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愿使徒》正文 第六十一章:奶爸日记(31)
    “我?”

    安小泉闻言一愣,随即立刻摆手道:“不不不,我去不合适,你们家结婚,我一个外人跑过去凑什么热闹啊!不行不行。”

    “嗳,什么外人?咱们这能算外人吗?”李秋生笑着摇摇头,拍拍他肩膀道:“下个月初一,等到时候让我姐带你去,可别不去啊!”

    “我这真的不行啊…”安小泉再次摇头,却被李秋生打断。

    李秋生又拍拍他肩膀道:“行了,别说了,邀请我已经给你了,到时候一定要来,姐,初一的时候你带他过去啊。”

    “呃…好的。”李冬梅稍微有些懵逼,却也点点头,没什么意见。

    “那行,你们忙吧,我就先走了,还得去咱们二姑家送帖子呢。”李秋生笑呵呵的点点头,瞅了安小泉一眼,然后便直接出门离去了。

    店里稍微寂静了片刻。

    李冬梅抱着孩子,奇怪的看着安小泉,犹豫一下问道:“哎,刘北河,你跟秋生关系那么好的吗?”

    “没有啊。”安小泉看了看她,苦笑着摇头道:“我和他也只是见过几面,脸熟而已,没有太多交流,要说有,也是他热心帮我的忙,我能帮他的很少。”

    “哦。”李冬梅更加疑惑,想了想道:“那你到时候还去不去?”

    “这个…不去了吧。”安小泉稍微思索,果断摇头道:“到时候你过去帮我说两句话,我本人就不去了,真的不太合适。”

    “也行。”李冬梅点点头,也不再问,抱着孩子坐到旁边小床上道:“那你继续弄吧,把那一箱也打开,我记得还有其他款式的童装,都摆上,明天会有很多小孩儿的。”

    “嗯。”安小泉点头,然后便转身继续开始忙碌。

    ……

    之后几天,李秋生又来过一次,带着个挺漂亮的姑娘,算是过来给李冬梅认认脸。

    李冬梅很和睦,给俩人好好挑了一身衣服,又从外边买了好多饭菜来,好好招待了一下二人。

    安小泉被李秋生拉着,也有幸蹭了一顿,当然,他也不得不免费提供了许多炸串儿来凑桌子。

    时间又过了半个月。

    到了初一的时候,李秋生结婚了。

    安小泉早上来摆摊的时候,李冬梅已经打扮的齐齐整整,准备去赴宴了。

    “你真不准备去啊?”她倚在门口,拿着小镜子补着妆,随意的朝安小泉问道:“秋生上次还特意说了来着,要不然你就跟我一块儿去呗,蹭个饭而已,又不会出问题。”

    “不了,真不去了。”安小泉摇头,又从兜里拿出两百块钱来,递给李冬梅道:“你帮忙跟他说一声我有事儿,别让他见怪,另外这钱也拿着,算我的份子钱。”

    人家既然邀请了,你不去可以,但份子钱怎么也得给点儿的,毕竟李秋生真的帮过他大忙。

    “唔,那行吧。”

    李冬梅瞄了一眼,接过两百块钱放进兜里,然后又回店里收拾了一下,推着个自行车出来了。

    “喂,刘北河。”

    她把卷闸门拉上,锁起来,然后回头看看安小泉,有些犹豫道:“那个…你既然不去,就把碧莲给我吧,我带她过去凑凑热闹。”

    “啊?”安小泉稍愣,随即迟疑道:“这不好吧?这是你们家的事儿,抱着她去会不会不太方便?”

    他有些不太情愿。

    平常就算让李冬梅帮忙看着孩子,那也是在安小泉眼皮子底下的,如果说要带孩子去其他地方,他当然会有些不放心。

    “没事儿。”李冬梅撇撇嘴,混不在意的道:“我店在这儿呢,又不会把她拐了,就是带她去凑凑热闹而已,更何况今天赶集,你这儿肯定忙不过来,我要不带着你确定你能看好?”

    “这…”安小泉迟疑。

    李冬梅见状笑了笑,直接伸手抢过碧莲道:“别说了,拿来吧,把那个背带也给我,我一会儿要骑车子,正好把她绑身上。”

    “唉,好吧。”安小泉苦笑,把奶瓶什么的都给李冬梅放自行车上,不放心的嘱咐道:“看好她啊,别让她吃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如果她实在好奇,就让她沾沾嘴就行,真吃的话她消化不了。”

    “行了行了,我知道,别啰嗦了。”李冬梅嫌弃的把安小泉往旁边推了推,满脸喜色的把碧莲绑在胸前,然后跨上车子道:“我走了啊,大概下午就回来,好好干你的活儿,别瞎操心。”

    她说罢,就骑着自行车一溜烟儿的往远处去了。

    “……”

    我瞎操心?那是我闺女,怎么还成了我瞎操心了?

    ……

    安小泉这边不谈,李冬梅这边。

    今天的李冬梅是真的开心,不是因为表弟结婚,而是因为她能独自抱着碧莲出来逛了。

    她心里满满想的都是:呵呵,没有刘北河那个混蛋跟我抢孩子,真好!明明都不会抱孩子,还跟我抢?鳖孙儿!

    心中美美,再看看怀中也开心的呀呀呓语的小碧莲,李冬梅感觉更是舒畅,一路哼着歌,就往李秋生家里去了。

    李秋生家里其实也是农村的,不过条件不错,早两年就盖了新房,如今儿子结婚,用来当婚房也是正好。

    李冬梅来的时候,家里人还少,不过已经张灯结彩了,几个本家的婶子阿姨正在这边帮忙。

    “呀,冬梅来啦!”

    一个中年男人在门口张罗着桌椅,看到李冬梅,立刻迎过来笑道:“怎么这么久也不回来看看?你大娘天天念叨你呢,又不是离的远,平常也不回家,想跟你说说话也不行。”

    这是李秋生的父亲,李冬梅的三叔。

    “这不是店里忙吗?也没空回来。”李冬梅勉强笑了笑,不想谈这个事情。

    几年前的遭遇,让她与家人产生了些许隔阂,除非什么大事,否则都很少回家。

    “唉,你也真是的。”三叔知道李冬梅的心思,摇摇头也不再多说。

    他眼神转了转,往她怀里看了一眼,面色有些奇异的问道:“对了,这就是秋生说的那个孩子吗?多大了?”

    “啊?”

    李冬梅愣了一下,有些懵神道:“你知道啊?秋生连这都跟你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