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愿使徒》正文 第七十章:奶爸日记(40)
    因为东西已经卖光了的缘故,安小泉并没有在店里停留太久,跟李冬梅招呼一声,便收拾摊子抱着碧莲回家了。

    李冬梅看着安小泉离开,静静的发了好一会儿呆,然后幽幽叹了一声,便也起身打理起店铺。

    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直到暮时,店里也没再来什么客人,她略微想了一下,便也拉上卷闸门,简单吃了点早上的剩饭,然后回到卧室蒙头睡了起来。

    夜如往常一般宁静,街道里还有小孩儿到处跑着放炮的声音,吵的李冬梅有些睡不着。

    她脑子里不断回想下午的事,心中有些烦乱,而且最关键的是,她不知道自己在烦乱什么。

    烦乱家里的事吗?有点儿,但不是全部。

    烦乱安小泉的事吗?可为什么要烦乱?毕竟自己跟他真的没有什么。

    她整理了一下思绪,发现脑中想的最多的,是安小泉对自己的回答:他竟然能那样坚决的说,对自己没意思。

    是我老了吗?

    她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脸庞,心中有些悲哀:是啊,二十八了,翻年就到二十九,的确算是老女人了。

    可那个家伙也不年轻啊,他比自己还大两三岁呢,凭什么就敢嫌弃自己?

    心中想着,李冬梅更有些烦躁了。

    虽然她跟安小泉之间的确没什么旖旎,但毕竟已经相处了那么长时间,对彼此的感觉,却还是非常清晰的。

    李冬梅其实很欣赏安小泉的性格,不骄躁,不浮夸,有时候做事虽然笨了点儿,但有耐心。

    她甚至偷偷想过,如果俩人真的是一家子,情况会不会有什么不同,还会像现在这么平静么?

    但这也只能是想想而已,她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她对婚姻这个东西,已经有所恐惧,她更看重的,是现在的生活。

    “唉。”

    想到这里,她重重叹了口气,然后用被子蒙住头,强行令自己睡下。

    孤独的滋味…终究是不好受啊!

    ……

    时间轮转。

    由于过年的忙乱,安小泉俩人都没有太多功夫去寻思自己身上的事儿,应付过年来买年货的客人,就已经挤占了他们所有的时间。

    好在两个人是在一起的,多少也可以互相帮衬着点儿,不至于忙不过来。

    就这么熬着,很快就熬到了腊月二十七。

    ……

    “哎呦,累死了累死了,以后再也不过年了。”

    下午三点多,把店里最后一个客人送走,李冬梅一屁股坐到了身后一个箱子上,揉着脖子开始哀嚎起来。

    “呵呵,先喝口水吧。”

    安小泉笑着走过来,坐在她旁边,递过去一瓶汽水道:“也就这一天的光景了,等到明天回家,你手里拿着钱,想怎么舒坦就怎么舒坦。”

    “切,说的轻松。”李冬梅拧开汽水往口中灌了几下,总算感觉胸中舒畅许多,放下瓶子问道:“有吃的没?我饿死了都。”

    “呵呵,有。”安小泉又连忙递过去两个早就准备好的烧饼,还有几个依然热乎的肉串道:“夹着吃吧,特意给你留了几个,没放辣椒。”

    “嗯。”

    李冬梅早习惯了这种给自己开小灶的事儿,也没说什么客气话,接过来就吃,同时起身去到卧室,把在里面睡觉的小碧莲给抱了出来,收拾着小铺盖准备给她喂奶粉。

    安小泉看着她忙碌,也连忙起身上前帮衬着,同时好奇的问道:“对了冬梅,这几天我怎么也没看见你买年货啊?不准备过年了?”

    这些天在一块儿,他的确没看到李冬梅买什么年货,家里该什么摆设还是什么摆设,好像没有要过年的意思。

    “我?”

    李冬梅闻言抬了抬头,随即嗤笑一声道:“我又没有家,还过什么年?到时候回娘家蹭点肉吃吃,再听人家放两声炮就得了,花那个多余的钱干嘛?”

    “这…”

    安小泉听李冬梅这样说,隐隐感觉到一丝怨气,知道自己问错话了,略微顿了一下,改口问道:“我是说你这店里也不收拾收拾吗?”

    “不用收拾。”李冬梅抬头看了一眼,摇摇头道:“等过完年回来,贴两幅门画就得了,毕竟再怎么收拾也是给人家看的。”

    “这样啊。”安小泉点头,随即便不再多问,低头认真的烫起奶粉来。

    小碧莲还是很好哄的,至少有李冬梅在的时候,一般都不怎么闹,安安生生喝完奶粉,便坐在俩人中间拿着玩具摆弄,时而抬头傻笑一下,也不知道哪里好玩了。

    安小泉坐在小板凳上看了她一会儿,觉得时间不早了,便起身跟李冬梅告别。

    “行了,也该回去了。”

    他上前把小碧莲抱起来,拿背带绑在身上道:“从今天起,就已经算是过年了,你也好好歇歇,回去跟家里人聚聚,咱们等年后我再见吧。”

    “嗯,年后见。”李冬梅起身相送,拢了拢头发道:“路上慢点啊,看好孩子,别让她闹。”

    “呵呵,行。”安小泉底气不足的回答这,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便收拾了自己的东西,骑着三轮离开了。

    李冬梅站在店门处,看着他消失在街口,稍微愣怔了一下,忽然轻轻叹了口气。

    她略微思量一下,便也回到店里,来到库房,把自己的小自行车推了出来。

    李冬梅当然也是要回家的,毕竟过年,就算是嫁出去的闺女也得回趟娘家,更别说她这种了。

    如果不回去,那便是无处可去。

    心中有些淡淡的无奈,她又往店里看了一眼,便拉上卷闸门,骑着自行车往另一个方向去了。

    ……

    李冬梅家离李秋生家里并不远,也就是前后街而已,只不过门不对门,要想串门得临着街道绕一下。

    李冬梅骑着自行车,带着两箱在镇上超市随意买来的礼品,不紧不慢的往家里赶着,很快便到了村子里。

    “呀,冬梅回来了?”

    “是,回来看看,您身体还行吧?”

    “行,棒着呢,昨天还吃了一大碗饺子咧。”

    有村里的熟人打招呼,李冬梅一一回应,看到年龄大些的长辈,还会停下来聊两句,但并未停留太久,稍微告辞一句,便往家里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