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愿使徒》正文 第五十六章:奶爸日记(26)
    “呃…这个嘛…”

    李秋生闻言略微迟疑,随即苦笑着安抚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姐人挺好的,至少不会对孩子做什么坏事,她只是比较稀罕小孩子而已”

    “能告诉我原因吗?”安小泉有些不满足这种敷衍的回答,好奇的追问,又安抚道:“你放心,我不是那种八卦的人,只是看你姐这样有些奇怪而已”

    他满脸八卦的望着李秋生

    男人的八卦之心,也是非常强的,特别是对这种关乎自己的事

    “这个…”

    李秋生面色纠结,看样子很不想说,然而想了一下,却还是叹息道:“唉,都是一些糟心事儿”

    他抬眼看了看安小泉,稍微停顿一下,然后语气有些无奈的道:“我姐以前有过一次孩子,但是流产了,后来再也不能生了”

    随着李秋生的讲述,安小泉大概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要说起来,李冬梅其实也是一个苦命人

    她以前没这么凶,性格挺好的,而且还上过大学,是这个镇子上少有的大学生

    不过女人嘛,终究还是要嫁人的因为她条件好,所以嫁的人家也不错,是城里的,家里挺有钱

    当然,这些东西都是是媒婆说的,等她嫁过去之后才知道,有钱不假,但丈夫是个混蛋

    婆家是城里开店的,在结婚那会儿,的确算是有钱人家,但再有钱,也顶不住人是废物啊

    她丈夫是个二流子,都二十多岁了,还天天跟着一群浪荡子在外面胡天黑地

    李冬梅刚嫁过去就有些不满意了,却也不能刚结婚就闹什么矛盾,想着回头好好跟他说说,让他干些正经事

    然而她一个外来的媳妇,哪能在婆家说上什么话啊?不说还好,一说还惹了一身嫌弃

    所以慢慢的,她也就不管了,想着大不了就混日子,反正这家也确实有点儿钱,可以混

    但混日子也没那么好混的,首先是婆家人的嫌弃,按她婆婆的说法就是:你又不是我儿子,凭什么在我家混日子,还大学生呢,就一个废物村姑

    她不好说什么,那时候她嘴还没这么凶,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忍了下来

    而等到再后来,结婚的新鲜劲儿一过,丈夫也不待见了,这一不待见,他的混子本性也进一步释放开来

    丈夫喜欢喝酒,这个她知道,但她不知道的是,这混蛋喝完酒后竟然还打人,而且别人他也没胆子打,就打李冬梅,边打边骂

    李冬梅是真的气啊,跟婆家人吵上几句就回娘家去了,不过她毕竟是已经嫁出去的人,在娘家也不能长待,被娘家人劝了两天,等丈夫过来稍微道了个歉,也就无奈的跟着回去了

    日子就这么凑合着过,丈夫并没有因为她回过一两次娘家而做出什么改变,依然喝酒,依然打人,依然混日子

    李冬梅忍着,避着,实在避不过,也趁着他喝多时挠他两下,算是给自己报仇了

    就这样,直到有一天,李冬梅怀孕了

    婆家和娘家都为这事儿高兴了一阵,丈夫也稍微收敛了平时的浪荡,知道偶尔关心她一下了

    只是有句话叫做:狗改不了吃屎

    混子稍微收敛两天,并不代表他就变好了

    李冬梅的丈夫只老实了一小段时间,便又恢复了以往的做派,该出去浪出去浪,该喝酒喝酒,唯一改变的就是顾忌李冬梅怀孕,没再打过她了

    然而变故还是发生了,还是因为喝酒

    在李冬梅怀孕大概有五个月的时候,她丈夫又是跟那群所谓的朋友去喝酒,喝到很晚才回来

    李冬梅生气,但也没办法,只把他扶到床上便睡下了

    在半夜的时候,李冬梅肚子难受,想上厕所,这时候她已经已经显怀了,做什么都不方便,所以她就拍了拍身边的丈夫,想让他扶着自己去,在旁边照看一下

    没想到这一拍,就出事儿了

    那混蛋酒劲儿还没醒,又有起床气,烦躁的嚷嚷了一声,直接一把将李冬梅推开了

    孩子就是这样没的

    因为月份大,送医晚,连李冬梅也伤了身子,再也没有怀孕的可能

    一家子乱了

    怪这个,怪那个,最后竟然怪到了李冬梅头上,说她明知道丈夫混,为什么还要找他帮忙?

    李冬梅有些想笑,她想问自己:为什么一开始没看清这家子人?为什么能忍这么长时间?为什么能把自己作践到这个地步?

    所以出了院后,她直接就提离婚了,向法院提的,她想要一份赔偿

    对于离婚,婆家当然是非常同意的,毕竟李冬梅也不能生孩子了

    但想要赔偿,那就不太愿意了

    无奈这事儿已经闹到了法院,她丈夫还是过错方,不赔也得赔

    最后李冬梅胜诉,带着当时的一万块钱嫁妆,还有三万块钱的赔偿离婚了

    她没回娘家,因为娘家也生她气,说都已经不能生孩子了,为什么不赖着那家人,这一离婚连嫁都没的嫁

    她不想听那些闲言碎语,所以就在镇上租了个房子自己住

    后来稍微筹划了一段时间,又拿赔偿的钱开了个服装店,好过歹过的,一直熬到了现在

    也熬出了这个火爆的性子

    ……

    “这都已经五年了”

    李秋生说完李冬梅的往事,摇头轻啐一口道:“听说城里那混蛋早就娶了新的,连孩子都生了俩,我姐却还是就这么守着这个店,连娘家都是过年才回一趟,跟家里人闹得挺生分的”

    “唉,这事儿啊,没办法”安小泉也叹息,想了想又问道:“你姐就没想过再找一个?按理说她这条件,就算是不能生,再找一个应该也不难啊”

    “当然不难”李秋生立刻点头,伸出几根手指道:“我姐才二十八,还经营着个店,想娶的人多了去了但我姐不愿意啊,她从那事儿以后就没想着再往外嫁,谁要敢提立马就赶人,凶的跟狮子似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