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愿使徒》正文 第三十二章:奶爸日记(2)
    奶粉,奶瓶,热水壶,安小泉一手抱着孩子,一手小心翼翼的操作着,总算是把奶粉沏好了。

    “呀…呀…”

    看到奶瓶,怀中的婴儿发出无意识的呀呀声,若不是胳膊被襁褓束缚着,安小泉怀疑她会伸手来夺。

    “等一下,还有些烫呢。”尽管知道婴儿听不懂,他还是柔声安抚着,把奶瓶放到一边,往厨房走去道:“等一下凉了再给你喝,爸爸先吃些东西,不要急。”

    “啧啧,这就自称爸爸了?还说不是你闺女?”小梦趴在肩膀上笑着揶揄。

    “闭嘴吧你。”安小泉有些尴尬,翻了个白眼儿道:“没看我忙成狗了都,还在这儿添乱,有本事帮我干点实事儿,别光看热闹啊。”

    “哼,别啥事儿都想着靠我。”小梦闻言不满,皱皱鼻子道:“这个任务对你来说明明是很简单的,只要不偷懒,很容易就能完成,所以,努力吧,让我看看你是怎么当爹的。”

    “切~说到底还是没用。”安小泉撇撇嘴,也不与它争吵,直接来到厨房洗了洗手,把饭端到堂屋开始吃了起来。

    面有些泡软了,不过好在是手工面,不至于没法吃。

    安小泉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拿着筷子,呼噜噜的就吃了起来。

    “我吃饱了!”过了片刻,旁边刘白水把筷子放下,拍拍肚子起身道:“先出去玩了。”

    “我也吃饱了!”那小丫头见状,不顾自己碗里还有半碗面,便也起身。

    “坐下!”

    安小泉见状轻斥一声,皱眉望着两人道:“白水,老实坐着,青荷,把面吃完!”

    “我吃完了!”刘白水不服气,梗着脖子还是想往外跑。

    “坐下。”安小泉皱眉,有些烦躁道:“要是不听话,出去就别回来了,以后让人家给你做饭吃,我看谁会要你。”

    “哼!”

    青荷胆小,看安小泉说了第一次就胆怯的坐了下来,但刘白水还是有些不服气,噘了噘嘴,却也还是坐了下来,在那儿纠结着小腿,闲的发慌。

    安小泉见状心中有些烦闷,这熊孩子,看起来不太好带啊。

    微微叹了口气,安小泉也不再理会两人,继续埋头吃自己的。

    大约两分钟时间,安小泉把自己的面也吃完,放下筷子看了看怀中的婴孩,然后拿起旁边的奶瓶试了一下温度,喂给怀中的婴孩。

    “我…我也吃完了。”对面传来一个弱弱的声音,是刘青荷,他放下筷子看了看安小泉问道:“现在能不能出去玩啊?”

    “不能。”安小泉瞥了两人一眼,继续喂着婴儿,同时冷脸问道:“白水,刚才做饭的时候我怎么跟你们说的?让你们看着妹妹,你怎么做的?妹妹哭了那么久都不告诉我一声。”

    “我没听见。”刘白水梗着脖子说的理直气壮,仿佛自己没听见是多大的理由一般,他偷偷看了一眼安小泉,还有些不服气的继续道:“而且把她卖了,不就没这么多麻烦了吗?天天晚上都哭,吵的我跟青荷都睡不好。”

    “混账。”

    安小泉眼角抽了抽,有点想拍桌子,无奈手上却腾不开,只得严厉的骂道:“哪有你这么不懂事的?人家孩子再皮,也不会说卖妹妹的话,以后再说这种混账话,我就把你屁股打开花。”

    “……”

    刘白水以前是挨过揍的,闻言脖子一缩,终于不再争辩。

    “哼。”安小泉见状面色稍缓,继续喂着怀中婴儿,板着脸对两人道:“现在你们妈妈没了,只靠我一个人,要养你们很难,你们也应该懂事些,至少别给我添麻烦。”

    他顿了顿,继续道:“白水,你年龄大些,应该已经可以帮我些忙了,其他不说,我做饭时帮我烧火应该是可以做的。青荷,你也别整天跟你哥哥瞎玩,在爸爸没空的时候,你就要帮忙守着妹妹,别让她哭了都没人来管,明白了吗?”

