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愿使徒》正文 第九十五章:喵~(10)
    “来来来,吃饭了啊。”

    晚饭是小张去买的,很快就提过来一兜子盒饭,摆在桌上招呼道:“孙哥,你的炒面,王局,你的炒饭,还有小虎,这是咱俩的炒河粉。”

    “嘿嘿,饿死了。”

    局里几人立刻围上来,抱着热饭开始吃,那个小张一边吃,还一边朝秃给的钱都不够买饭的,后来怎么着?津贴涨了,人家还是照样让老婆送饭吃,津贴拿回去买其他东西,这搁咱们身上不也一样吗?给你涨了津贴你就天天吃鸡腿儿?”

    “嘿嘿,也是。”小张闻言总算不再说话,摇头叹了口气,开始钻心吃饭。

    安小泉看着他们吃,肚子也饿的咕咕叫,但想着他们应该会给自己留点吃食,也就没有太主动,甚至还帮着安抚了一下另外四只猫儿。

    然而没想到的是,四个人哗啦啦吃完,也没见谁过来分他们一口,不由有些懵逼了。

    握草?什么情况?说好的会接济我们呢?你们咋能吃完呢?

    稍微无语了一下,看看后面充满渴望的四只小猫,安小泉微微叹了口气,然后厚着脸皮上前走到了四人面前。

    “喵~”

    他特别大声的叫了一声,吸引四人的注意力。

    “哎呦!”

    这一声叫,四人都有些惊讶,小张猛然拍了下大腿道:“怎么把它们给忘了?刘哥,你们谁还有吃的没?”

    “没了。”孙警官苦笑摇头道:“我吃饭吃的快,你们知道的,现在也就饭盒能让它们舔两下了。”

    “我也没有了,就剩这一口,也不够它们吃的啊。”小虎慌忙把饭盒放在地上,只一瞬间便被四只猫儿分食干净。

    “这…”王局长也有些无语,看了看手中空空的饭盒,又看看下面的五只猫,略微犹豫道:“要不然…咱们四个凑点钱再给它们买一份?”

    “这样啊?也行吧。”孙警官点头,却又看看小张小虎两人,毕竟凑钱这事儿是需要考虑所有人意见的。

    “我没意见。”小张当即从兜里摸索出一些零钱来。

    “我也没有。”小虎也表示同意。

    “那行,都稍微凑点。”孙哥见状舒心,拿出零钱,招呼着大家开始商量。

    不需要商量太多,最终,四个人每人凑了三块,又让小张去买了两份炒面,让五只猫儿一口气吃了个饱。

    “嘿,你看看,这只猫儿还真是老大啊!”王局长看着猫儿进食,指着安小泉调侃道:“它吃的时候还不让别人吃,谁敢往前凑就打谁,跟狮子王似得。”

    “嘿嘿,我早看出来了,这只猫就是个刺儿头。”小张笑哈哈的指点。

    “呵,都别看了。”刘警官摇头笑道:“王局,你跟小虎先去歇一下吧,我跟小张值班,等下半夜再叫你们。”

    “行。”王局点头,随即冲小虎招招手,俩人抱着杯子往拘留室去了。

    是的,拘留室,警局不大,只有一间小小的拘留室里有床,警官平时值班,一般都在那里休息。

    刘警官和小张也不再多说,把五只猫儿抱进箱子里,盖上盖儿,然后便坐回自己位置上边刷电视边聊天,同时把通讯器放在显眼的地方,方便接受上面的信息。

    夜晚也没太多事,只是有些喝酒闹事的,孙警官和小张过去稍微调解了一番,也就摆平了,甚至都没带人回来。

    一夜,就这么过去了。

    ……

    第二天清晨。

    安小泉一觉醒来,不知道哪只猫儿的小脚正蹬在自己脸上,有些烦躁的拍开,然后起身顶起纸箱盖。

    警局的人都已经上班了,有人闲聊着整理文件,有人倒水温茶,抱着杯子取暖,还有昨天那个姓刘的小姑娘,正拱在桌子底下偷偷吃薯片,正好跟安小泉看了和对眼儿。

    “嘘~”

    她似乎怕安小泉叫唤,冲他摆了个噤声的姿势,然后讨好的扔了个薯片过来。

    安小泉:“……”

    他自然不理,傲娇的撇了一眼地上的薯片,然后攀着边缘爬到了箱子外面,用力的伸了个懒腰,准备四处活动一下。

    就在这时…

    肚子里忽然传来些异样,安小泉面色一变:握草?怎么好像要拉肚子?

    他稍微忍了忍,却有些忍不住,只好焦急的到处乱跑,好不容易找到厕所,却没开门,面色为难的转了好几圈,不得已叫唤了两声,才有人注意到。

    “哎呦?厕所里有老鼠吗?”

    那个小刘把薯片偷偷塞进柜子里,擦嘴看了安小泉一眼,然后疑惑的走过来给安小泉开门。

    安小泉顾不得道谢,连忙蹿了进去,如风一般跑进一个便房中,却发现小刘正在门口瞅着自己。

    “……”

    等等?这是女厕?

    他眉角都忍不住要跳上两跳,却也没时间再跑出去,只好睁大眼睛用力的瞪着小刘,希望能把她瞪走,毕竟这事儿让人看着多不好意思啊。

    “什么嘛?不是抓老鼠啊?”

    小刘也察觉到安小泉的目的好像不是捉老鼠,略微不满的看了他一眼,稍微犹豫,便也撇撇嘴离开了。

    安小泉这才松了口气,扭头看看便池,眉头又是一皱。

    这是人类用的便池,让猫来用,好像有点…唉,不管了,将就着弄吧!

    毕竟事急从权,他把心一横,眼一闭,然后便转身动作了起来…

    ……

    大约十多分钟后,安小泉面无表情的出来,脸色有些发寒,他抬头仰天,心中几乎有种想咆哮的冲动:

    我他么这算个什么事儿啊?上个厕所还得劈叉?

    ……