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愿使徒》正文 第七十四章:奶爸日记(44)
    “我不在乎。”

    李冬梅眼神闪烁着紧张,紧绷着脊背道:“反正我也只是想要个孩子而已,跟你并没有太大关系。”

    “……”

    安小泉苦笑,仰头想了一下,却不知道该再说什么。

    他对李冬梅…的确是有感觉的,只是能很轻易的克制住,他不知道这种程度的感觉,是不是应该跟她走到一起。

    “刘北河!”

    李冬梅见他还是不说话,心中不禁一股郁气升腾,咬牙叫道:“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你还准备让我一个女人在这种事情上说多久?我就这么不要脸的吗?”

    “没…没有!”

    安小泉闻言心中一跳,再不好僵持下去,立刻坐直身子,咽了下口水道:“我没有否定的意思,我很愿意,我只是在想,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毕竟现在的情况,好像有些太突然了。”

    “哼。”

    李冬梅闻言轻哼一声,心中郁气却如潮水般退消,她低头看着碧莲,想了想道:“现在还没过年,你这应该也不需要走亲戚,要不…就先上我家看看去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也不想让家里再催。”

    安小泉:“……”

    握草?不会吧?这么快就要见丈母娘了?我还没准备好呢!我害怕啊!

    ……

    事情的发展远比安小泉所想的还要迅速。

    在李冬梅的坚持下,当天中午的时候,安小泉就不得不带着三个孩子,跟李冬梅一起去大李庄拜访。

    李家人当然惊讶,但更多的是欣喜,很热情的招待了安小泉和三个孩子,询问他的情况。

    其实安小泉的情况他们早就打听过了,也并不嫌弃,对他的询问,只是想进一步看看他的谈吐和为人。

    对此,安小泉自然是应付如流,不隐瞒,不夸大,也适当表示了自己对李冬梅的倾慕,毕竟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自然不能再退缩,讨一下李家人的欢心也是事关紧要的。

    事情很顺利,李家人对安小泉并无什么不满,甚至还相当欣赏他,稍微商量了一番,便点头了。

    再接下来,事情发展的就更快了。

    为了照顾孩子,李冬梅提前住到了安小泉的家里,当然,是分房睡的,目的只是为了照顾孩子,还有与刘家的亲朋熟识关系。

    刘家诸人对于安小泉的事自然是无权说什么,毕竟此时于他们并没什么关系,只是稍微恭喜了一番便作罢。

    唯一需要多考虑的便是…白水青荷原先的姥姥家,也就是刘北河原配的父母,为了照顾白水青荷两个孩子的情绪,让他们对这个后妈放心,那边自然也是要去拜访一趟的。

    如此,在翻了年的第二天,安小泉便带着孩子去了,告知他们自己要二婚的事。

    对于安小泉这么快就要再婚的事,白水青荷的姥姥自然是不太满意,不过在知道李冬梅的身体问题之后,抗拒心也小了许多。

    毕竟她无法再生育,以后对待三个孩子自然也会更加上心,至少不会故意去让三个孩子吃什么苦。

    就这般,白水青荷的姥姥家也同意了,帮着稍微哄了哄两个孩子,很轻易便让他们心安理得的认了这个后妈,算是诸事皆顺。

    如此,安小泉就和李冬梅顺利的结婚了。

    在正月初七定下来,正月十五就办了结婚证,十八号就办了婚礼,比当初的李秋生还快。

    因为俩人都是二婚,所以婚礼也就一切从简,彩礼是借的,房子是旧的,孩子是现成的,连宾客也只有那么了了几个关系特别亲近的。

    两人就这么成了一家子,若不是有一个结婚证把着,安小泉都感觉跟闹着玩似的。

    ……

    十八号,结婚当晚。

    略有些破旧的房间内,红绸四散,灯光明亮。

    李冬梅穿着婚装静静的坐在床上,怀中抱着已经睡着的小碧莲,神色有些看不出的忐忑。

    不多时,在隔壁房间哄完白水和青荷的安小泉进来了,穿着一身租来的西装,看起来还有那么几分模样。

    他在门口略微踌躇了一下,看了看床上的李冬梅,最终还是迈步走了过来。

    “那个…你刚才吃饱没?”他坐在床边,挠挠头朝李冬梅问道:“没吃饱的话,我给你弄点儿去。”

    “不用,我不饿。”李冬梅缩了缩肩膀,低头认真的看着已经熟睡的碧莲。

    “哦,那就好。”安小泉点点头,顺手把鞋子脱了,然后翻身钻进了被窝里。

    “……”

    李冬梅看着他动作,眼角略微抽了一下,往旁边挪了挪。

    “孩子睡了吧?”安小泉坐在床上略微沉默了一会儿,又看看李冬梅怀中的碧莲,拿手指过去点了一下小丫头的脸蛋。

    “睡了…刚睡。”李冬梅点点头,面色有些局促。

    “那就把她放下吧,一直抱着多累啊。”安小泉柔声劝道。

    “没事儿,我不累。”李冬梅闻言眼睛一缩,反而把孩子抱的更紧了些,身子也往旁边稍微挪了挪。

    “……”

    安小泉见状略微无奈,仰头看了看屋顶,又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坐起来,从她手里轻轻接过孩子道:“给我吧,别老抱着,忙了一天够累了。”

    “嗳?你…你小心点儿,别伤着她。”李冬梅怕太用力伤到孩子,没敢抱的太紧,终究还是被安小泉给得手。

    “放心。”安小泉淡淡笑了笑,随手把碧莲扔紧床边早就准备好的篮子里,然后扭头朝李冬梅道:“咱们也睡吧?”

    “我不困。”李冬梅仿佛预感到了什么,连忙摇头道:“你先睡吧,别管我,我看着孩子就行。”

    “……”

    安小泉闻言嘴角抽了抽,仔细看了李冬梅一眼,然后直接侧身把灯关了,摸索着搂住了李冬梅依然在轻轻颤抖的肩膀。

    “后面还有一辈子呢,万事总要开个头,别害怕,往后的日子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希望吧。”

    轻轻的话语飘荡,黑暗在此时仿佛成为了最好的掩护,掩住了紧张,掩住了泪水,掩住了贪婪相拥的两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