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愿使徒》正文 第九十一章:喵~(6)
    又过了十来分钟,警察也来了,总共两个,一个三四十岁,胡子拉碴,一个二十出头儿,面色白净。

    看到楼上这么多人,中年警察略微皱眉,扫视众人一眼问道:“是谁报的警啊?”

    “是我。”

    那物业年轻人举了下手,上前说明情况道:“你也应该也听到了,我们这个业主家里有些异常,刚才叫了一会儿门,却没人应,我怕会出现什么恶性事件,所以就请你们来看看。”

    “哦?这样吗?”警察点头,走到门前看了看,又扭头问道:“有业主信息没有?拿给我看看。”

    “在这里。”物业年轻人立刻拿出文件递了过去。

    警察接过看了两眼,然后又抬头问道:“打过电话没有?我看这上面好像登记的有业主电话啊?”

    “打过了。”物业人员点头,却又摇头道:“我们服务台已经跟业主联系过,但她说人在外地,不知道这边情况,让我们该咋办咋办。”

    “哦?”警察闻言皱眉,望着依然发出声响的大门,一时有些迟疑。

    “嘿,孙哥。”那年轻警察此时也凑上来,看了两眼业主信息,小声嘀咕道:“你说…这个接电话的会不会不是本人啊?”

    “不是本人?你什么意思?”中年警察挑了挑眉。

    “就是…”年轻警察稍微迟疑,随即说道:“就是杀人犯杀人之后,拿着受害者手机跑了,然后接电话,故意装作还活着的样子,拖延调查时间,让他有时间毁灭证据。”

    周围群众闻言眼睛一亮,纷纷点头:没错!柯南里就是这么演的!肯定是这样!

    “……”

    中年警察无语,眉角用力的抽了抽,然后狠狠瞪了那年轻人一眼道:“瞎说什么胡话呢?谁说是凶杀案了?情况都没搞清楚,不要瞎咧咧,吓到民众怎么办?”

    “那现在怎么办?”年轻警察摸摸鼻子,有些尴尬的道:“没有案子直接破门吗?会不会不太好?”

    “谁说没有案子就不能破门?”中年警察撇撇嘴,转身到门前道:“这家户主现在的情况已经构成严重扰民了,按例若呼叫不应,可以强行破门。”

    “那…现在就破?”年轻警察试探着道。

    “嗯,现在就破。”中年警察点点头,吩咐道:“你把工具准备一下,我再叫叫门,看是不是真的没人。”

    接到报案时,他们已经了解到了一些情况,自然是带着工具的。

    工具很快准备好,中年警察又叫了几声,还是没人应,便点点头开始强行破门了。

    当然,‘强行破门’只是一个态度,并不是说要直接把门破坏掉,警局里是有这方面的技术人员的,面对普通的民事案件,只需要出动这些技术人员慢慢开就行了。

    中年警察就是这方面技术人员,在发现屋里没人后,便拿个专业的开锁器,对着门锁操作了起来。

    时间不长,只一分多钟,便听到咔嚓一声,门被打开了。

    中年警察进入,年轻警察则守在门口,阻拦想要靠近的民众:“都后退一下,后退一下,警察正在处理案件,请诸位配合。”

    外面民众本来的确是想凑凑热闹,但见警察拦着,也不好再靠近,只好搁背后轻轻嘀咕。

    “喂,你们闻到没有?屋子里好像有一股淡淡的腐臭味?”一个面色睿智的老太太满脸严肃的说道。

    “闻到了,看来老夫猜的没错,的确是凶杀案!”另一老人点头。

    他深吸口气,然后扶了扶眼镜,眼中寒光一闪道:“根据这腐臭的味道判断,死者女性,年龄二十岁以上,未婚,死亡时间不超过一周!”

    “那你说,是情杀还是仇杀?”老太好奇的问道。

    “都有可能。”老人点头,捏捏胡子有些高深莫测道:“具体还是等结果出来再看吧,反正无论如何,真相只有一个!”

    “……”

    物业年轻人在旁边吓得不敢说话,偷偷擦了擦汗:握草,怎么感觉我这些业主,都是些了不得的人物啊?

    外边正严肃的讨论着案情,房间里那刺耳的音乐声终于停了,中年警察黑着脸走出来,看看面前众人,然后朝物业年轻人问道:“你们这里能不能拿出两个纸箱子?我们需要借用一下。”

    “呃…有。”物业年轻人点头,立刻吩咐一个同伴去拿东西,然后小心的问道:“屋里…到底什么情况?”

    围观的民众闻言,也连忙凑过来,想要看看到底什么情况。

    “这个嘛…”中年警察迟疑一下,看了看众人,然后摇摇头,忍不住骂道:“唉,真他么缺德!”

    ……

    屋里的情况很快便由中年警察转述完毕,在得知是有几只猫被锁在屋里饿死之后,几个侦探大爷大妈立刻又变回了市井小民,纷纷谴责起来。

    “什么人啊这是!自己家养的猫都不管,活生生的关在屋里饿死,这是人吗?”

    “平常看那姑娘挺有模有样的,没想到是这么个东西,还养猫呢!”

    “警察同志,她电话多少,我要打电话好好骂骂这缺德姑娘!”

    吵吵嚷嚷,还有人向警察和物业青年讨要电话,像是真的恼怒。

    “大家冷静一下。”中年警察见状安抚,摇摇头道:“这个电话我们不方便透露,不过你们放心,我会打电话教育教育她的,让她认识到自己错误,请你们保持心态,不要对人家有什么不好的想法。”

    “我们没想怎么样,就是看着着缺德姑娘来气。”一个大妈气呼呼的道。

    她们家孩子都在外面工作,平常也只能养个小宠作伴,对于这些宠物还是相当有感情的,看到有人对宠物这么不上心,甚至饿死,心中真的气恼。

    “我明白,我明白。”警察点头安抚,想了想,直接拿出手机道:“我这就给她打电话,跟她说一下这边的情况,请大家保持安静。”

    他说着,就朝那物业年轻人招了招手,然后按着业主信息上的记录,拨通了那个周女士的号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