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愿使徒》正文 第六十三章:奶爸日记(33)
    “呃…就这孩子她爹啊。”

    李母看李冬梅脸色,以为她又生气了,慌忙解释道:“你别生气,我们就是想替你把把关,所以才偷偷打听了一下对方,没别的意思。那姓刘的人确实不错,是个踏实的,至少不懒,会在外面欠钱,也是因为想救他之前那个老婆,你要真的喜欢,家里人绝不会有什么意见,只不过别把钱交给他就行。”

    “……”

    李冬梅张了张嘴,愣怔了好一会儿才终于问道:“你是说…刘北河?”

    “是啊。”李母点头,眼睛亮亮的道:“以前妈给你找的你不满意,妈不怪你,但你自己好不容易找一个,可别再放过了,瞅个时间就带回家里来看看,赶紧把事情定下来。”

    对于李冬梅的事儿,李家人一直都很忧心。

    毕竟别人家的白菜,好赖也了,你们先忙着,我去看看秋生。”

    她说罢,也不管众人反应,直接就抱着孩子往屋里去。

    “怎么回事儿啊?”

    “估计是不好意思吧?毕竟当初跟我们说宁死不嫁人的,现在一反悔,不好意思说了。”

    “哎呦,都这么大了还不好意思啊?哈哈哈哈。”

    身后传来浅浅的笑声,李冬梅跑的更快了。

    房间里,李秋生早已收拾齐整,正跟旁边两个来当伴郎的兄弟嘻嘻哈哈聊天。

    “李秋生!”

    李冬梅此时抱着孩子进来,往屋里几人身上看了一眼,然后拎着李秋生就往旁边一个小屋里走。

    “冬梅姐?哎?我衣服,衣服!”

    李秋生本来还想打声招呼,但马上便惨叫起来,被李冬梅拎着衣领到了隔壁才得以挣脱,神色仓惶的问道:“姐?咋啦?我结婚呢,别把我衣服弄坏了。”

    “哼!”李冬梅瞪了李秋生一眼,寒着脸问道:“你都跟家里人说了啥?”

    “啊?”

    李秋生有点懵逼,挠挠头问道:“没说啥啊?你指的是什么?”

    “刘北河的事儿!”李冬梅咬牙切齿,狠狠拧了李秋生一下道:“你都怎么跟家里人说的?为什么他们现在都以为我跟刘北河有什么?你都跟他们说啥了?”

    “哎呦,哎呦,你轻点儿。”李秋生嘶着凉气往后缩了一下,苦着脸道:“我也就是随意顺了一嘴而已,想让大家提前高兴高兴,没别的意思。反正你们这情况,就算我不说,不也是迟早的事儿吗?”

    “你懂个锤子!”李冬梅又拧了李秋生一下,气急败坏道:“谁跟你说我跟李秋生有关系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跟他有关系了?”

    “哎呦,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儿吗?”李秋生往后缩着,揉了揉胳膊苦笑道:“我前两次去,你跟那刘北河处的多亲密,让干啥人家干啥,一句还嘴的都没有,比两口子还像两口子呢。”

    “再说了,真没点儿关系你天天抱着人家孩子干嘛?而且都抱到这儿来了,这个样子,就算我不说大家也会知道啊!”

    “……”

    李冬梅无言,低头看看怀里睁大眼睛好奇瞧自己的碧莲,心中一时百味沉杂,叹息着朝李秋生问道:“这事儿你都跟谁说了?”

    “也就跟咱几个婶子说了一嘴而已。”

    李秋生看了看黑着脸的表姐,缩着脑袋继续道:“然后她们几个去打麻将,现在全村人都知道了。”

    “噗~”

    李冬梅感觉自己只想喷他一脸老血,闭着眼睛深呼吸了两口,然后伸手拍拍李秋生的肩膀道:

    “李秋生,我日你大爷。”

    ……

    李秋生的婚礼还是挺顺利的,毕竟李冬梅再怎么也不能在表弟婚礼上闹什么,只是私底下说了他一阵,便安安生生的参加婚宴。

    农家的婚宴是非常热闹的,无论是近亲还是远亲,一般都会来讨个吉利,还有村里的邻居,也都会来说句喜庆话,沾沾新人的运气。

    小孩子拿着鞭炮到处跑,大人都追着婚车瞅新媳妇儿,可谓是一家结婚,整个村子都能喜庆起来。

    不过人群中唯一不喜庆的就是李冬梅,有熟悉的亲人朋友,见着她都会问一句:“呀,冬梅呀?这孩子可真机灵,哪来的?”

    然后不等李冬梅说出自己的措辞,旁边几个婶子就直接把人拉走,边拉边偷笑道:“是冬梅的娃娃,来,我跟你偷偷说,冬梅她不好意思。”

    李冬梅:“……”

    请问:打死自己的表弟犯法吗?会带孩子的能不能减刑?

    ……

    到了下午两点左右,婚宴终于散了,李冬梅跟几个熟悉些的亲戚打了招呼,便匆匆骑上车子,带着碧莲往镇上回去。

    安小泉这时也刚忙碌了一阵,正坐在小板凳上,拿着个烧饼夹着个肉串儿啃,看到李冬梅回来,便起身笑道:“怎么样冬梅?秋生的婚礼还顺利吧?”

    “嗯。”李冬梅停下车子,定定的看了安小泉一眼,然后面无表情的点头,把车子扎好,便去开店门。

    “怎么了?”安小泉见状疑惑,小心的问道:“是不是那里太热闹没吃饱?要不要我给你炸几个串儿。”

    “不用!”李冬梅回头看了安小泉一眼,深吸口气,却没说什么,直接拉开卷闸门,推着车子往里面走去。

    店门口安静下来,只留下安小泉一人懵逼,他挠挠头,然后看看趴在自己手上偷吃烧饼的小奶猫问道:“小梦?怎么回事儿?李冬梅今天好像有点不对劲儿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