇

    之前在那个变异人的时空时,他也曾娶过两次老婆,但因为身体原因,却都没有孩子,眼下这孩子,算是第一次跟自己有些许关系的婴孩儿,也不知道到底算不算自己的闺女

    心中正纠结着,门外又传来脚步声,安小泉抬头看了一眼,见一个八九岁大的小男孩儿,和一个五六岁大的小丫头走了进来

    “爸”

    那男孩儿看了看安小泉怀中,走过来大大咧咧的问道:“这小孩儿你怎么还不卖了啊?再不卖了,我们可就上不了学啦”

    “嗯?”

    安小泉本来想给这孩子一个笑容的,但听到这话,立刻皱眉,仔细打量了他一眼,冷下脸提醒道:“白水,这可是你妹妹”

    这小孩儿叫刘白水,是刘老三的大儿子,今年九岁

    “可是我已经有一个妹妹了啊”刘白水不满,拉了拉旁边的小丫头噘嘴道:“我有青荷一个妹妹就够了,那个卖了也没啥”

    “谁教你说这样的话的?”安小泉眉头皱的更深,板着脸问道:“是不是刚才那个赵癞子?还是别的什么人?”

    小孩子心肠再坏,也不会说把妹妹卖了这样的话,他们还不懂这意味着什么

    “这…这…”刘白水到底还小,一看老爸生气立刻就慌了,嗫嚅着嘴唇道:“可他说的也没错啊,这妹妹是个灾星,留在家里指不定还要克死谁呢”

    “哼,人家说啥你就是啥,没出息”安小泉骂了一声,想了想又叹息道:“先带你妹妹去旁边歇着吧,你们的学费我会想办法,记住,别乱跑,别惹事”

    “哦”小家伙怂了,点点头带着妹妹又回到院子里去了

    “唉,好麻烦啊”安小泉看着他们出去,眉头皱的跟沟似得,忧愁叹息道:“我这好像一次要带三个娃,怎么带啊?”

    “凑合着带呗”小梦耸耸肩膀,逃出小爪子好奇的挠了挠婴孩儿的鼻子道:“挣钱,请保姆,对你来说不是很容易吗?只要把孩子带大了,其他时间你想干啥干啥”

    “希望吧”安小泉耸耸肩膀,面色不是很乐观

    他又低头看了看怀中婴孩,小丫头此时正在酣睡,微微犹豫,将她放到旁边床上,用被子盖了两层,然后朝堂屋走去

    堂屋正中,此时正摆着一个女人的黑白遗照,看面相大约是三十岁出头,挺精神的一个人

    这便是刘老三的媳妇,一个月前没的,失去了她,刘家失去了半边天,剩余的重量将刘老三完全压垮,因此安小泉才得以来到了这里

    心中唏嘘着,安小泉走过去擦了擦那本就很干净的相框,然后便转身朝院中走去

    院子里,刘白水和刘青荷两个小孩儿正在玩石子,看到老爹出来,也没有打招呼的意思,依然在那里玩的很嗨

    “你们饿不饿?”安小泉站在门口问了一声

    “饿”

    两个小孩儿这才抬头,刘白水起身问道:“爸,中午吃啥?有鸡蛋没?”

    “没有”安小泉皱眉摇头,道:“我去厨房看看有什么能吃的,你们先等着吧,看着点儿屋里,你妹妹要是哭了立刻叫我”

    “哦”刘白水撇撇嘴,继续蹲下玩石子

    安小泉也不再多说,直接撸撸袖子,往厨房去了

    乡间的厨房是杂乱的,锅碗瓢盆都堆在一起,还有一大堆的柴火,抬头看看,一眼就能看到被熏的黑黢黢的屋顶,像是一大块儿黑布似得,油亮反光

    安小泉微微皱眉,不过很快便适应了下来,来到屋子角落洗了洗手,开始准备做饭

    缸里有半缸面,碗里还有几个鸡蛋,院子里以前媳妇种的青菜叶子也能吃,凑合一顿午饭是没问题的

    他拿起一块儿布擦了擦案板,就开始动作了起来

    做饭,安小泉当然会,以前小猪还小的时候他就经常做,只不过后来心脏恶化,不敢再乱动了而已,现在用这具还算健康的身体,自然可以毫无顾忌的做任何事

    揉面,擀皮,刀切,不过是十几分钟功夫,他便把手工面条切好,然后又去院子里收了一些青菜叶子,安小泉便开始烧火炒菜了

    说实话,这种农家的地锅他没用过,但却也丝毫不会影响他做饭,一来是因为操作比较简单,二来是身体原有的记忆,会教他怎么去做

    如此,一边烧火,一边炒菜,最后再添了些水,一锅品相还算可以的青菜面很快做成了

    “爸,我饿”

    或许是闻见了面的香气,俩孩子也不玩了,跑到厨房门口,瞪大眼睛看着锅里

    “等一下,马上好了”安小泉头也没回,熄火盛饭

    两小碗一大碗,锅里还剩一些,应该够自己再添一碗的

    他先帮两个小孩儿把饭端到堂屋里,结果刚到堂屋,就听见旁边房间里小婴儿的哭闹声,不知道都哭了多久了

    “哎呦,你妹妹哭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啊”

    安小泉闻声立刻慌了,不过也没功夫去教训这两个孩子,连忙将两碗面放下,皱眉摆摆手道:“你们先吃吧,我去看看你妹妹”

    他说罢,就直接往卧室里走去

    卧室里,那个小婴儿果然已经哭了许久,脸上都是泪,声音听着都有些哑了

    安小泉过去小心的将她抱起,像电视上别人哄孩子时那般晃了两下,却还是止不住,只好向小梦求助:“小梦,怎么回事?她是不是饿了?”

    “饿没饿我不知道”小奶猫捂着嘴巴笑了笑,有些幸灾乐祸道:“不过我知道,她现在已经尿床了,快给人家换尿布吧,呵呵呵呵”

    “换尿布?”安小泉闻言有些麻爪,半晌才苦笑着摇摇头道:“哎呦,我这什么命啊!真是的”

    心中叫苦,但他动作却不满,立刻打开小婴孩儿的襁褓忙碌了起来

    刘老三的家庭当然没奢侈到给孩子尿不湿的地步,面对刚出生的孩子,都是用碎布将就一下,防尿效果极差

    安小泉忍着腥臭将小丫头的尿布换好,然后发现襁褓也已经湿了一点儿,只好又换了一个一个干净的小被子,把她重新包起来

    小丫头这才算不哭了,只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来看安小泉

    “嘿,这一睁眼,看上去还挺可爱的啊,是吧?”安小泉看着小丫头乌溜溜的眼睛,心中稍微软了一下,只感觉自己刚才的忙碌没有白费

    “嗯,是挺可爱”小梦附和,忍不住再次伸出小爪子摸了摸婴儿的脸,同时提醒道:“给她弄点吃的吧,我感觉到她肚子里没有食物了”

    “行”安小泉心中暖暖,当即点头,抱着娃娃往堂屋走去

    堂屋,两个孩子正没心没肺的吃着饭,对老爸的忙碌毫不关心,不过安小泉也没功夫教训他们,直接来到条几旁,拿起刘老三之前买的半袋奶粉开始忙碌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