    “明白。”青荷怯怯的点头,刘白水却噘嘴不言。

    安小泉见状也不再多说,摆摆手道:“好了,你们先出去玩吧,别往外面跑。”

    刘白水面色这才好了些,把板凳一踢,立刻就拉上青荷,风风火火的往门外蹿去。

    “唉,这熊孩子,不好带啊。”安小泉望着两个孩子的背影,又忍不住叹息一声。

    “要不要我给你来一本带娃手册?说是能把孩子养成最听话最听话的那种。”小梦趴在肩膀上轻笑。

    “算了吧。”安小泉翻了个白眼,不赞同的道:“孩子跟孩子是不一样的,要是凭一本书就能把孩子较好,世界上就没那么多熊孩子了,而且把孩子养成傀儡有什么意思?呐,先给我一本育婴手册吧,看看孩子老是尿床,有没有办法治。”

    “哦。”小梦点头,爪子一弹,一个淡淡的光幕就出现在安小泉面前,上面各式各样的育婴手册排列,是以前小梦玩电脑时从电脑上记忆下来的。

    “先收起来吧。”安小泉见状点点头,满意道:“我现在也没时间看,等晚上再看。”

    “哦。”小梦挥挥爪子,又把那隐形光幕打散,继续趴在安小泉肩膀上,好奇的看着小婴儿。

    不多时,奶粉喝完了,怀中的女婴噙着奶嘴,闭上眼睛老实的酣睡起来,安小泉见状,便轻轻的将奶瓶放下,把婴儿抱到隔壁床上盖好,然后端着三个空碗来到厨房。

    锅里还有一些面,不过不多,安小泉把它们盛出来呼噜噜吃掉,然后又忙着倒水刷锅,等这一切弄完,又是半个小时过去了。

    刘白水两个小孩儿还在院里随意的玩着,若不是因为母亲丧期不能随意出门,估计早就跑野了。

    安小泉想了想,又回到屋里,把婴儿抱出来,冲院里两人吩咐道:“白水,带着你妹妹在家里,别乱跑,我要出去一趟。”

    “爸,去干嘛啊?”刘白水闻言立刻兴冲冲的跑过来,有些哀求道:“带我们一起出去玩呗。”

    “我去带你们妹妹上户口,没空管你们。”安小泉皱眉,嘱咐道:“你是大孩子了,带着青荷好好在家里呆着,别不懂事,我很快就回来了,要真有什么事,找隔壁令子叔帮忙。”

    先前因为刘老三媳妇新丧,再加上赵癞子不停往这边走动,这个小婴儿的事就一直搁置了,没上户口,也没起名字,现在安小泉来了,当然得把上户口的事提上来,毕竟他是坚决不会卖孩子的。

    “哦。”刘白水很失望,却也无奈点头,蔫蔫儿的带着青荷回去玩石子了。

    安小泉见状稍微安心,走出院子关上大门,抱着婴儿往街道上走去。

    乡间的街道是宽阔的,不像城市里那样,每一分地皮都被开发商用作赚钱的工具,只留下狭窄的甬道供人通行。

    安小泉走在稍微有些坎坷的土路上,融合着脑中记忆,对村子的分布也愈发熟悉了起来。

    “老三,干嘛去啊?这几天怎么都没见你呢。”

    路边有唠嗑的邻居看到安小泉,笑着打招呼。

    “给孩子上户口。”安小泉看了那几人一眼,微微笑了一下道:“这段事忙,也没功夫出来折腾,趁现在好了些,给孩子把户口上了。”

    “哎呦,孩子不卖了?”这几人闻言惊讶,忍不住直接问了。

    毕竟是乡里乡亲,看着赵癞子不停往刘老三家里跑,他们自然也知道了刘老三要卖孩子的事儿,都以为孩子已经卖掉了呢。

    “不卖了。”安小泉摇头,面色轻松道:“这是梅子拼命生下来的,再怎么也不能卖了,留着自己养。”

    “这样啊。”几个邻居点头,随即又都附和道:“不卖好,现在又不是以前,哪有把自家孩子卖给别人的道理,再孬也得自己养着。”

    “是啊,自家孩子给别人养,那是完全没道理的。”

    乡邻之间,就算不认同你,一般也不会说什么难听话,最多也就是背后酸两句,坏话不会当面说。

    “呵呵,你们先聊吧,我去村支书家看看。”安小泉没空跟这些邻居多聊,告别一句,直接带着孩子往村支书家走去,留下这些邻居在后面不知嘀咕些啥。

    “嗳,你说老三这次挺有骨气啊,竟然顶着赵癞子没把孩子卖了。”

    “切,赵癞子算个什么东西?要是我刘家的,兄弟几个早就把他弄死了,他那就忘祖欺宗。”

    “不过老三不卖孩子可怎么办啊?他还欠我家两百块钱呢,现在好像没法还了。”

    ……

    且不说那些背后的嘀咕,安小泉拐了个弯,很快就来到了村支书家。

    村支书家里也是住在河边的,早年政策下来时,趁关系方便包了个鱼塘,家里比普通人家富裕许多,还盖了个二板楼。

    安小泉过来时,大门正关着,听声音里面是在看电视,他上前敲了敲门喊道:“志伟哥,在家吗?”

    村支书也姓刘,四十多岁,算是刘老三的表兄,不过关系有些远,平时也没太多照顾。

    “谁呀?”里面传来回应,随即便有脚步声,刘志伟过来把门打开,往外一瞧笑道:“哎呦,老三,怎么有空过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